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市场规则下的命运 谁拿走了美国企业的救命钱

撰写:
撰写:

到4月下旬,新冠病毒在美国的疫情仍在进一步扩大,染疫患者累计已有八十多万。面对疫情重创美国经济的现状,美国参议院曾在3月26日凌晨时分紧急通过了总额高达2万亿美元的经济刺激法案,试图借助资本的力量救市。

仅仅过了一个月,这份总额相当于美国政府半年预算的计划就开始出现疏漏。其中一份旨在向美国中小企业提供帮助,总额度达3,490亿美元的贷款项目的事与愿违尤为突出。

当下,美国员工不足500人的企业共有约3,000万家,总雇员人数约为6,000万,占美国劳动力的36.5%。他们是希望尽快得到救助的。特朗普(Donald Trump)当局也借助美联储发放了巨量的贷款。但在遵循自由市场游戏规则的美国,资金流动和此后的银行操作正让疫情下苦苦求生的美国中小企业感受到另一层致命危机。

4月20日后,包括《纽约时报》、《金融时报》在内的很多媒体都发现,美国当局从3日开始放开申请,原计划发放十周,由美国小企业管理局(SBA)担保,由美联储鼓励,由美国各大商业银行提供的“无追索权贷款”,即总额3,490亿美元的中小企业“薪水保护计划”(PPP)救助贷款,仅用13天就被支领一空。而其中相当数量的款项就流入了大企业手中。

不可否认,在PPP项目给4,975家企业发放的170万笔贷款中,约有74%的贷款项目低于15万美元,这意味着该项目的确帮助到了一些危机下的中小企业。但这对于更多工人濒临失业、身处倒闭边缘的美国中小企业仍是意义有限的。在资本、市场与美国客观环境下作用下,原意拨给中小企业的救命款项,最终反而流向大型企业的“优质资产”之情况,在所难免。

首先,PPP的推动本身是各大利益集团积极游说的结果。如美国“全国餐饮业行业协会”(NRA)是推动PPP项目的有力游说者之一,该协会曾在3月18日向美国总统特朗普、国会众议院议长佩洛西(Nancy Pelosi)等人写信求情。包括NRA在内,美国建筑、科技、医疗保健、酒店等各个企业协会积极活动,最终逼出了美国2万亿美元的救市方案。

其次,PPP的相关法令在制定之初就留下了伏笔。它尽管规定单笔贷款的上限不得超过1,000万美元,申领贷款企业的净资产不得超过1,500万美元,近两财年的平均净收入不得超过500万美元。但美国大企业仍有手段从中攫取利益。

SBA在PPP项目的相关法案中不仅留下了“酒店和餐饮业中,有一个以上实体经营场所的企业,只要每个场所雇员不超过500人,也适用申领”的漏洞,还规定联盟内“加盟经验”(affiliate)的企业实体可以作为单独贷款人申领款项,这使得大型企业集团与可以借此名正言顺地领取用于小企业纾困的贷款。事实上,正是代表这些大公司的游说集团推动在法案中加入了有关条件。

再次,PPP项目“无追索权贷款”项目的特性,也让美国大企业可以借“优质资产”为担保,依靠金融机构的合作先行取得贷款款项。为此,在4月19日,美国的一些小企业主已经把富国银行(Wells Fargo)、美国银行(BOA)、摩根大通等权威金融机构告上法庭。

美国总统特朗普对该国新冠疫情贫富有别的发言至今仍振聋发聩。(美联社)

在这场诉讼中,原告抱怨美国小企业试图申请SBA授权的PPP贷款一无所获,由富国银行等机构经手的大型企业贷款却能优先得到处理;更不用说相关商业银行也优先考虑高额度的贷款申请。于是,数千万本该为小餐馆续命的资金,就落到了这些更能承受风险的大公司腰包中。

必须承认,商业银行身为货币政策传导机制中的重要微观主体,其信贷行为会对货币政策的执行效果产生一定影响。考虑到美国商业银行颇有逐利动机;其倾向于大企业的行为也是行业惯性。这使得来自当局的政策性调节就很关键。遗憾的是,美国政府似乎并没有采取什么手段。

的确,某些大企业不知是出于良心发现,还是单纯为提高知名度,抑或为规避风险,开始从4月19日开始退还贷款,但他们上缴的数量是有限的。如在全美拥有168家连锁店,净资产4.33亿美元的快餐连锁品牌昔客堡(Shake Shack)公司就退还了一笔1,000万美元的贷款。但这在PPP项目的170万笔贷款款项中终究不值一提。

于是,尽管美国当局还计划在未来力推另一个总额4,840亿美元的中小企业援助项目,但在相似机制下,市场的意志可能就已经决定了一切,在疫情仍在持续之际,这很容易让外界会想到特朗普总统有关美国“富人优先”的那句名言:也许,这就是人生吧。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