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维CN】新冠肺炎如何改变世界(四)

撰写:
撰写:

新冠肺炎疫情这只2020年伊始飞出的最大“黑天鹅”,正在深刻且全方位地改变世界,而且有些变化还在继续发生中。抛开每个国家防疫情况铺陈以及舆论场上的口水战,这次疫情也提供了一个重新思考一些关键命题的契机,比如资本主义、全球化、民族主义以及自由主义等。台湾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副研究员吴启讷接受本刊专访,对这些问题进行了系统阐释。此为访谈第四部分。

多维:你谈到第三点有关民族主义的问题。美国知名国际关系研究学者本尼迪克特·安德森在一部探讨20世纪末“民族主义”的经典著作中,提出了一个影响至今的概念,那就是“想象的共同体”。在本尼迪克特·安德森看来,尽管在每个民族内部可能存在普遍的不平等及剥削,民族总是被想象成一个深刻的、平等的同志情谊。最终,正是这种友爱关系在过去两个世纪中,驱使数以百万计的人们甘愿为民族,去屠杀或从容赴死。

这次疫情一方面正在不由分说将笼罩在一个个共同体上的面纱撕掉,给世人呈现出其“想象”且脆弱的一面,另一方面一些新的共同体正在形成,当然本质上也是“想象的”、脆弱的。随着原本用来维系这些共同体的价值观遭遇挫折,共同体本身会不会走向瓦解?世界进而退回到更小的单元中?

美国面对重大疫情时的表现,给未来世界带来更大的不确定性。(AP)

吴启讷:这个问题,我回答的稍微大一点,有些抽象。本尼迪克特.安德森讲的是对的,我们整个的民族、国家这些都是想象出来的。其实不止是民族、国家出自想象,连我们整个的经济体系也是想象出来的。如果我们回归到最原始的灵长类的动物生存状态,那里并不存在民族或者经济,民族、经济等等是很多人合作建构出来的。从中国古代的“天下”体系跟民族国家体系做一个对照,“天下”体系要比民族国家体系在道德上更合理一点,因为民族国家体系是被想象出来的竞争关系。不过当民族国家体系被想象、建构,并且政治化以后,就没有回头路了,一旦想象出来,会出现想象的共同利益化为实在的共同利益的现象。大家共同的想象会变成经济行为,那些钞票、股票、债券是不是真的?不是,其实都是虚拟出来的,可是大家一起想象它就有用了。民族也是一样,当大家一起想象以后,它就变的可以运作,而且现实当中你会感觉到它的实际存在。

比如有一群人有共同的经济利益,共同的政治利益,这群人用什么划分?民族国家有一个标识是共同的语言,现在在西方国家里面有一个“五眼联盟”,这个“五眼联盟”有一个特征就是大家都是讲英文的。讲英文的这些人就有一个共同的利益圈,这个利益圈有一部分想象,有一部分现实。对于现代中国来说,自身的建构经过很长一段过程,也有想象的,但是这个过程最近100多年,我们只看汉语普通话,台湾叫国语,它的普及,是造就中华民族很重要一个物质的手段,是一个基础。另外还有整个经济圈的形成。

这里我讲一下台湾。台湾的政治人物觉得自己在政治上面跟中国大陆是对立的,但是在现实里面,台湾的经济却跟中国大陆有最为密不可分的关系。在这个经济圈里,台商到中国大陆讲话可以畅通无阻,如果他到印度去,基本上是寸步难行,他除了语言的障碍以外,还有制度的障碍,还有别人对他的排斥。因为尽管他自己认为自己不是中国人,可是在印度人看来他就是中国人,这点是好像很奇怪,但别人就是这样想象。民族的边界很大程度上是由外界划定的。

前面提到的逆向民族主义里面有一些很天真、善良、良好的愿望,但是它却不抵现实。这些良好愿望就是,不要划定界限不是很好吗?大家是不是都可以不必划定界限?另外我吸收别人的好处,向别人示好,别人一定会投桃报李嘛。但是这样的想法都不符合政治现实,因为你想去除所谓想象的民族界限,别人并不会去除。我对别人投之以琼瑶,别人会不会就一定对我报之以木瓜?投桃报李,也不是西欧、北美文化当中的一部分,他们可能会置疑你的动机。我们都熟悉近来的例子,疫情当中,在西欧、北美,有很多中国留学生或第一代华人拿着口罩送给他们的邻居,这样的做法在中国人看来完全是善意的,可是却激怒了他们的邻居,他们觉得这种做法是非常粗鲁、无理的。文化的力量,就是这么大。

从大范围的历史来说,民族主义是跟整个人类共同利益并不一致的一种思想体系。可是它就是一个现实,人类逐渐透过社会的发展、经济的发展,逐渐去除这样一种人群之间想象的边界,把它弱化去除之后才会达到真正理想的状态,那个时候才会有真正的“天下”。很多事情,你提早去做就会错误,放在错的时间,放在错的地点,就谬误了。

多维:投桃不一定报李的问题,这次疫情中体现得尤为明显。中国在疫情取得阶段性进展后尽可能向世界各国提供援助,但有不少国家并不买账,认为中国是在赎罪,也有不少要求中国赔偿的声音出现。中国基于自己的传统和天下观提出了“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倡议,虽然初衷是好的,但本质上也是想象出来的、遥不可及的。

之前采访你的时候,你谈到一个“头脑与现实脱节”的问题,具体到这次的疫情,该怎么理解这种脱节?尤其是对于知识分子群体来说,这种脱节尤为突出。很多西方政治学者,比如提出“历史终结论”的弗朗西斯·福山等,已经在不断修正自己的说法和观点。

吴启讷:知识分子其实也是一个近代现象,在传统社会里面有精英阶层,这个精英阶层并没有构成一个独立引导社会思考、引导社会发展方向的这样一群人,大概也是在18世纪以后,欧洲受教育阶层当中的一部分人,开始自许为知识分子。可是知识分子出现以后一直就存在头脑跟现实吻合度的问题,这个吻合度里面既有所谓曲高和寡,脱离现实的情景,也有脱离人类发展当中的复杂性和多样性情形。比如说文化的重大差异,历史的重大差异,会造成想象跟现实不吻合的结果。

最明显的例子,知识分子、传统精英一直在想象有一个“天下秩序”,近代的知识分子一直在想象会有一个普世价值,一定有一个价值是适用于所有人的,理论上想也应该是这样子。可是在现实当中,却一直没有出现普世的价值,原因在于人还没有体认到普世的利益;因为目前的想象建构,人类的利益被切割成民族国家的利益。既然利益不一样,那么价值也就无所依托了,也就不可能有普世价值。所以,这个普世价值会很长一段时间存在想象当中。我们是不是还应该有一个普世价值的期待?其实应该有的。但是把普世价值应用到现代的现实生活里面,马上就要这样做,我觉得是天真的想象。

这里多说一点,我觉得共产主义在一定程度上也是理想性的东西,也是把它想象成普世价值。但是马克思主义认为共产主义在未来才能实现,可能在非常遥远的未来,你如果把共产主义马上落实到现实当中,一定没有办法实施。正如在1956年-1959年期间中国大陆出现的共产风,共产风里面很多想法是我们要提前实现共产主义,结果就造成悲剧了。因为现实当中根本没有那么多的物质基础可以实现共产主义,最后只能造成大家一起贫穷。所谓共产风的想法跟现在一些知识分子认为可以马上去落实普世价值的想法其实是一样的,看起来他们观念对立,但是想法里面的盲点是一致的。

印度贫民窟疫情防控情况不容乐观。(AP)

杜维明与陈明两位先生有关儒家与自由主义的对话,被认为是近年来很有价值的文献,其中杜维明提到,有了自由主义理念推动产生的民主制度、现代社会作为参考,了解东亚社会面对的困境、了解它拥有哪些创造性的资源,对于儒家与自由主义的互动是极其重要的。不然的话,明明是资源,我们把它当成糟粕;其实是非常危险的,我们却把它当成精神财富。更麻烦的是,即使是资源,里面也还会有精华糟粕之分,即使是糟粕里面也还可能有可开发的资源,这取决于时间、空间和人。

以这次疫情为契机,该如何重新思考和认识儒家与自由主义之间的张力?

吴启讷:我自己曾经经历过一次思想的转变,在大概20-30岁的时候推崇自由主义价值,当时受到“五四”很大的影响,对于整个儒家的价值都很排斥。30多岁开始越来越多面对现实生活里面的问题,便觉得儒家的价值比较重要。尤其是在东亚的文化圈里面,大家每天做事的行事风格,这点让我看清自由主义的理想面很高,但实践的可能性并不高。自由主义在落实的过程当中,往往必须要依附于比如说右派的政治主张,结果它跟自由主义原本的主张变成对立。自由主义一定不想看到它会跟某一种特定的意识形态,比如反共,结合在一起,或者反共政治体制结合在一起,结果在现实当中违背它的意愿,不自觉地跟这些体制结合在一起,这是自由主义的两难或者悲剧。如果脱离文化的背景,政治的现实就很难落实。

回头来看儒家,不是说传统的儒家就可以解决我们现实生活当中的所有问题。在面对19世纪中期西方侵略亚洲的局面,整个儒家的理念还有它所支撑的政治体系都处于被动、挨打的状态,几乎面临崩溃。这个时候东亚的知识分子,从日本开始,都想走一条路,他们都觉得需要全盘西化。这个过程大概持续一个世纪,也是从日本开始有反省的声音,觉得把自己的传统完全丢掉的西化道路是不是没有完全走通?于是又回过头重拾一些自己的传统。所以我想对于儒家思想的再思考,或者说有新儒家的出现,其实主要是大陆新儒家(大陆新儒家跟港台的新儒家概念并不完全相同)的出现,是对于传统与现实在一个现代条件下重新结合的实验,重新结合,可能会在一定程度上克服传统与现实两者的缺陷。

推荐阅读:

本文转自《多维CN》057期(2020年05月刊)对话栏目《新冠肺炎如何改变世界——资本主义、全球化、民族主义和自由主义再思考》。浏览更多月刊文章:【多维CN/TW频道 】

请留意第57期《多维CN》、第54期《多维TW》,香港、澳门、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澳大利亚等其他地区各大书报摊及便利店有售。

您亦可按此 【订阅】多维月刊ipad版,阅读更多深度报道。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