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被指“求夸奖”遭拒 外交官是否弄巧成拙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全球疫情仍然严峻,各国面临防控和经济恢复的双重压力,此时针对中国疫情数据、政府应对以及舆论宣传的批评,却成为了一大焦点。

中国外交官恐怕也未能想象到现在的被动局面——当中国疫情终于见到黎明的曙光,同时努力用分享防疫经验、出口和捐赠防疫物资,试图展现大国责任时,遭遇到了比疫情初期更为猛烈地批评。其中很多批评声,甚至来自一些被视为和中国关系友好、或是对中国持温和态度的国家和官员。

一场关于“中国防疫”的宣传攻势?

近期,关于中国外交官“鼓励别国政府积极评价北京”的报道颇受关注。

德国的《星期日世界报》(Welt am Sonntag)近日曝光,一份日期在4月22日,德国内政部与德国绿党(Green Party)议员的通信显示,中国外交官员正在通过个人的接触试图影响德国政府,以获得后者对中国防控新冠肺炎疫情上积极的公开评论,而德国政府并没有“顺从”这些请求。

欧洲的疫情仍未结束,各地忙于抗疫。图为德国中部城市魏玛民族剧院前的诗人歌德(Johann Wolfgang von Goethe)、席勒(Friedrich Schiller)双人雕像上被人戴上了口罩。(AP)

据悉,中国驻柏林大使馆已经表示,该报道不实且不负责任。但是这一报道显然引起了国际舆论的关注,英媒路透社、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以及美国的一些右翼媒体都报道了这一消息。

实际上,《星期日世界报》在4月早些时候已经有报道称,德国宪法保护联邦办公室(Federal Office for the Protection of the Constitution)认为,北京方面正在发起一场宣传运动,以激起外界对“病毒来源于中国”的质疑。

而德国政府也不是第一个披露北京“宣传攻势”的官方机构。

4月初,美国威斯康星州参议院议员罗斯(Roger Roth)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披露,他在2月连续收到两封来自中国驻芝加哥总领馆的电子邮件,希望该州能够通过一项“表达与中国人民团结抗疫”的决议,且随信附上了拟好的决议草案,其中有大量夸赞中国防疫的内容。罗斯对此回复了“疯子”(Nuts)二字,并且对媒体表示他非常愤怒。

这一消息不仅有当地右翼媒体集中报道,也出现在《纽约时报》的一篇关于中国“物资捐赠外交”引起中美更大冲突的报道中,以示北京一些官员“以出人意料的力度推进北京的防疫叙事”。英媒《金融时报》则在《中国如何输掉了新冠病毒防疫叙事》将此例作为宣传的反面教材。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右)的推特风波,演变成对中国发起“假情报”的讨论。(新华社)

除此之外,西方主流媒体还聚焦了一则消息,即欧盟在中国的“游说”之下,将一份报告中关于中国“全球假情报运动”的说法删除,对批评北京防疫的相关措辞进行了修饰和软化。美国政治新闻网Politico、Vox新闻网等媒体均将此作为中国政府试图控制舆论、捍卫声誉的最新例证。

对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在4月27日回应,“中方一贯反对制造和传播虚假信息,反对任何人、任何机构采取这种行为。中方是虚假信息的受害者,不是发起者。”他还表示,中方是靠自身的艰苦努力、真诚态度和责任担当赢得了国际社会的赞许。这不是靠散布虚假信息就能得来的。

带上滤镜的“魅力攻势”

其实,以上所有的“游说”活动,如果主角不是中国,如果当下没有疫情放大本就存在的矛盾,可能根本不会引起注意,更不至于引发愤怒或担忧。

试想,从中共建政以来,哪一代外交官不曾“鼓励”他国积极评价中国呢?无论是在国际上宣介自己,还是广交朋友,无不是让对方更加了解中国、认可中国的方式。

不止中国,任何一个国家的外交,又何曾少了一国元首的“魅力攻势”,外交官何曾停止用人际关系撬动外交关系呢?这本就是各国司空见惯的。

所谓中国“要求”的夸奖,不过是世卫组织早已公开对中国表达的肯定。图为3月12日,中国与WHO在北京以视频连线方式举办新冠肺炎防治中国经验国际通报。(新华社)

何况,中国的外交官和使领馆官员,毫无权力和立场去“要求”别国积极评价,更没有威胁施压之手段,又何来“控制舆论”、“顺从”与否一说?西方舆论显然把“游说”和“要求”划了等号,这种对中国外交的认识也体现了对中国本身的认识。

回看这份让美国官员“愤怒”的决议文件,其中提到“中国封城、快速建方舱医院的防疫措施对全球抗疫至关重要”;中国一直“透明且迅速”的与世卫组织(WHO)和国际社会共享信息等等。这些语言和世界卫生组织此前对中国的肯定一致,并不具有“输出意识形态”的色彩。反而是罗斯此后在州政府通过的决议中,列举了诸多中国政府的“侵犯人权”和“侵犯自然环境”的例证,更像是借疫情在对北京进行政治抨击。

而所谓的被中国“游说”过后的欧盟报告,最终指出“来自俄罗斯和(在较小程度上)中国政府官方和政府支持的消息,持续广泛地传播阴谋论和虚假信息。”从“全球假情报运动”到“官方传播阴谋论和虚假信息”,这种细微差异实在和“控制舆论”相去太远。

可见,舆论对中国外交影响的解读和担忧,体现的恰好是西方在抗疫关头对中国焦虑的加深,加之外界近期对中国外交“战狼化”的认识,几乎把中国外交活动都加上了阴谋论的滤镜。

中国希望改善自身形象是真。或许要在这种舆论纷争中获得高地,外交官还需要更加聪明的方式。不过这种专属中国的滤镜的确是外交官们面临的现实阻碍。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