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验室病毒论不堪一击 特朗普如何将中国责任说进行到底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中国是病毒源头、病毒系中国武汉实验室合成泄漏、中国要对病毒在全球的传播负责,这些言论近来颇为流行,不是因为这些是事实,而是因为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轮番上阵发表相关言论。

《纽约邮报》(New York Post)5月5日刊登的特朗普专访显示,他称知道美国的情报机构仍在追查病毒源头是否来自中国武汉一个实验室,强调自己了解情报。此前5月3日特朗普在林肯纪念堂接受美国福克斯(Fox)商业新闻电视台采访。当被问及是否认为有足够的证据证明中国在新冠疫情的问题上误导了国际社会时,特朗普表示,他不认为这有任何疑问,并且重申他对北京试图将问题归咎于美军士兵感到“非常愤怒”。在疫情爆发的问题上,中国“犯了一个可怕的错误”,然后试图掩盖实情,而且迟迟不让美国专家和世卫组织专家入境。

此前4月30日特朗普在白宫记者会上说,他有看到过相关证据,证据表明武汉病毒研究所是新冠病毒的来源。此前4月27日特朗普首次就起诉中国表态说,“(索赔金额)要比1,600亿美元多得多”。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多次宣称中国是病毒源头。5月3日接受美国广播公司(ABC)主播拉达茨(Martha Raddatz)访问时,他表示,美国有清楚的证据显示新冠病毒源自于武汉病毒研究所,“我们握有很充足的证据证明新冠病毒源自于该研究所。”5月6日在国务院的记者会上他再次说:“有大量的证据显示,病毒来自实验室”,“我们不确定它是来自实验室还是从其他地方。有一个简单的方法来找出这个问题的答案:透明和开放。”

但是与特朗普和蓬佩奥说法相反的言论也不少,他们当中既有特朗普多次公开批评的世界卫生组织专家,也有美国盟国的研究人员,以及美国国内的顶级学者、官员。

美国专家官员公开唱反调

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马克·米利(Mark Milley)5月5日在五角大楼表示,目前没有定论,但已有证据显示,新冠病毒来自自然,并非人造。

作为美国十几个情报及安全机构的“总协调”,美国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4月30日发表声明说,美国情报界认同广泛科学共识,新冠病毒非人造或经过基因修改。

美国顶级卫生专家、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主任安东尼·福西(Anthony Fauci)5月4日接受《国家地理》(National Geographic)采访时对一些美国官员的新冠病毒来源说法提出反驳,称其是“迂回而无效的论证”(a circular argument),目前没有科学依据显示,新冠病毒是实验室制造的。

美国斯克里普斯研究所等机构参与的国际团队3月在英国《自然·医学》杂志上报告说,他们分析比对包括新冠病毒在内的多种冠状病毒基因组数据后认为,新冠病毒刺突蛋白的受体结合域与人体细胞的“血管紧张素转化酶2(ACE2)”受体结合效率之高,是人类基因工程所无法达到的。福西近期在白宫记者会上援引这一研究反驳“病毒人造论”。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梅尔曼公共卫生学院教授伊恩·利普金(Ian Lipkin)3月曾感染新冠病毒,他也是上述报告的联名作者,力证新冠病毒不可能是在实验室人工合成的。

2月18日,国际顶级27名科学家在《柳叶刀》上联合发表声明,反对病毒起源于实验室的“阴谋论”;美国《科学日报》近期报道说,一项对新型冠状病毒及相关病毒的公共基因序列的分析表明:没有证据显示该病毒是实验室制造的。美国生态健康联盟主席、疾病生态学家彼得·达什亚克(Peter Daszak)一针见血地指出,所谓对病毒来源于实验室的指控是“无稽之谈”。

病毒源头不一定在中国

中国武汉市登记报告的最早新冠肺炎患者发病时间为2019年12月8日,而美国新泽西州贝尔维尔市长迈克尔·梅勒姆(Michael Melham)4月30日表示,自己在2019年11月就已感染新冠病毒。检测结果也显示,他已拥有新冠病毒抗体。

美国加利福尼亚州一名县卫生官员4月22日表示,新冠病毒早在今年1月就已经开始在加州传播,比预想中早了好几个星期,早期死亡病例很可能被误认为是流感。法国国际广播电台网站4月22日报道,美国加州法医对3具尸体的样本检验结果显示,如果潜伏期在三到四个星期的话,美国西海岸新冠病毒传染早在今年1月就已存在。美国东北大学教授亚历山德罗·韦斯皮尼亚尼(Alessandro Vespignani)说,这不足为奇,病毒传播在1月底或2月初就开始了,而且是中国以外的传染病例。《华盛顿邮报》引述加州圣克拉拉县的卫生官员的话报道说,这3名死于新冠病毒的病人都没有去过中国。

医学期刊《国际抗菌剂杂志》网站显示,法国巴黎东北郊塞纳-圣但尼医院集团主持撰写的短篇通讯论文《新冠病毒2019年12月底已在法国传播》已于5月3日上线发表。论文指出,由于这一病例与中国缺乏关联,并且在发病前没有临近旅行史,这表明新冠病毒2019年12月底已在法国人当中传播,比2020年1月24日官方首次确诊病例早了近1个月。由此也可推测,在2020年1月期间法国或存在大量无症状感染者,他们造成了病毒的进一步扩散。

法国巴斯德研究所日前发布新闻公告称,该所的一项“法国输入性与早期传播病毒的溯源分析”研究显示,法国流行的新冠病毒来自于在本土已经流传的某个病毒的进化枝。这一研究成果已于近日以预发表的形式在美国生物学论文档案网发布。

一项最新的来自于全球7,600多名新冠患者的基因分析结果显示,新冠病毒去年晚些时候首次感染人类,并开始以极快的速度在全球人口中进行传播。这项由英国科学家团队进行的研究被发表在《Infection Genetics and Evolution》杂志预印版网站上,通过对全球研究人员公开的病例基因数据进行分析,确定了新冠病毒首次感染人类是在去年的10月至11月。

据加拿大《国家邮报》报道,该报从安大略省、魁北克省、不列颠哥伦比亚省(BC省)和阿伯塔省这四个大省获取的与新冠肺炎病例旅行地相关的数据显示,加拿大早期的新冠肺炎病例是来自美国,而非与中国的旅客或是去过中国的加拿大居民有关。

如果以上说法都属实,那便说明“欧美疫情爆发时间线需要前移,且移到比已知的中国疫情都更早”,乃至这说明未来研究方向需要朝欧美疫情有可能并不源于中国发展。

英澳等国回应人工病毒言论

伊恩·琼斯(Ian Jones)是英国雷丁大学生物科学学院的病毒学家。针对美国方面关于“新冠病毒来自武汉病毒研究所”的说法,琼斯明确表示“这不可能”。他说:“基因序列明确表明这是一种动物病毒,没有发现人为改造的任何记号。另外,类似的动物病毒以前就有过。毫无疑问,病毒来自动物。”

据澳大利亚SBS广播公司4月20日报道,悉尼大学专门研究传染病和生物安全性的爱德华·霍尔姆斯(Edward Holmes)教授表态,没有证据表明新冠病毒起源于武汉的实验室。

澳大利亚昆士兰州孟席斯健康研究所的传染病和免疫学主任奈杰尔·麦克米伦(Nigel McMillan)说,“到目前为止,所有证据都表明新冠肺炎病毒是自然来源的,而不是人为的。”麦克米伦强调:“人为改变基因序列是没有意义的,因为所有先前的证据都表明,它将使病毒变得更糟,实验室中不存在进行某些更改的系统。”

对于澳大利亚拉筹伯大学的流行病学家、高级讲师哈桑·瓦利(Hassan Vally)副教授来说,人为干预病毒的话题完全是割裂且毫无支撑的。他认为:“这种关于新冠肺炎病毒起源的其他阴谋论没有任何实质性内容。”“实际上,有证据支持新型冠状病毒的自然出现,初步的基因分型研究显示了该冠状病毒与其他蝙蝠病毒的关系。我们必须小心谨慎,不要以不负责任的方式为谣言添油加醋,利用全球危机攫取政治得分。”瓦利说。

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5月1日表示,没有证据显示引发新冠肺炎疫情的病毒来自中国武汉的实验室。“我们手头的资料并不表明这(武汉实验室)是(病毒)可能的来源。”

据日本媒体报道,有人假借本庶佑之名通过英语、印地语等语言传播“新冠病毒是人工制造的”等虚假消息,甚至恶意杜撰本庶佑具有曾在武汉工作的经历。2018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获得者、日本著名免疫学家本庶佑近日发表声明对此予以澄清。

此前1月31日,印度理工学院德里分校的研究人员在生物预印本BioRxiv 发表论文称新冠病毒特有基因插入片段跟艾滋病病毒(HIV)很像,不太像自然进化而来。近日路透社报道说,印度理工学院一篇论文对一些阴谋论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但已被撤稿。

英国《卫报》网站5月4日发表题为《“五眼联盟”反驳“新冠病毒出自实验室”说法》的报道称,英国情报部门消息人士说,目前没有证据表明新冠病毒泄漏自实验室。消息人士坚称,澳大利亚《每日电讯报》披露的一份指责中国掩盖疫情的“15页卷宗”并非来自“五眼联盟”(由英国、美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和加拿大组成的情报共享联盟)的情报。

继澳大利亚多名高官要求调查新冠病毒起源后,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左)也发声。图为2019年9月,莫里森抵美开启国事访问。(AP)

世卫专家言论

世卫组织卫生紧急项目技术负责人范凯尔克霍弗(Maria Van Kerkhove)在5月4日举行的例行记者会上说,从目前已获取的大量病毒基因序列来看,新冠病毒源自自然界,而且最初来自蝙蝠。

此前有美国官员称新冠病毒来源于实验室。世卫组织卫生紧急项目执行主任瑞恩 (Michael Ryan)表示,世卫组织没有收到美国政府提供的任何有关新冠病毒起源的数据或证据。“就像任何重视实证的组织,我们非常愿意接受任何声称病毒起源的信息。”

5月1日,世卫组织召开新冠肺炎例行发布会,针对关于新冠肺炎病毒是否来自武汉病毒研究所的质疑,瑞恩表示,已有许多科学家研究了新冠肺炎病毒基因序列,确信新冠肺炎病毒来自自然界。

+3
+2

没有源头论 何来责任说

随着研究的深入,基本可以看出,病毒来自自然界并非人工合成;虽然中国最早报告了新冠肺炎病例,但是新冠病毒不一定最早在中国传播,也有可能在法国等地早已传播,也就是说,即便来自自然界,也不一定是来自中国的自然界。

无论是在学界还是在政界,特朗普蓬佩奥提出的中国病毒源头论、病毒来自中国实验室的说法都不堪一击,很难站得住脚,不会被广泛接受。

特朗普蓬佩奥提出中国为全球大流行负责一说,有大选推卸责任的考量。其他国家是否有将责任推给中国的意愿和实力都很难说。中国病毒源头论是支撑起诉索赔调查中国的根基,在这一根基不稳的情况下,中国责任论还有多大的扩散能力亦未可知。毕竟各国都清楚,本国政府是本国疫情管控的第一责任人。问责中国不只涉及主权豁免的法律门槛,更重要的是考验公开同中国对抗的政治勇气。

大选年叠加疫情,中美关系注定不平静,美国有继续营造“对抗中国”的政治动机,也有不怕开罪中国的政治实力。特朗普政府会继续发挥中国病毒源头论、中国责任说,美国政府何时上阵起诉中国、何时制裁中国、会否同中国发生擦枪走火事件,都会视选情变化而有所变化。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