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人眼中的马克龙:救世主还是无情银行家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作为欧洲疫情最严重的国家之一,法国似乎逐渐缓过来了。截至4月23日,法国累计确诊新冠病毒肺炎病例逾15.7万人,累计确诊病逝逾2.1万人。继4月3日新增确诊17,355人的峰值之后,除了4月16日新增12,416例的例外,每日新增确诊已经持续下降,近日更维持在每天一两千新例的情况。在此次疫情期间,法国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也可谓经历了好一番民意的转折。

从远处看,疫情似乎对马克龙的声望是个福音。评论家们看他最新的电视发言指出,他在危机中表现出了 “一定的威严”,并学会了承认错误。然而,新冠肺炎来到法国时,法国社会正经过历史性的社会运动。这种不满情绪不太可能随着疫情的爆发而简单地消退。

+2

马克龙自2017年上任伊始,就赢得了国际观察者的青睐。他被描绘成一个年轻、勇敢的政治家,勇于面对这个时代的大问题:民粹主义、恐怖主义、气候变化、移民危机、经济衰退...“终于来了!”,世界上的记者们似乎感叹道,“这里有一个坚定的亲欧盟自由主义者,愿意面对对仇外心理和反动的民粹主义”。

然而,在法国,情况则要复杂得多,也没有那么风光。他的金融和银行业背景使他与不太富裕的人疏远,普罗大众认为马克龙脱离了普通人的问题。许多人批评他与媒体的亲密关系不恰当,接近于裙带关系。而在他当选后,他的改革计划,在国外看来是雄心勃勃的,也是必要的,但在国内相当一部分人看来,却是没经过深思熟虑,不听人民的声音。

在政坛之前:银行家马克龙

马克龙早期的职业生涯是在金融和银行业。2004年从法国国家行政学院毕业后,他成为财政部下属的财政监察局(Inspectorate General of Finances)的高级官员。2008年,萨科齐(Nicolas Sarkozy)当选后,马克龙以5万欧元(42万港元)的价格买断了自己的政府合同,并在罗斯柴尔德公司(Rothschild & Co)担任投资银行家。在那里,他从事大额收购合同的工作,使他迅速积累财富。

马克龙上了《福布斯》杂志头版,标题是“自由市场的领袖马克龙”。马克龙的金融背景特别受到国外媒体的赞赏。(福布斯)

他的这段人生之所以被法国人今天记住,主要有两个原因。

首先,法国政治家较少出身于私人金融领域。有些人一开始就觉得很新鲜,但也有很多人把“银行家马克龙 ”与贪婪、冷漠和傲慢联系在一起。

在许多法国人的眼里,马克龙代表了法国的精英主义体系

其次,在许多法国人的眼里,马克龙代表了法国的精英主义体系,他经过了国家行政学院和财政监察局,这两个法国政治精英主义的象征,因此很多人认为他是一个受保护的特权人士。这个形像在黄背心运动期间影响特别大,抗议者把他描绘成一个与法国人民的日常斗争完全脱节的总统。

在疫情期间,这个形像仍然存在:譬如有人在推特(Twitter)上抱怨“右翼银行家对破坏我们的公共卫生系统负有责任...当自由主义杀人时,马克龙假装站在左翼”。

经济部长:商业第一

直到2012年,也就是成为总统前五年,马克龙才进入政坛。随后,他在奥朗德(François Hollande)总统的政府中被任命到相当低调的职位。但很快,当奥朗德决定要振兴法国经济时,他在财政方面的经验让他迅速晋升为经济部长。

正是在那里,因为他推动的“马克龙法 ”,他的名字第一次被法国公众所熟知。这项提案是一系列依靠公共服务私有化和放宽对法定工作时间管制的措施。不过,这些有利于商业的措施却引起了争议,违背了法国的社会主义传统,为了避免该法被否决,政府通过法令将之强行通过议会。

国际社会眼中的马克龙:欧洲自由主义价值观的捍卫者、负责任的领导人。图为2018年6月在布鲁塞尔举行欧洲理事会领导人峰会。 (Getty)

马克龙的自由主义、有利于企业的政策,与法国庞大的官僚体系和昂贵的社会保障制度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法国公众注意到的是,无论是否认可,这位所谓的左翼“社会主义人士”(他当时为社会党总统工作)更关注的是如何提高竞争力和创新,而非打击不平等或扩大福利系统。

法国媒体的宠儿

随着2017年大选周期的临近,马克龙宣布将竞选总统时,成为头条新闻。这时,马克龙才真正成为了法国家喻户晓的人物。所有人都在谈论这个一夜之间成为第三大可能的候选人。

媒体感染了很危险的病毒:“马克龙病”

他的竞选过程中有一个方面引起了公众的注意:媒体对他的喜爱。与其他候选人相比,马克龙一直以来都在积累正面的评价和更多的直播时间,似乎在各大媒体上都有他的盟友。这遭到了极左和极右派的强烈批评,他们开玩笑说,媒体感染了一个危险的“马克龙病”(Macronitis)。

这个问题很少在国际媒体上讨论(国际观众也许也感染了“马克龙病”),但这在法国进一步巩固了马克龙的受保护的精英形象,相较于关注马克龙的雄辩演说,许多评论家更多集中在评论马克龙是“经过伪装的权贵代言人”。

出乎意料的总统

马克龙的上台过程源于当时的时代背景,他在合适的时机突然出现。

首先,社会党(法国两大政党之一)当时正处于领导层的斗争中,马克龙的新政党在这时推出,并迅速崛起,就这样击败了一系列社会党的领导人。而就在大选首轮投票的前几天,第二大政党的党魁,领先候选人菲永(François Fillon)陷入腐败丑闻,失去了领先优势。这让马克龙得以进入第二轮大选,并遭遇的是极右派民粹政治领袖勒庞(Marine Le Pen)。

这一切都让法国民众感到有些心灰意冷。许多选民团结在马克龙周围,原因是要针对极右派投出反对票,而并不是支持这位39岁的政治新人。在这次选举中很多选民不愿意投票,看投票率就知道:四分之一的登记选民没有出现在选举现场,近八分之一的选民投了空票或无效票。

2017年4月10日,法国巴黎,人们走过展示总统候选人勒庞和马克龙的竞选海报。(Getty)

黄背心:上面有政策,下面有对策

在此基础上,马克龙又急于检验他的脆弱支持。他担任总统期间一个引人注目的方面是,他毫不犹豫地推动有争议的改革,譬如大幅削减开支,或抨击法国陈旧的退休制度等。

马克龙希望将法国的劳资关系转向更基于共识的模式。问题是,未能达成共识。

在改革劳资关系方面,马克龙希望将法国经常对立的劳资关系转向更灵活的、基于共识的模式。问题是,在未能达成共识之后,他的改革却激起了法国民众的热情,掀起了前所未有的罢工潮和社会运动,法国黄背心运动。

马克龙今天的形象在很大程度上是围绕法国人对其改革的反抗。许多法国民众觉得马克龙没有花时间去听他们的意见,改革进行地太过仓促。他专注于经济和竞争力的问题,当他们上街游行时,他并没有理睬他们的要求,而是用警察来回应抗议。

疫情后的马克龙会么样子?

在国外,他因 “让地球再伟大 ”(make the planet great again) 这样的名言而受到赞赏,但法国人印象中马克龙的名言却是他将抗议者描述为“反对变革 ”的 “懒惰者”,或者是如下影片当中这句被普遍认为很“离地”的一句话:“人们只需过条马路便能找到工作”。

如今,疫情让改革和抗议活动都停滞不前,马克龙危机时刻的发言也为他赢得了一些人气。但旧伤复发只是时间问题,马克龙不得不再次面对他的批评者。

这位总统要对法国摇摇欲坠的社保体系予以致命一击,并以一个不确定的世界取而代之

马克龙的声誉,不只有国际观察者看到的“自由主义救世主”、“法国和欧盟的坚毅改革者”或“常有深邃思考的哲人王(the Philosopher King)”,马克龙也为自己塑造了一个不那么讨人喜欢的形象:一个无情的银行家,一个只看经济而忽略老百姓的新自由主义者,这位总统要对法国摇摇欲坠的社保体系予以致命一击,并以一个不确定的世界取而代之,在那个世界里,富裕者充满了机会,但普通人面临的却是不公而激烈的竞争。

一旦疫情过后,马克龙能否重新赢得民心,能否成功改革国家?这更多的是看他能否解答上述法国市民的忧虑,而不是看他能否不负国际社会的期望。

作者:法国索邦大学哲学系硕士、巴黎政治学院政治社会学硕士Paul Sedille

译文:薛子遥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