【美国疫情】极右翼如何误导特朗普防疫

撰寫:
撰寫:

截至4月23日全美逾85万人感染新冠肺炎。为了缓解疫情造成的经济社会压力,4月22日,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签署了行政令,以“保护美国失业群体在疫情期间不被外来劳动力所取代”为由,从4月24日起限制部分正在寻求美国永久居留权、目前身在美国境外的移民入境,也不会向其发放绿卡,限制期限为60天。除此之外,中国仍然是白宫关注的焦点。

4月20日,白宫对华鹰派顾问纳瓦罗(Peter Navarro)接受“福克斯财经网”(Fox Business Network)采访时指控中国不愿意分享有关早期新冠病毒感染的数据,可能就是为了打赢制造疫苗的商业竞争。他还称,美国卫生及公共服务部(HHS)已经开展有五家公司参与的疫苗研发,一定会击败中国。

从这番言论可以看出,白宫仍改不了将疫情政治化、对中国继续污名化的操作,始终对中国防疫抱有偏见。而作为专门在疫情防控工作中负责供应线问题的幕僚,纳瓦罗如此表态也是在官方层面将其背后极右翼“非主流”言论堂而皇之地传达给美国民众。

换句话说,当前白宫对外舆论公关完全附和、甚至仰仗背后极右翼势力的言行。

针对当前新冠肺炎疫情在美国的蔓延,美国主流舆论关注的视角主要还是疫情带给人们的经济损失、社会问题以及联邦政府防控的不力,或者疫情防控的难度和挑战。比如,《纽约时报》的页面大多聚焦这三个方向。但是,美国保守媒体则聚焦“阴谋论”,主要围绕中国、世卫(WHO)等话题展开,甚至允许一些民粹、极右翼言论在平台传播。

在国会,卢比奥(Marco Rubio)、柯顿(Tom Cotton)等右派议员通过“福克斯新闻”、《华盛顿自由灯塔》(Washington Free Beacon)等平台多次呼吁政府采取更为对抗的方式处理同中国的关系。其中,柯顿指控病毒可能来自“武汉实验室”,坚持认为是中国“制造并释放”了病毒,并提出议案,要求国会制裁相关中国官员。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甚至称,美国可以拒绝向中国偿还债务,作为对中国的惩罚。

他们的指控都缺乏证据支持,也很难上升到政府政策层面。他们之所以这么做,主要还是为了应付自己的选区。比如,制造阴谋论的柯顿和要求中国赔偿的格雷厄姆,两人在今年参议院选举中都面临连任压力,打中国牌最有可能帮助他们提振选情。

除了这些国会议员外,一些右翼活动分子也配合特朗普政府,将疫情矛头对准民主党、中国和他们眼中的“亲华”势力。

被特朗普授予总统自由勋章的极右翼电台主持人林博(Rush Limbaugh)一开始就将新冠病毒称为“中共病毒”,并要求特朗普禁止中国人入境美国。极右翼阴谋家琼斯(Alex Jones)和福克斯新闻主持人英格拉哈姆(Laura Ingraham)多次将疫情矛头对准第三方。比如,在疫情防控方面多次称赞中国的微软创始人盖茨(Bill Gates)就被他们称为新冠病毒的“元凶”,指控盖茨基金会之所以为新冠投资,就是因为事先知道新冠病毒会大爆发。

通过他们的推波助澜,围绕盖茨的阴谋论逐渐吸引了美国公众的关注,并在国际舆论中传播开来。

特朗普使用“中国病毒”一词就是借鉴了右翼“美国转折点组织”(Turning Point USA)创始人柯克(Charlie Kirk)的相关推文。柯克和特朗普儿子小唐纳德·特朗普 (Donald Trump Jr.)的关系不错,两人早已结成政治同盟。一方面,柯克在年轻右翼选民当中为特朗普政府做好宣传,而特朗普也帮助该右翼组织提高在全国的知名度。由于特朗普通过推特给予了较多的关注度,柯克也成为了福克斯新闻主播汉尼替(Sean Hannity)与脱口秀主持人卡尔森(Tucker Carlson)节目的座上宾。

2020年4月21日,在美国密苏里州杰斐逊市,数百人聚集在州长官邸前,抗议该州为了防控新冠疫情而施行的“居家令”。(AP)

这些右派议员和右翼人士的操作有三个主要元素:假新闻、替罪羊和阴谋论,并且始终在事实和谎言之间徘徊。比如,英格拉哈姆也曾指责民主党用疫情问题向特朗普发难,将民主党称为“流行病党”,但随着美国对欧旅行禁令的宣布,她又改变态度,称新冠疫情称为“危险的健康危机”。

再比如,极右翼的布赖特巴特新闻网(Breitbart News)批评重点就是将中国当做替罪羊,并且将拜登和中国捆绑。该网站的一些观点甚至认为,拜登在公开表态中不提中国本身就是一种向中国屈服的表现。

当然,特朗普政府疫情防控的失误和不足,也让极端右翼有机可乘。很多不知所措或者对联邦政府信息混乱感到困惑的人,很容易受到右翼组织的鼓动。最近在得州等地爆发的抗议,某种程度上也有右翼组织在背后的运作。

和极右翼言论不同,以《纽约时报》和《华盛顿邮报》为代表的主流媒体虽然也有批评中国的言论,但总体上不会散播阴谋论,而且它们也会明确指出右派的“栽赃”行为完全为了转移选民对特朗普政府疫情防控不力的注意力。但这种自由派媒体都被特朗普归为“假新闻”。也正是因为特朗普对阴谋论的推崇和偏袒右翼的倾向,左右两派媒体的良性竞争被打破且愈加极化。

最重要的是,美国极端右翼,尤其是极端宗教保守人士,一直淡化疫情的严重性,这和特朗普起初的态度相似。虽然在政策层面,特朗普态度会有所变化,但在舆论宣传上,诸如纳瓦罗这样的鹰派幕僚始终未偏离背后极右翼所铺垫好的基调。所以,从疫情防控的角度来看,极右翼思维就是一种可怕的“政治病毒”,特朗普仰仗它,但也极其被它“感染”,妨碍美国整体疫情的有效防控。

推荐阅读: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