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面包与面子:土耳其疫战里的医卫政策

撰寫:
撰寫:

土耳其有句谚语:“该流的血,不会停在血管里”,意指该来的总会来,无可逃避,而这或许也是土耳其在新冠疫战中的最佳写照。

2018年土耳其里拉暴跌后,其经济前景便不如以往,自然经不起因疫情而长期封城、禁绝观光的猛药,故政府起初的抗疫态度相当从容,除了针对性停飞,关闭对伊朗边境,拒绝伊朗、伊拉克、韩国、中国和意大利五国公民入境外,便没出台任何强制性防疫措施,不仅观光客自由来去,人民也正常度日。

伊朗是早期中东热点疫区,因其疫况一度失控,遂令土耳其在2月3日关闭对伊边界。图为伊朗清真寺消毒之景。(AP)

但这份疫海中的安详,终究被横空出世的确诊数击个粉粹。在土耳其决定稳住经济那刻起,这一天便注定会来,躲无可躲。其背后思维,便彷佛拄杖夜行于荒野之中,明知危机重重,却只能心存侥幸。而如今尚能支撑这份侥幸的,便是土耳其的医卫政策。

相关阅读:

首重经济的医卫政策

土耳其位处欧亚之交,紧邻伊朗与欧洲两大重灾区,却直到3月11日才宣布验出首起确诊案例,十分不寻常。若再综合判断某些迹兆,便能发现,其实社区感染早已存在。

3月4日,彼时土耳其还是0确诊状态,有个台湾旅行团不疑有他,放心前往。没想到结束9天8夜的旅程回到台湾后,15名团员中竟有多达13人确诊,显然当地早有疫情,只是隐而未发。果不其然,3月11日后,土耳其的确诊数一路飙升,截至4月23日已有98,674例确诊、2,376例死亡,不仅超赶伊朗成为中东第一,也超越中国高居世界第七,情势不容乐观。

而土耳其之所以会有这“迟来的确诊”,除了前期排查不严、检测力道不足外,也有政府与民众自负之故。打从1月开始,土国社会便满是报喜不报忧的疫情新闻,公众因而沉浸在一片盲目的乐观中,导致“突厥血统百毒不侵”这般谬论,都能在舆论中占有一定市场。政府虽未对此大加鼓吹,却也乐见民众转移焦点,在3月11日前,其除对城市、公交、学校进行大规模消毒外,便未有其余强制措施。

但天有不测风云,疫情终究爆发了,土耳其政府只得亡羊补牢,而首先要做的,便是加强病毒检测能力。然而由于前期闲散,试剂量实在不足以应付筛检,故而只好在加开生产线之余,从外部进口。

病毒检测能力是控制疫情的关键之一,如今土耳其累计检测人数已达到750,944人,高于英、法、伊朗等国,位居全球第七。(新华社)

由数据观之,从3月18日到3月25日,土耳其的每日检测次数皆在2,000至5,000次左右;3月26日起,由于中国试剂输入,增至每日7,000次。随后产能渐显,检测密度已在4月10日后突破每日30,000次;4月15日开始,已可维持在每日40,000次左右。

而随着检测力度逐渐加码,确诊病例数自然也一路暴增。自从3月11日验出首例确诊后,土耳其仅仅过了8天便突破每日新增百例的门坎,又在16天后来到每日新增千例的境况。如今土耳其累计检测人数已达到750,944人,高于英、法、伊朗等国,位居全球第七。土耳其卫生部长科贾(Fahrettin Koca)也于4月17日表示,未来7日至10日会是疫情稳定成长的高峰期,倘若疫况控制得当,将在此后迎来拐点。

而除了加大检测力道外,土耳其也借鉴中国经验,征用阿塔图克机场的两条跑道,赶工搭建方舱医院,据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4月6日表示,医院将在45天内完工,将可容纳2,000人。

土耳其借鉴中国经验,征用机场跑道搭建方舱医院,预计将在45天内完工。图为武汉方舱医院轻零之景。(新华社)

此外,土耳其卫生部还开发一款名叫“待在家中”(Hayat Eve Sığar)的应用软件供民众使用。用户在下载这款软件后,需输入电话号码、身份证字号、健康状况等个人讯息,接着便能看到所在地附近有多少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以及自己是否处于疫情严重区域等。土耳其也监控所有隔离中的新冠肺炎患者手机,一旦侦测到其移动足迹便发讯警告,倘若其仍持续在外,将通知警方前往拘捕。

对于无法强力封城的土耳其而言,加强检测、赶工方舱医院、使用大数据防疫等,虽都是亡羊补牢的医卫措施,却已是在兼顾经济命脉前提下,所能出台的最折衷型防疫手段。

面子至上的医卫外交

然而土耳其的抗疫之战,虽有对内的经济顾虑,却又不乏对外的面子需求。疫情发展至今,土耳其的医疗援助已遍及中国、美国、英国、意大利、西班牙、北马其顿、塞尔维亚、波黑、索马里、利比亚等33国。

4月1日,450,000片口罩随同防护衣与试剂,一同飞抵西班牙,只待分流给西、意二国;无独有偶,土耳其同时也向美国捐赠了500,000份试剂、50,000个N95口罩、100,000个外科手术口罩和100,000件防护服。而飞抵异国的物资箱上,全都分别用土耳其语、受赠国语言写上13世纪诗人鲁米(Rumi)诗句:“绝望之后,希望渐长;黑暗之后,骄阳愈灿”,显然在医卫之外,还做足了诗词外交的功夫。

土耳其在此次疫情中大行医卫外交,图为其捐赠的医疗物资运抵北马其顿之景。(AP)

平心而论,土耳其的医疗水平并不差,更是中东地区医疗旅行的重要目的国,虽说其医疗人才往往专精于心血管、神经外科、眼科、牙科与医疗美容等,与此次疫情所需科室不甚匹配,但在医疗器材制造业上却颇具优势。即便土耳其曾在疫情之初深陷设备不足的窘境,如今已有后来居上之态,个中原因除了产业优势外,也有赖政府的强力动员。

以口罩为例,土耳其政府首先要求国内的口罩工厂不得停工,更下令征收所有口罩,倘若工厂将口罩私卖给卫生部以外的客户,下场便是政府直接没收工厂;其次,土耳其大量在全国工业高中内,装设简易版的三层口罩生产线,并动员所有未感染学生、老师与各行各业志愿者投入第一线生产工作。根据统计,每条生产线的产能可高达每小时7,200片,故土耳其不仅能免费配给口罩给国民,还有余裕外援。

于土耳其而言,此次疫情虽重创经济,却在医卫外援下,让自己收获了外交成就。埃尔多安近年高举奥斯曼主义大旗,自然要趁此机会,让土耳其站到国际聚光灯下。然而,因其本身也尚未脱离险境,故偶尔会有打肿脸充胖子的疑虑。例如4月6日英国《独立报》便报导,身为重灾区的西班牙向中国购买价值300万欧元的呼吸器,由于这批呼吸器在土耳其生产,故完工后将由土国直接运往西班牙。

但没想到左等右等,就是不见呼吸器出关,西班牙只好向土耳其交涉,却没得到半点音讯,于是便向国际指控土国“截胡”。舆论虽谴责土耳其,但也困惑不已,因为土国前阵子才刚向西班牙捐赠物资,即便自身疫况加剧,到底也没有西班牙严重,本身又有医疗设备生产线,何需截胡西班牙物资?这起事件最后以土耳其出口呼吸器告终,土方称“从未扣留西班牙物资,只是要确认其是否为非法出口”;西班牙外交大臣随后也在社交媒体上大力感谢土耳其的协助。

在上述罗生门中,真相虽未必如西班牙所述般邪恶,却也隐约披露土耳其产能吃紧的状况。以现下土耳其的医卫实力而言,要撑起奥斯曼的帝国梦,尚有些勉强;但论及保住经济同时亡羊补牢,这或许是欧亚门户的最后一丝希望。

推荐阅读: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