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死亡人数突破5万 国家制度的不同决定防疫成败吗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自疫情在全球爆发后,各个国家的死亡率是舆论最为关注的问题之一。就目前疫情看,欧美国家的死亡人数偏高,美国、西班牙、意大利的死亡人数居世界前三,法国的病死率更是高达18%,为全球首位。相较于最先爆发疫情的中国,欧美死亡人数的严峻情况超出了许多人的预料,为何拥有世界高水平医疗系统的欧美地区会沦至如此地步,真的是该地区的民主制度使然的结果吗?

自疫情在欧美地区爆发后,一直没有受控的迹象,依旧像“野火”一样,在欧美各国蔓延。从数据上看,欧美地区疫情并不乐观。美国确诊人数为全球首位,目前的死亡人数也居世界第一。截至4月26日,美国确诊人数为936,293,死亡人数达到了53,511。至于意大利、西班牙、法国等国家,他们的疫情虽出现了降幅,但三个国家的病死率分别10.4%、13.44%、18%,均超过了中国的5%,其中法国病死率还位居世界首位。

反观中国,作为疫情最早的震中,该国的疫情目前已经完全得到了控制。截至北京时间4月26日,中国确诊人数为84,338人,累计死亡人数为4,642,新增确诊病例为14例。值得注意的是,经历了几个月的“封城”后,中国疫情的重灾区湖北武汉于4月8日解除了通道管控,有序地恢复了对外交通,该市的重症患者也在4月24日全部清零。

正是这种两相对比,让舆论界出现了一种声音,在他们认为,由于西方长期标榜民主和自由,许多民众并不愿意听从政府进行自我隔离和戴口罩的举措,从而导致了疫情不断扩大。如今的西方之乱正是凸显了中国之治,此次中国疫情防控的成果足以证明中国制度优势,西方民主制度的缺陷。

欧美地区部分民众反对隔离和佩戴口罩的情况不假,但各国的疫情情况与制度、政体根本毫无关系,这一点用数据事实方可印证。实际上,不少与美国有着类似制度的国家在应对疫情上也取得了十分优异的“成绩”。最凸出的例子便是韩国与德国。

韩国的防疫工作就全球而言堪称优秀。与美国一样,韩国是在1月20日发现第一例感染病例,2月后疫情开始全面爆发,在疫情爆发期间,韩国每日确诊病例成倍增长。2月24日,韩国累计确诊病例增至763例,累计死亡7例,是当时中国之外确诊病例最多的国家。而韩国疫情重灾区大邱市也曾一度陷入危机,医疗资源过载,患者在家中等待医院床位时去世的情况也频频上演。

值得注意的是,韩国的疫情并没有如美国一样进一步的发酵和恶化,仅仅两周的时间,韩国新增确诊人数开始出现下降,国内疫情也出现了平缓。3月15日之时,韩国新增病例首次降至两位数,其死亡率仅为1.9%。据韩国中央防疫对策本部通报,截至4月24日0时,韩国新增6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累计确诊10,708例,无新增死亡病例,累计死亡共240例。

除了韩国,德国在防疫之上也展现出了优秀的一面。欧美是新一轮疫情新震中,该地区的确诊人数也在持续上升,目前德国的确诊人数超过了15万人,但在死亡率上德国一直控制得十分好。

此前3月26日时,德国确诊人数至39,500人,死亡222人,按统计的死亡率来看,德国死亡率大约为0.4%。而截止4月23日,德国的新冠病死率约在为3.53%,这明显也低于欧盟成员国西班牙当时的10.4%和意大利的13.44%。这一差别引起了英语媒体的广泛关注。多家英美大报对德国处理危机多有褒奖。英国广播公司新闻(BBC)就在4月就发布了一篇文章名为《英国能从德国检测中学到什么》(What can the UK learn from Germany on testing?),承认了德国在此次防疫中取得成果。

既然有在防疫工作上表现出彩的民主制度国家,自然也会出现一些在防疫工作上出现纰漏的专制国家。比如伊朗,该国最初的防疫措实在是不尽人意。2020年的2月正值伊朗的议会选举,为了不影响选举,该国政府有意隐瞒国内疫情,拒绝对民众进行检测,各官员还多次发表荒谬表态,并允许库姆(Qom)市举行朝圣集会等等,最终导致疫情爆发。2月25日,伊朗的累计确诊人数仅为95例,其死亡人数就达16人,死亡率高达16.8%,在当时为全球首位。

除了伊朗,中国在疫情爆发初期也出现了类似的纰漏。由于1月中国湖北省要召开中国人民代表大会会议和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会议(简称两会),为求会议召开顺利湖北官员在疫情初期不够重视疫情,还出现了压制“疫情吹哨人”的情况,武汉市中心医院医生李文亮便是最好的例子,作为率先向外界披露疫情的医疗人员之一,李文亮在向外披露疫情之后,于1月3日被辖区派出所用其“在互联网上发布不实言论”的罪名提出警示和训诫。

总结以上所有的例子和数据,可以得出一个结论:一个国家应对疫情的成败与该国是否实行民主制度根本毫无关系,一个国家应对疫情的成败是与当局政府对事件严重性的评估和判断,及领导人所决定采取的行动有关。韩国与德国成功控制疫情和死亡率的结果就是最好的证明,中国政府自1月中旬起迅速重视疫情,于春节前毅然采取封城措施,同样是亡羊补牢的正面例子。在疫情面前,制度和政体根本显得无足轻重,唯有适合的防疫措施和领导人明断疫情的政治魄力才是决定国家防控疫情成败,挽救人民于水深火热之中的重要关键。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