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维CN】从倡导者到对立面 美国在全球化中到底失去了什么

撰写:
撰写:

对于那些反对全球化的人来说,新冠疫情提供了一个极好的理由。《经济学人》(Economist)一张本来是表现如何阻止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大流行的封面照片,流传到网络上,被解读成了一张暗示全球化走向穷途末路的照片——很多国家“关闭边境”,更多人还发现全球制造业的脆弱,供应链并没有做好应对大型流行病的准备……

《经济学人》刊发的文章预计,“病毒给了那些反对全球化的政客以理由,各国可能跟随美国向内转变并关闭边界,工业全球化进程或许会退缩。”还记得2019年初,有经济学家就用Slowbalisation(慢化)来表达对全球化未来前景的失望。而后贸易战、脱钩论,如今加上新冠肺炎疫情,给过去三十年的全球化重重一击。此为第二篇。

但,如果冷静想一想,这次疫情或许只是给了我们一个反思全球化的契机。多维新闻就此将推出系列文章,从全球化的发展、中美两国分别在其中扮演的角色以及全球化当前面临的问题等角度剖析时至今日,全球化到底经历了哪些变化。

全球化迅猛发展之下,美国的贫富差距也在不断扩大,经济发展越来越依赖金融业。(视觉中国)

对美国来说,最大的代价就是财富不平等。跨国公司通过全球化获得了巨大的利润,但这部分利润,只能被很少的一部分美国人获得。占美国人口0.1%最富有的人占有的财富和占人口90%穷人占有的财富总量相当。一定程度上,也正是贫富差距扩大让特朗普登上总统大位。

从美国的角度看,全球化的代价还有哪些?首当其冲是供应链,这次新冠肺炎暴露得很彻底。特朗普政府比之前任何一届美国政府都更强调供应链安全。疫情开始后,他就不断宣称把中国和其他美国以外的医疗设备供应链转移回美国。美国制造业的外迁积重难返,经济的空心化和金融化无法逆转。这进而让经济无法摆脱贸易和财政双赤字的局面,而双赤字又依赖于美元的储备货币地位。巨额国债要求美联储(Fed)必须维持低利率。

从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全球经济增长放缓。美国经济复苏看似比较不错,但增长变得更加“金融化”、债务不断增加,美联储通过购买债券为主的资产变相印钞向经济注入资金,以维持低利率和经济增长。而额外的资金不断地在资本市场空转,吹大资本市场的泡沫,同时越来越难以收场。政府的对策一直是削减资本成本(降息),而不是解决造成危机的根本原因。

这显然不是美国设定的全球化。如果完全按照比较优势理论,自由贸易和全球化的结果原本应该是:全球化可以提高美国的资本回报水平和技术回报水平,帮助美国资本家赚更多的钱,同时升级产业,进一步扩大美国的技术优势。而对于中国这些下游产业链经济体来说,尽管国内生产总值(GDP)可能大幅上升,但会被牢牢锁死在劳动密集型的低端产业,根本不会赶上发达国家的水平。这才是美国心目中的全球化。

然而,真实发生的全球化是什么样的?其实,从日本、韩国到中国,都是主张比较优势自由贸易理论,但同时又燃烧着产业升级进口替代的野心。从明治维新到一战结束,日本用战争赔款和无比残酷的工农业剪刀差,在短短几十年间建立了一套现代工业体系,迈入了列强行列。二战后,从废墟中重建的日本,抓住了朝鲜战争为美国供应后勤的机会,靠通产省调动全国的经济精英,从低端纺织开始,一步步产业升级,最终在1975年至1985年间对美国经济构成了重大威胁。而韩国则通过政府和财阀的相互协助,也从低端产业开始,在产业链上一步步爬升。而有着14亿人口的中国,经济规模的影响比日韩加起来还大很多。

中日韩三国之所以能在产业链中逐步升级,没有被锁死在低端劳动密集型产业中,有以下几个共性。其一,政府和企业家对产业升级和提高技术的不懈追求。即使在投资技术回报率不高的情况下,仍然不断进行产业升级,具有学习先进技术不走弯路的后发优势。其二,通过劳动密集型产业积累下的资本,不断用于扩大再投资。虽然全球化导致资本回报率下降,但在高储蓄率下,政府和企业都持续高投资。其三,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日本、韩国、中国都经历过疯狂投资基建的时期。熟练工人、高度现代化的基础设施和成熟产业链,使得企业欲将生产转移到更低成本的发展中国家的难度加大。这条路,中国走到了极致。

基本上,美国企业赚了钱,最先想到的是回购股票拉升股价+分红,钱赚得不够就借钱回购股票+分红,比如波音(BOEING)就是这种情况,而中国企业赚了钱,想的是投资扩产能,没赚钱想的是从银行拉贷款加杠杆投资扩产能。美国企业想的是,通过外包产业链降成本增利润拉升股价,中国企业想的是不断加大投入向产业链上游攀升扩规模。无论是国有企业还是民营企业,中国企业家很多时候并不是以利润为最终目的,而是以规模为导向。美国政府认为中国企业界这种“蛮干”行为,经常做明显不合算的资本和技术投入,是政府推动的,破坏了正常的市场竞争。实际则不然,这种行为很多是企业自身主导,政府只是配合而已。

美国发现,本来希望中国停留在劳动密集型产业层级,美国做空把持资本密集型和技术密集型产业。但渐渐发现中国的产业不断升级,不断向资本密集型和技术密集型升级,美国自身具有比较优势的行业反而越来越少……

其实,可以说,中美在过去二十年的全球化中各取所需:中国得到产能、规模和就业,美国公司得到巨额利润、市值和股市大牛市。本质上说,这是双方选择的结果。

【推荐阅读】

本文转自《多维CN》057期(2020年05月刊)专题栏目《得与失 反思全球化》。浏览更多月刊文章:【多维CN/TW频道 】。

请留意第57期《多维CN》、第54期《多维TW》,香港、澳门、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澳大利亚等其他地区各大书报摊及便利店有售。

您亦可按此 【订阅】多维月刊ipad版,阅读更多深度报道。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