蓬佩奥问题升级为中美问题还有多远 北京给出答案

撰写:
撰写:

连日来,北京的波状舆论攻势让人大开眼界。在中国官媒的口径中,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empeo)不只是“人类公敌”“突破做人底线”,甚至已经“毒性大发”。

4月27日,中国中央电视台的权威新闻栏目“新闻联播”即刊发评论,称散播“政治病毒”的蓬佩奥正把自己变成人类公敌;28日,“新闻联播”说,背负四宗罪的蓬佩奥突破做人底线;到29日,“新闻联播”又指蓬佩奥“丧失底线”的种种说辞,只会为美国带来巨大的国际道义赤字,贻笑世人。到30日,中共党报《人民日报》亦称蓬佩奥外交风格“毒性大发”云云。

+6
+5
+4

美国的确正在借新冠疫情鼓动对华调查、起诉、索赔的一揽子行动。4月27日时,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在白宫记者会上称美方“有很多办法”达成这一目的,“美国正在进行认真调查”,而最后算出来的金额恐怕比德国《图片报》(Bild)估算的1,490亿欧元(约合1,620亿美元)要多。

无疑,这是特朗普首次谈及“索赔”的具体细节,但这也是华盛顿方面言论逐步升级的表现。蓬佩奥此前已经把这一流程全面呈现:2月时,蓬佩奥曾在慕尼黑安全会议上散布“中国威胁论”,声称西方价值观将战胜中国等国对“帝国”的渴望;3月时,蓬佩奥在国际场合、接受采访以及社交媒体上频繁使用“武汉病毒”等称谓,进而指责“中国、俄罗斯和伊朗散布虚假信息”;到4月,随着美国政府因抗疫不力遭到越来越多的批评,蓬佩奥在将矛头直指武汉病毒研究所后才推出了“索赔”的一套具体言论。

当各方都在关注中美这一轮如何激烈对垒时,北京将矛头指向了蓬佩奥给出的答案。

积极筹备舆论战

总的来说,华盛顿方面这种搅动舆论、一段时间内造成国际关系混乱的手段是由美国国情决定的,因为他们近期的主要目标是努力主导大选前美国舆论场的话语焦点,特朗普希望为连任营造有利的环境。

在纽约史坦顿岛的墓地,掘墓人看着一辆冷藏拖车被运送过来,以跟上前来参加葬礼的尸体的速度,其中大多数是死于冠状病毒的。(美联社)

不过,新冠疫情在美国造成的过百万人确诊、超过六万人死亡的局面已经相当不堪。到4月29日,美国商务部公布的首次预估数据显示,因新冠疫情导致经济大面积“停摆”,今年第一季度美国实际国内生产总值(GDP)按年率计算下滑4.8%。

在疫情得不到缓解之际,由于全美已有16个州推迟或取消该州的总统初选,这使得外界开始怀疑特朗普是否会“推迟大选”。尽管特朗普本人在4月27日曾称自己不会这么做,但无论如何,特朗普的连任进程必然受到影响。当下严峻的疫情期是美国国内保守派对华攻击最激烈的时候。美国此时针对中国的需要前所未有。

简言之,这场看似复杂的纷扰本质是一场舆论战。

北京将矛头针对蓬佩奥,重点讨论蓬佩奥的问题。这暗示北京已经将问题进行了切割。蓬佩奥的问题是蓬佩奥的问题,中美问题是中美问题。美国发动舆论战,中国通过官方媒体不断发声,报之以舆论攻势。北京并不希望这种美转嫁矛盾和危机为主要动因的中美关系摩擦升级为中美关系冲突。在尽可能维护自身利益的情况下,北京仍然有所克制。

在纽约州扬克斯市的圣约瑟夫医院,护士和医生在对一名因新冠肺炎而导致心脏骤停的患者进行心肺复苏术,图中可见医护人员配备的个人防护物资五花八门。而他们没有一个人身着全身防护服。(美联社)

不能让少数人带偏中美关系

疫情是美国国内保守派对华攻击最激烈的时候,同时疫情也是拓展中美合作空间的有利时机,世界形势对中国是有利的,各国舆论在疫情之下都希望合作,就连美国内部也有不少合作的声音。

疫情之下,华盛顿不是铁板一块,而那些言论出位的人,未必代表了美国的根本利益,亦不符合世界的潮流。

首先,相对于华盛顿方面扭捏承诺,迟到一个月,进而丧失意义并最终未能到帐的所谓“一亿美元”捐赠。美国工商界团体、组织等的表现要积极、慷慨、爽快得多。中国美国商会的100多家会员企业已向中方提供了总价值约5亿元人民币(约合7,084万美元)的资金和物资援助。中国社科院统计数据显示,美国企业对华援助总额排名第一,且远高于其他国家企业。惠氏、雅培、AO史密斯、通用电气、安利、百威、耐克等多家美企援助额都超过1,000万元人民币(约合142万美元)。

白宫顾问,特朗普的女婿库什纳(左)自从负责美国防疫物资的采买后,全美各州很快发现购买救命物资的过程变成了一场宛如闹剧的拍卖会。(美联社)

尽管美国官员鼓励美国企业回流,从中国撤回美国。但环顾2020年的美国企业,他们的行动大多需要中国工厂、同行的积极配合。譬如一度借名下抗病毒药物瑞德西韦(Remdesivir)声名大噪的美国吉利德(Gilead)药厂,他如要及时出货,就需要中国合作伙伴在生产、研发领域的协助:博腾股份、上海医药等中国医药企业扮演了其定制研发生产(CDMO)服务商的重要角色。

随着中国疫情不断好转,福特、雪佛兰、克莱斯勒等美国汽车巨头已经把3月后复工的中国工厂视为扭亏为盈的关键,如福特在3月因疫情关闭了其北美、欧洲的工厂,但他在中国的合资工厂就已经照常运转。

当下,世界主要的电子、电信和半导体公司仍继续依赖中国尤其是武汉的工厂提供货源。随着武汉疫情在3月后逐渐得到控制,并在4月8日后“解封”复工,相对于越南、印度等地工厂又因疫情而封闭的现状,外界已重新把目光转回仍旧可靠的中国加工厂。在疫区之外,深圳、郑州等地的富士康工厂也在2月17日后恢复运作,至此,外界此前担忧中美供应链因防疫而中断的忧虑已失去意义,中美合作的经济意义正因此突出,双方斗争的负面影响也被经济成果冲淡了。

其次,也就在特朗普政府批评北京“未与外界合作”遏制新冠蔓延时,美国科学家也已经站了出来,进一步确认了中美合作的全方位可行性。当下,美国权威科学家,被誉为“病毒猎手”的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梅尔曼公共卫生学院感染与免疫研究中心主任利普金(Ian Lipkin)正在与中国合作,研究新冠病毒在中国的传播趋势。

也就从3月中旬开始,包括浙江大学、耶鲁大学在内的中美数百名医疗专家开始就新冠患者诊疗的有效药物以及安装人工膜肺(ECMO)等手术执行的具体条件开始了长期讨论。到3月下旬,武汉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院也开始了类似合作,还向美方人员传授了人员防护的知识。

同理,美国各地还在疫情爆发之际,绕过特朗普女婿库什纳(Jared Kushner)负责的物资采购与分配机制,直接与中方接洽,寻求合作抗疫。纽约等地的中国商会则扮演了沟通桥梁的角色。在这一地下机制的沟通下,科罗拉多州率先于4月1日宣布,该州正在与中国厂家接洽购买医疗物资;马萨诸塞州也在经过多方联络与协调后,出动当地职业橄榄球队的私人飞机,从中国抢购了120万只口罩。

美国疫情仍处在暴发之时,4月17日,美国医护人员举行示威,抗议医院在纽约布朗克斯区要求医院提供带薪病假新政策。(美联社)

事实上,美国面对巨大的防疫物资缺口,也不得不放下身段。根据美国卫生部估算,美国每个月需要3亿个N95口罩,但美国自身产能远远不足以满足需求,需依赖进口物资。与此同时,中国从3月1日到4月25日输出的包括口罩211亿只,防护服1.09亿件,护目镜3294万副,病人监护仪11万台,红外测温仪929万件,外科手套7.63亿双的各种物资就满足了持币观望的美国各界人士的需求。

此外,大型美国制药企业的17,600种产品当中,大约有超过9,000种药品的原材料也都产自中国。为此,尽管蓬佩奥代表华盛顿对华言辞激烈,但他也在4月16日后致电中方,希望中国能就相关问题对美国企业予以帮助,向美国制药企业优先提供所需的原材料和物资,帮助美国度过此次抗击疫情难关。

很显然,尽管中美围绕调查起诉的争吵不断,但是抗疫的诸多现实正在维持两国合作的有序进行。虽然美国鹰派的对华攻击态势并没有因为疫情而发生改变,同时这些攻势也并不代表一切。中美关系不能被美方少数人的意图带偏。中国将矛头针对蓬佩奥的意图正在于此。

北京或许正在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回击一切破坏合作的力量。如果蓬佩奥的言论随着形势的发展升级为两国关系纠纷,那么中国届时也会升级应对。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