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复查改写疫情时间线 对华舆论很难180度转弯

撰寫:
撰寫:

中国早在2019年12月就通报了首个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病例,而美欧通报的首个病例都是在2020年 1月,部分美欧国家地方病例通报甚至出现在2020年2月或3月。但是,根据5月初多个国家医学专家的研究发现,或许从中国首次通报的那时起,新冠肺炎病毒就已经在全球传播开来。

法国疫情线前移至少1个月

最值得关注的是法国巴黎医院的研究人员5月3日在医学期刊《国际抗菌剂杂志》(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Antimicrobial Agents)网站发表的标题为《新冠病毒2019年12月底已在法国传播》的文章。该文章显示,研究人员选取了14个在2019年12月2日至2020年1月16日期间因类流感疾病(ILI)入住重症监护室的病例,并将其鼻咽拭子从零下80摄氏度的冷藏环境中取出,于今年4月6日到4月9日重新进行新冠病毒核酸检测。结果发现一名42岁法国男子的样本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

2020年4月16日,法国总统马克龙(左一)与七国集团领导人在巴黎爱丽舍宫举行的关于病毒的视频会议上发表讲话。马克龙认为,中国在处理新冠肺炎疫情过程中“存在灰色地带”。(AP)

该男子居法多年,职业为鱼贩,从未到过中国,最近一次旅行是在2019年8月前往阿尔及利亚。他于2019年12月27日到急诊室就医时被收入重症监护室并进行抗生素治疗,后因病情好转于2天后解除重症监护。文章作者之一的重症监护室医生科昂(Yves Cohen)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他或许是零号病人,或许别的地区还有病人,应该对所有原先针对流感和其他冠状病毒的PCR测试阴性结果进行重新检测”。

法国官方首次确诊病例的时间是2020年1月24日,如果该文章所做研究属实,那么这就可以说明新冠肺炎病毒早在2019年12月底就已经开始在法国传播,比官方公布的时间早1个月。法国传染病学教授布肖(Olivier Bouchaud)认为,根据目前已知情况,法国第一例新冠肺炎病例的确出现在 12 月 27 日。

对此,世界卫生组织(WHO)认为,法国这一发现并不令人意外,其他国家也应该对任何早期的可疑病例展开调查。

不单是法国,当前疫情最为严重的美国,疫情时间线也在发生变化。

美国疫情线最早指向2019年11月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5月5日称,芝加哥地区计划对早在去年11月因心脏病发作和肺炎而死亡的病例进行复查,时间最早将追溯到2019年11月,预计复查将持续约1个月的时间。目前芝加哥地区已知的首例新冠肺炎死亡病例发生在3月16日。

新泽西州贝尔维尔(Belleville)市长梅勒姆(Michael Melham)4月30日曾表示,他检测发现自己拥有新型冠状病毒的抗体,并称认为自己是早在2019年11月就已感染新冠肺炎。

根据《今日美国》和《棕榈滩邮报》5月5日报道说,佛罗里达州171名新冠肺炎患者在2020年1月就出现了相关症状,这比该州官方报告的首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出现时间(3月1日)提前了2个月。这些患者均无中国旅行史,其中103人甚至没有出国旅行过,有3名来自该州的棕榈滩县,但该县直到3月13日才第一次报告了两例确诊病例。

该州卫生官员在2019年12月31日至2月29日期间记录了至少170位报告有新冠肺样症状的病人,他们当中的4成人没有任何和新冠肺炎病人接触的记录。至少26人在2019年12月末或者2020年1月就已经感染新冠肺炎病出现相关症状,其中8人无任何旅行史,也无任何和感染者接触的记录。

在加利福尼亚州,一些初步调查也显示,首例病例的时间也早于官方公布的时间线。据《纽约时报》4月24日的报道,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圣克拉拉县政府公共卫生部法医部门对2月6日和2月17日该县病逝的两名死者进行了尸检,新冠病毒检测结果呈阳性。也就是说早在2月6日就有人死于新冠肺炎,这比美国此前公布的首例新冠死亡病例出现时间(2月29日)提前了20多天。

从以上法国和美国地方病例的复查可以看出,一些新的调查数据呈现了和之前判断完全不同的信息,有可能改变全球疫情时间线。

那么,这种疫情时间线的调整或者“前移”,能否改变当前西方个别国家对华舆论攻势?或者让全球围绕新冠肺炎疫情的舆论战发生180度的大转弯?

目前来看,这种可能性比较小。

其实,法国和美国地方的这些医学专家的最新研究动态和结果,只是进一步验证了之前一些权威机构对意大利疫情时间线的判断。比如,早在3月末4月初,意大利14家研究中心联合发布了一份题为《COVID-19病在意大利伦巴第大区爆发的早期阶段》的研究报告,称新型冠状病毒早在2020年1月1日就开始在意大利伦巴第大区传播。当时,英国《自然》杂志也刊文称,新冠肺炎疫情在被发现前,已在意大利发展了数个星期。

然而,欧洲的这种疫情调查数据被美国选择性忽略。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甚至一度将矛头对准欧洲,认为欧洲未能尽早执行旅行禁令,导致疫情蔓延至美国。纽约州州长库莫(Andrew Cuomo)4月底也曾表示,该州新型冠状病毒菌株来自欧洲,而不是中国。

借助庞大的舆论宣传机器,尤其是大选年各种竞选策略的包装,美国保守派成功将中国塑造为世界的“敌人”。无论疫情时间线如何前移,或者病毒认知如何更新,美国政客大多不愿直面现实,尤其是选举政客,只会借疫情持续对病毒进行政治化的包装。而且,从目前的舆论效果来看,他们的对华舆论包装的确有效。

《华盛顿邮报》5月5日一篇专栏文章说,特朗普不是唯一指责中国的人,美国民众也愈发将矛头对准中国。美国哈里斯民调中心(Harris Poll)4月民调显示,多数民主党人和共和党人认为中国未能及时提供病毒信息。4月末,《经济学人》和YouGov联合发布的民调显示,多数美国人甚至相信新冠肺炎病毒来源于武汉实验室,尤其是共和党选民当中,近7成人持此观点。

所以,疫情时间线的调整很难改变西方民众对中国在疫情中角色的定位,也很难让西方民众对华认知发生大的改变。毕竟对于西方政客来说,新冠肺炎疫情造成的伤害是经济的、社会的、体制性的、甚至是地缘战略性的。谁是零号病人,对他们来说并不重要。或者谁是真正的零号病人,可能最终都无法确认。对他们而言,疫情只是用来负面包装中国、升级对华博弈、谋求个人国内政治利益的又一个工具而已。

推荐阅读: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