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再被标签化的Zoom究竟是中企还是美企?

撰写:
撰写:

危中有机,疫情期间,一款网上视讯会议应用“Zoom”成为最大的赢家之一。这家2019年4月在纳斯达克上市的企业,在今年4月30日正式被纳入纳斯达克100指数。

过去四个月,Zoom在线人数从1月初的一千万攀升至5月初的三亿,股价也从70美元升至当下近140美元。与之相伴的是源源不断的争议,继此前Zoom因将部分客户数据分流至中国处理,遭至非议后,类似资讯安全的质疑便从未停止,更有不少人认为Zoom根本就是一家中资企业,将客户数据提供给中共。

Zoom: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不少人都以视像会议软件“Zoom”联系。图为4月8日以色列3兄妹以Zoom与祖母联。(Reuters)

遭多国限制?

仔细梳理后,4月期间围绕Zoom的争议,需要分为两个部分。

美国联邦调查局(FBI)以及27个州检察长办公室表示,Zoom缺乏端到端的会议加密,有时还有不请自来的客人闯入会议“zoom-bombing”,抢占共享屏幕控制权,并发布令人反感的内容。波士顿办公室上月已呼吁Zoom用户不要在公共或共享网域内进行视讯会议。

更详细的描述是,纽约市教育局发言人费尔森(Danielle Filson)发声明说,近日有部分Zoom用户举报,在举行视讯会议时被入侵,散布仇恨言论或分享图像,还有人大骂脏话或暴露身体。这类入侵网上会议的现象被称为zoom-bombing,基于此,正指示各级学校“尽快停用Zoom”。

据查,纽约市各级学校、美国国家航太总署(NASA)以及SpaceX先后宣布禁用Zoom。或许还有其他一些敏感机构做出决定,但公开明文禁用Zoom的美国机构并不多。

与此类似的情况是新加坡。早些时候时,据当地媒体报导,其中一起事件涉及在一堂未成年女学生的网上地理课程,课程画面出现淫秽图片,且有不知名男子发表猥亵评论。新加坡教育部随即暂停老师使用Zoom授课,然而又于4月13日取消了暂停学校使用Zoom的禁令,唯独教师被要求遵守新的安全措施,且Zoom的一些功能被修改和关闭。

新冠肺炎疫情下的商机 除Zoom外受惠的还有这些公司(点图了解更多):

+3
+2

欧洲的相关讨论并不多,主要是此前英国首相约翰逊(Boris Johnson)于Twitter发布一张照片显示他利用Zoom主持内阁会议,引发一定关注。而后曾一度有媒体称,英国国防部已暂停使用Zoom进行远程会议,但是国防部一方面否认该说法,另一方面表示从未使用Zoom进行高层安全会议,Zoom只是政府各部门之间的对话工具。之后,内阁办公室发言人又出面澄清政府立场:“在目前特殊情况下,维持有效沟通渠道非常重要,国家网络安全中心的指导原则显示,使用Zoom进行一般非保密性的对话没有问题”。

关于Zoom讨论得最激烈的是在台湾。新冠疫情爆发以来,各大学和多个政府部门都使用Zoom进行记者会、会议或教学。行政院长苏贞昌4月7日前往立法院接受质询,回应传媒提问“Zoom有安全漏洞,公务部门是否应全面禁用,以免机密外泄”时,苏贞昌说:资安(资讯安全)是最大的安全,政府一直都是非常戒慎小心,如果有任何资安疑虑,我们都有应对措施。

同日,台湾官方宣布,政府机构需禁止使用Zoom办公。台湾行政院资通安全处也发出公文表示,依据《资通安全管理法》,政府部门在资讯传递及安全防护等,都须依照相关规定处理,维护国家安全。台官方称,在特殊情况下,谷歌(Google)或微软(Microsoft)的应用程序是可以接受的。这些公司分别运营Duo和Skype服务。台湾教育部据此跟进,要求各级学校停止使用Zoom网上教学或开会,并建议采用Microsoft Teams、Cisco WebEx、Google Hangouts Meet等软件。

台湾此举引起各界议论。有人认为这是Zoom的“中国背景”影响到台湾资讯安全,也有人认为这只是台湾社会“逢中必反”的过度反应。

Google Meet(前称 Google Hangouts Meet)开放限时免费服务,予个人用户试用。(Google)

Zoom是否是中资?

那么,Zoom的“成分”究竟为何。

先看作为Zoom的创办人兼行政总裁、拥有公司22%股份的袁征。袁征1970年出生于山东泰安市,经历八次拒签后,终于在1997年抵达美国。袁征随后投奔华人朱敏、徐郁清夫妇创办的视频会议软件公司WebEx(网讯),成为公司最早的十几名程序员之一,历任工程师、工程师经理、高级工程师经理、总监、高级总监、副总裁。2007年,思科(CISCO)以32亿美元收购WebEx,袁征随后也进入思科,并被任命为工程副总裁。

2011年,袁征离开思科,带领几十位下属创立Zoom。袁征创业后,收到曾经的同事和上司的天使轮投资,经过一年多的开发,2012年8月,Zoom的第一版本成功发布。

自成立以来,Zoom公司藉四轮公开融资筹集了约1.5亿美元。其中2013年1月A轮600万美元;2013年9月B轮650万美元;2015年2月C轮3,000万美元,参与者包括李嘉诚、高通风险投资、杨致远、黄馨祥等;2017年1月的1亿美元融资,投资方则是红杉资本等风险投资公司。

这是个很典型的“硅谷故事”。第一个特色为创业,每当有一个新技术产生,就会有集发明家和创业者于一体的人将其带进市场,继而在持续的优胜劣汰竞争中胜出,袁征就是其中之一。他们不求向企业转让技术成果,而是自己设法创办高技术企业,将技术商品化。第二个特色是依靠天使投资人起步,这种类似于“赌博”的投资模式,更多仰仗投资者对创业者的信任,往往依赖于同事、导师、朋友、同乡、同一协会成员等关系。

第三个特色则是风险投资,这一直是“硅谷模式”的重要元素,风险资本家不仅向有发展前途的高技术公司提供必要的资金支持,而且还提供管理和技术方面的咨询,令这些新生的、具有科技优势的小公司得以建立、生存和发展。没有风险投资,许多极其出色的新观念、新思想、新产品就可能胎死腹中,得不到机会产生和壮大。

不论在家工作还是大学授课,不少人也选择了Zoom,令用户数在疫情期间暴增。(美联社)

Zoom可谓“硅谷模式”的典型,其在最短时间形成了良性循环。也即天使投资和风险资本用大量资金支持创业,而成功创业者又将创业所得拿来进行天使投资和风险投资,从而形成人才、技术和资本的循环,创新研究能力得到提升。

因此,Zoom成立于美国德拉瓦州,总部位于美国加州,其资金成分、创业过程和运营模式也是再标准不过的“硅谷模式”。因此,Zoom无疑是一家美国企业。

七成员工在大陆?

不过,Zoom也有颇浓的“中国元素”。

一直以来Zoom之所以被认为是中国企业,一个极大的原因在于Zoom在中国雇佣了大量研发人员。实际上,据 Zoom《募股说明书》显示,Zoom 在中国多个研发中心拥有500多名员工,而其在美国员工约为700余人,在中美之外另有200余人。

据Zoom财报显示,在截止2019年1月31日的财年中,公司研发支出仅为3,300万美元(营收3.31亿美元,净利润758万美元),也即Zoom的研发支出占营收比例还不足10%,这比其他商业应用程序开发商的份额小得多,一些规模较小的软件开发公司研发费用占比大概在40%以上;规模稍大一些的企业都将占到其收入的20%以上用于研发——低廉的研发成本,可谓Zoom的一大优势。

视像会议软件Zoom的安全问题备受关注,公司承认曾将部分客户数据分流中国处理。图为2019年4月18日Zoom在纳斯达克上市,袁征(中)与其团队在纽约拍照。(Getty)

根据招聘网站Glassdoor显示,Zoom美国总部所在的加州圣何塞(San Jose)地区,软件工程师职位平均税前年薪为135,977美元(约合100万港元),而北京软件工程师2017年平均年薪约为48,100美元(约合37.3万港元)。也就是说,500位中国软件工程师每年为Zoom节省约4400万美元的开支。

聘用远程工程师是公司战略的组成部分,实际上很多企业都采取了这种分布式工程布局,这是惯常做法,并不分国别。袁征的华人血统和中国成长经历令他更容易在中国组建一支庞大的研发团队。Zoom在其招股书的“风险因素”部分中就明确写道:我们的产品开发团队主要在中国,那里的人力成本比其他许多地区的成本都要低。如果我们不得不将产品开发团队转移到其他地区,那么我们可能需要承担更高的运营支出,这将对我们的运营利润率造成不利影响,并损害我们的业务。针对远程可能带来的隐私问题,Zoom很早之前便在文件中表明:“我们在中国有着众多开发者,这可能使我们面临解决方案或数据安全功能完整性相关的市场审查”。

Zoom亦表示,程式预设的传输资料数据中心是依照“帐户被创建的所在区域”,目前分为:美国、加拿大、欧洲、印度、澳州、中国大陆、拉丁美洲、日本与香港等区域。付费的Zoom用户拥有更多的传输资料选择权,免费用户则将被锁定在系统预设之区域,也即中国大陆以外之免费用户,其会议资料将不会透过中国大陆之资料中心传送。Zoom官方强调:位于中国大陆的会议伺服器与其他区域始终保持隔离状态。

实际上,Zoom于今年4月3日移除了位于中国大陆所有HTTPS通道之伺服器,以防止任何未预期的会议连线至中国大陆。不过,在如今“中美之战”的大环境下,围绕Zoom的争议并未停止,舆论也依然认为其政策有模糊空间。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