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选】疫情刺激民意变化 拜登赢面正在扩大

撰写:
撰写:

新冠肺炎疫情肆虐美国之际,被“困”于白宫的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最关心的莫过于他的连任。但他打开电视,发现就连福克斯新闻(Fox news)也少了对他的溢美之词。由于无法举行大规模的竞选集会,他只能将白宫记者会当做自己的竞选平台,并通过个人化的表演,增加自己在媒体的曝光度。美国民主党假定总统候选人、前副总统拜登(Joe Biden)的竞选活动也受到疫情的限制,虽然也会争相发布视频或者接受媒体采访批评特朗普政府,但总体上媒体曝光度不如特朗普。不过,最近的几项美国民调对他可能是好消息。越来越多的民调数据显示,年长和年轻选民的投票欲望都在增加,且都偏向拜登。

年长选民开始更多倒向拜登

4月22日的三个最新民调结果显示,拜登在一些大选关键战场州的支持率大幅领先特朗普,其中一个关键因素就是65岁以上老年选民的支持。

昆尼皮亚克大学民调中心(Quinnipiac University poll)对佛罗里达州选民举行的民调显示,拜登在该州的支持率为46%,比特朗普高4个百分点。而在65岁以上的老年选民当中,拜登的支持率比特朗普高10个百分点;“福克斯新闻”在宾夕法尼亚州举行的民调显示,拜登在该州的支持率为52%,比特朗普高9个百分点。其中,在婴儿潮选民(56岁至74岁选民)当中,拜登以7个百分点的优势领先特朗普。而该新闻网在密歇根州的民调显示,拜登在该州支持率比特朗普高8个百分点。拜登在婴儿潮选民当中的领先优势最大,高达14个百分点。在该州千禧一代选民当中,拜登也领先8个百分点。

这三个民调结果的分析认为,特朗普对新冠肺炎疫情的处理方式不受欢迎,甚至不如这些州的州长。而且,佛罗里达州、密歇根州和宾夕法尼亚州是特朗普2016年击败希拉里(Hillary Clinton)的关键战场州或摇摆州,特朗普当年在这三个州的得票数比希拉里仅仅高出16万。如果老年选民集中倒向拜登,这种两党候选人之间的差距必然会缩小。

近几次大选,老年选民大多偏向保守派。2016年大选,在65岁以上的老年选民当中,特朗普得票率比希拉里高7个百分点。即便是2018年的中期选举,民主党夺回了众议院,但在老年选民当中的优势比共和党仅仅高2个百分点。但拜登似乎正在扭转这种民意。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4月初公布的民调显示,拜登在全国65岁以上老年选民当中的支持率高过特朗普13个百分点。美国在线民意调查公司Morning Consult在4月20日公布的一项民调显示,老年选民更倾向于认为特朗普对新冠肺炎疫情的处理存在不足。

当前的新冠肺炎疫情的确给特朗普连任带来巨大挑战,尤其促使很多老年选民开始靠向拜登。一方面,老年选民是新冠肺炎的易感人群,特朗普政府防疫收治能力明显不足;另一方面,在危机时刻,老年选民更希望成熟稳定且有丰富执政经验的候选人担任总统。拜登在这一方面占优。

一些共和党战略分析师也承认,特朗普在疫情尚未缓和的情况下急于重新开放经济的心态也让对手抓住把柄,凸显出他自始至终都在低估新冠肺炎病毒的威胁。

特朗普或拜登和习近平的关系“亲疏”是美国大选的争议话题之一。(Reuters)

比如,共和党顾问辛格尔顿(Shermichael Singleton)向《国会山报》提到,特朗普越是不够沉稳,越是无视规范和制度,就越有可能将老年选民推向拜登阵营。尤其是特朗普年初曾提到削减医疗救助和福利支出以降低赤字的说法,在老年选民当中很不受欢迎。

另外,这种优势在初选当中已经显现出来。在佛州和超级星期二选举的很多州,拜登在老年选民当中的支持率都超过了桑德斯(Bernie Sanders)和布隆伯格(Mike Bloomberg)。由于桑德斯和布隆伯格也曾打“老年牌”,但从结果来看,年龄绝非拜登的唯一优势。很多选民看重的是拜登的稳重和丰富经验。

老年选民的投票率高,完全可以弥补年轻选民投票率相对较低的不足。但这不等于拜登完全要依赖老年选民。民主党在大选获胜的关键依然是在年龄、种族等多样化选民群体当中都取得优势。

民主党在移民和医改问题上继续“左转”有助于吸引更多年轻选民的投票热情,但又有可能疏远老年选民。这两个选民群体不可能同时满足,只能寻找平衡点。希拉里2016年败选的原因之一就是她在年轻选民、黑人选民和农村选民当中的支持度不如特朗普。

从初选结果来看,拜登在年轻人当中的支持率不如桑德斯。但由于年轻人初选投票率偏低,桑德斯未能延续2016年的势头。民主党方面最担心这种低投票率势头延续到大选。

拜登最希望能够打造一个促使奥巴马两次胜选的选民阵营。(AP)

不过,年轻选民为了“否定”特朗普,有可能把票投给拜登。这是一种两害相权取其轻的抉择。《华尔街日报》4月23日引述的哈佛大学的一项民调结果显示,54%的18岁至29岁的年轻选民明确表示,自己会在11月投下对特朗普的“不赞成票”,也就是说会选择特朗普以外的候选人。这对拜登来说是好消息。这一比例比四年前高出了4个百分点。该民调发现,在18岁至29岁的选民当中,拜登支持率高出特朗普30个百分点。

而且,从2018年中期选举结果看,年轻人的投票率就有所提升。根据美国普查局的数据,2014年中期选举中年轻选民的投票率为20%,2018年中期选举这一比例则为36%。年轻人希望“改变”的热情有可能由国会延伸至白宫。而且,千禧一代选民以及今年首次参加大选投票的Z世代(1996年后出生的一代)选民对特朗普的支持度不够高。这对拜登来说也是好消息。

从以上六家不同民调结果看,拜登团队接下来的工作重心就是如何扩大和巩固选民根基,稳住老年选民的同时,吸引更多独立选民和老年共和党选民的支持。但这里有一个平衡点需要把握,那就是拜登同时需要吸引更多年轻选民的支持。

当然,今年大选成败的两个关键因素就是疫情和经济。如果特朗普政府能够有效控制疫情,美国经济有所起色,占据主场优势的特朗普可能会加分,年轻选民和老年选民态度或有转变。但若疫情防控始终未见成效,经济陷入频繁动荡并保持低落状态,拜登的赢面只会扩大。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