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有熔断 后有负油价:华尔街群狼的嗜血本性

撰寫:
撰寫:

上周,4月21日到期的5月纽约原油期货报每桶-37.63美元/桶,为1983 年4 月开始编纂油市期货数据以来首见负值。连日来6月纽约原油期货也在痛苦挣扎。

超低油价,已经不是新闻。全球原油市场需求因新冠肺炎疫情大幅减少,在这样的情况下,再如何减产也是回天乏术。油价必然只能在低位。但供需关系并非这次历史性“负油价”的根本原因。真正将原油期货打入地狱的,是华尔街群狼。

疫情期间,全球原油需求骤减,然而这并非“负油价”的根本原因。其原因与3月美股四度熔断相同。(Getty)

油价在此前数周的不断探底,令很多散户在“无可能再低了”的心态下赌了一把。到了纽约原油4月21日的5月期货交割日,要平仓的期货合约量实在太大,市场上根本没有那么人接盘。这一点血腥味道立刻引来了华尔街嗜血的对冲基金,他们以程序化交易,对未平仓的10.9万手多头展开猎杀,利用即将到期多头必须平仓或交割的规则不断打压价格。这就必然导致市场挤兑和原油价格崩盘的发生。

这是最熟悉的味道。回望今年3月美股的数次熔断,华尔街的程序交易同样也是幕后推手。

程序交易执行效率远高于人工操作,因此越来愈多对冲基金、大型资本管理机构都纷纷引入基于机械人技术的智能化程序化交易模型,以分秒必争的方式跑赢同行,即便是1秒的差异,也可转化为巨额回报。

然而全自动的程序化交易,令其对各个市场波动的影响力也发生根本质变。譬如当美股出现单边大跌的行情时,程序化交易同样会起到放大跌幅、引发市场恐慌情绪高涨的副作用。

程序化交易、高频交易严重影响市场,投资者要特别要警惕程序化交易与异常波动、操纵市场叠加的风险。但在未搞清楚这类游戏规则之前,吃亏的只能是散户自己。

推荐阅读: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