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源诅咒抑或共同繁荣:南海的石油之结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近期南海形势并不稳定,区域内各国间海上不友善接触频传、再加上美方的军事演习也造成一些政治波涛,而距离2021年完成《南海行为准则》的时限仅有20个月,局势的紧张也为区域安全投下新的变量。

在这次的南海情势发展中,舆论与媒体的关注多聚焦在中美军演、各国航行权与中共命名岛屿、设置西沙区、南沙区等作为,甚至南海也被比拟为加勒比海或地中海;实际上,若把视角放在经济和资源开发层面,南海地区或许更像波斯湾,其丰硕的的自然资源是各国争抢岛屿主权的最重要原因,且背后还涉及到欧美能源巨擘的介入,使形势更形复杂。【延伸阅读:南海会否成为下个“火药库”

南海石油资源丰富,且不少是周遭某国与欧美俄等地区石油公司合作开采,更添复杂性。图为俄罗斯与越南在南海合作开采的石油设施。(Reuters)

南海的油气及背后的公司们

台湾高雄市长韩国瑜在2018年选举期间抛出“太平岛周遭挖石油”的政见虽然遭到讽刺与嘲笑,但南海确实有不少石油。细数区域周遭国家,如菲律宾、马来西亚、越南、越南及印度尼西亚,都设有国营石油公司;同时,南海的石油蕴藏也受到欧美石油巨头的高度关注,据中共官媒人民网2012年的统计,踏足南海海域的各国能源公司已超过200个。

欧美石油业者参与南海开发最具代表性的例子是1989年至1990年代初期的蓝道尔.汤普生(Randall Thompson),他旗下的克瑞史东能源公司(Crestone Energy)先购得瑞典伦丁石油公司(Lundin Oil)在菲律宾巴拉望岛外海的权益,再将之转卖给石油巨擘英国石油公司(BP),而他又趁着美国对越南的战时贸易禁运未解,赴北京联系中海油开发邻近越南的万安摊(矿区命名为WAB-21),导致越南异常不满,在1994年美方取消对越南禁运后,越方找到垂涎已久的美国石油巨擘美孚石油(Mobil)、以及康纳可石油(Conoco)、大西洋富田公司(Atlantic Richfield)、英国瓦斯公司(British Gas)等企业,还有越南与苏联合资的越苏石油(Vietsovpetro)进入靠近越南的南海区域探勘与挖掘油气,其中部分公司与WAB-21矿区重迭,导致日后难以平复的“万安滩”争议。

此外,中越争议海域近年更有印度石油天然气公司海外部门(ONGC Videsh)、西班牙国家石油公司(Repsol)介入其中,虽然2017年越南取消与西班牙国家石油公司的合约,但其他争议海域与油矿区仍是未解。前阵子中国大陆命名许多海底地理实体(海地地物),大多靠近越南,背后显与石油开采的争议难脱干系。除了英国石油、美孚石油外,另一石油业巨头荷兰皇家壳牌(Royal Dutch Shell)也在马来西亚授权下开采砂劳越北部海域的石油,这些都只是缩影中的缩影。

中共于4月19日公布一批南海岛礁与海底地理实体(海底地物)的命名,将经纬度标注在地图上,其中橘色为新命名岛礁、蓝色为海底地物,岛屿集中在西沙群岛与南沙群岛,海底地物则集中在靠近越南的南海周遭,绿色为台湾控制的南沙最大天然岛屿太平岛。(底图:Google Earth/标注:多维新闻)

公地悲剧与资源诅咒的混和

公地悲剧(Tragedy of the commons)是美国生态学家哈丁(Garrett Hardin)于1968年提出的概念,指的是一块土地上的生态与资源,因为各方毫无节制的争夺与使用,最后不堪负荷而崩溃。而该片地域上的资源是什么?或许可以200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奥斯特罗姆(Elinor Ostrom)提出的公共池塘资源(Common-pool Resources)加以解释。

若将之比拟在南海,则虽然南海油气蕴藏并没有枯竭,但是各方开挖石油、天然气并没有准则、更没有官方纠纷处理机制,尤其是各方的矿区存在高度争议,这在在使得南海资源开发有可能走向公地悲剧。而近期美国媒体频频爆出的“中国跟踪某国石油探勘船”或者“某国海景船跟踪中国探勘船”,甚至是各国所谓的“海上民兵”,背后就是因为争议海域从事探勘触碰到了南海的敏感神经,而各方在不具备互信之下的毅然探勘,当然会导致相关声索方的不满。

更值得注意的是,捆绑在南海身上的那组资源诅咒(Resource curse)。资源诅咒通常是指一个国家拥有巨量不可再生资源的优势,反倒会限制该国产业发展,最后停滞不前、甚至内战不辍。南海地区并非单一国家拥有,自然没有符合资源诅咒的全部定义,但也正是因为南海丰沛的资源,使得各方不愿放弃领土声索,再加上石油公司的合纵连横以及大国政治博弈的投影,南海也就成为潜在火药库的榜上常客,近期不仅美国军舰接连现踪,就连台湾敦睦舰队也在返航时悄悄前往南沙海域操演。【延伸阅读:夹在强权与两岸间的南海问题 进退维谷的台湾

石油开启合作的可能性:两岸之例

如前所述,奥斯特罗姆认为公共池塘资源使用的一个方法,就是凭靠各方行为者之间的自制,这背后主要还是在谈制度安排,可是目前《南海行为准则》尚在谈判,最快可能也要2021年才会完成,而目前却早有争议各方在诸多较不具争议海域的联合开发,可当借鉴。

两岸国营石油公司中油、中海油在2017年签约与法国道达尔石油公司(Total)合作开发南海北部油气(台阳石油合约区),是近年南海资源较无争议合作开发的一个例子。(台湾中国石油公司)

以两岸来说,尽管政治上的纷争远较东南亚各国为大,但2017年5月3日,两岸国营石油公司台湾中油公司、大陆中海油公司,还是与法国道达尔公司(Total)签订“台阳石油契约”合作开发南海北部、台湾以南海域的石油与天然气,当中法国道达尔持股49%、中海油及中油各占25.5%,道达尔并负担探勘期全部费用,合约为期8年(亦即到2025年)。

合作开发的例子在南海比比皆是,但其中一大问题即在于,不少合作是其中一方声索国与欧美石油巨擘的合作,而且地点恰位于争议性较高之地区,如果是以各方的合作为基础再纳入欧美公司,则争议显然会降低许多;另一个明显的例子是越南、马来西亚与印度尼西亚三方国营石油公司合作开发了分别位于越、马、印三国周遭海域的南海矿区,所筹组的新公司一律都是地主国占四成、另两国各占三成股份,亦堪称和谐。

加勒比海、地中海,还是波斯湾?

将南海比做其他海域的试图,并不罕见,例如“亚洲地中海”、“加勒比海”等。但是,南海既不像地中海那样有着悠久的各国互动与以该海域为中心的文明发展,也不像加勒比海般宛若美国老大哥的后花园。在资源禀赋层面上,南海毋宁更接近于波斯湾。

不论把南海想象成地中海、加勒比海或者波斯湾,都与现实有一定的距离,图为民众在巴勒斯坦海滩戏水。(Reuters)

但是,波斯湾也曾面临很大的危机。20世纪该区域本由英国维持秩序,但1971年英国放弃其在“苏伊士运河以东地区”的权益,卡塔尔、巴林、阿联等国相继独立,当时美国深陷越战无力填补,为了弭补英美撤出后的权力真空与权力失衡,尼克松(Richard Nixon)与基辛格(Henry Kissinger)扶植了伊朗作为地区要角、作为权力平衡,但日后波斯湾也掀起诸多战争,并未达成恒久稳定。

此前南海不至于像波斯湾那么重要,纯粹是因为油气产量要少得多,但是波斯湾内又没有那么多主权争议极大的小岛交错排列(除了荷姆兹海峡出口的几座岛屿外)、各国矿权亦明确划分,将之与南海对比,可比性仍嫌不足。

回过头来,南海终究还是南海,南海的问题必须在南海找到方法来解决,而不是照般其他模式。特别要注意的是,在无政府状态之下资源的有限性,若是无法经由《南海行为准则》或者国际法院的判定解决争议,要达成共同繁荣是很困难的,这一点仍有待相关各方发挥智慧。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