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渡孟晚舟仍在继续 美国对华为的态度要改变了吗

撰写:
撰写:

5月6日到8日间,美国商务部消息人士传出的信息让很多人感到震惊:根据这份迅速被多家权威财经媒体转述的情报,该机构已拟定一份新规定草案,意在允许美国公司与此前饱受针对的中国华为技术有限公司合作,以此让美国企业参与制定第五代移动通信技术(5G)网络标准的进程。

相比中美贸易战自2018年3月爆发后,美国对华为与5G问题呈现出斩尽杀绝、瞠目相见的姿态,美国商务部此举乍一看是令人惊诧的。美国似乎要在5G等领域呈现180度的大转弯,可实情真的如此吗?在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晚舟仍被羁押在加拿大,等待6月15日的最新安排;加拿大当局亦避免此案查办进程“泄露国家机密”之际,这个问题的答案可能是不言自明的。

华为究竟有多少话语权

根据路透社等媒体报道、分析的结果,观察家们应该可以很快能冷静下来。因为美国商务部此举终究只是对美国企业放行,以免其在2019年将华为公司列入“实体名单”的行为继续伤害美国企业的利益。

根据美商务部2019年5月颁布的禁令,美国工程师即便是在国际大会上与华为的工程师寒暄,都属于非法行为,更不用说与对方商讨5G标准的各种具体细节了。这种“一刀切”的做法无疑损害了美国在5G研发领域的存在感,在华为研发能力于近年来上升之际,更有此消彼长的实际问题。

就当前国际市场的格局来说,华为已经是通讯、云计算、物联网等领域的规则制定者。华为身为全球最大电信设备商,在四百多个标准组织、产业联盟、开源社区等担任重要职位。该公司还在第三代合作伙伴计划(3GPP)、美国工业互联网联盟(IIC)、电气电子工程师学会标准协会(IEEE-SA)、宽带论坛(BBF)、欧洲电信标准(ESTI)、云原生计算基金会(CNCF)等重要组织担任领导职务。

目前,5G标准制定是通过3GPP标准组织来推动的。华为从第三代移动通信(3G)时期开始就是其中重要一员。华为公司的工程师为参与3GPP制定接入网(AN)物理层协议,频繁来往于世界各地参会,其首席代表的年出差里程竟达25万公里,华为还在2018年派出一千七百多名工程师与雇员参加各种标准组织的会议,是高通派员的两倍以上。

巴尔是美国第85任司法部长,2019年11月13日时,他写信给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CC),称“华为与中兴不能被信任”。(Getty)

此外,华为方面也积极向国际组织提交标准提案,仅在2018年一年,华为就提交了超过5,000份标准提案。在个别5G技术领域,华为甚至提交了近两万个标准提案。在2016年时,华为主推的“极化码”(Polar code)5G编码方案也击败了高通方案,这种从技术到细节的高强度介入,让华为在2018年后也逐渐成为国际通信标准界尤其是5G技术的规则制定者。

随着华为公司的迈尔(Georg Mayer)在3GPP组织2019年的第83次大会上战胜了高通的霍尔(Eddy Hall),当选了3GPP三大技术规范组之一的系统架构网(SA)小组主席。美国斯普林特、美国电信和美国公共安全无线宽带网等企业的技术人员也因为当局“制裁华为”的举动,不敢出席此次大会并与中国同行接洽,这一系列信号也被外界视为华为在技术领域上压过对手的关键标志。

的确,美国试图对华为展开技术封锁,但目前全球在5G通信领域具备竞争能力的电信企业没有一家美国公司,虽然华盛顿方面曾传出过让瑞典的爱立信(Ericsson)和美国思科(Cisco)公司和美国光纤通信厂商Ciena三家合并,“对抗华为”的方案;到2020年2月,美国司法部长巴尔(William Barr)甚至怂恿思科购并爱立信以及芬兰的诺基亚(Nokia)。但这些方案没有一个能被付诸实际。

此外,中国在5G信号频段上的选取也让美国感到了致命的压力。中国选择了全球大多数国家都使用的6GHz以下,3GHz到4GHz间的中低信号频段,即“厘米波”。美国则不然,该频段的信号长期以来被美国国防部控制,用于军事用途,不对民间开放。这迫使美国研究24GHz至600GHz间的高频信号频段(即“毫米波”)用于5G通信。

高频毫米波传输距离短、穿透效果弱,美国在2019年部分地区试点的“5G”通信因此成效不佳。到2020年2月,随着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CC)通过新计划,建议美国政府用97亿美元买回卫星公司使用的3.7GHz至4.2GHz 频谱,重新对电信公司拍卖,用于5G网络建设,这意味着美国长期以来坚持的“毫米波”5G方案已现破绽。美方更需要在“厘米波”方案上和中国企业多“交流”一番。

至此,在5G标准制定和研发上,美国已经处于劣势。在美国技术企业和工程师因为本国的技术壁垒继续处于不利地位,且美国不能单方面从技术层面上改变华为的话语权时。如果继续放任2019年5月的旧方案,让美国工程师继续丧失存在感,这对于仍希望取得5G主导权的美国是不可接受的。

为避免局势进一步恶化,美国商务部至少需要先让美国工程师能不受限制的参加国际会议,为美国在未来的5G标准,尽力从占据压倒地位的中国同行那里争取一些话语权。

美国的态度怎会生变

很显然,即便美国商务部对华为暂时松口,这种“宽限”也仅限于让美国企业不至于在未来的5G标准会议中说不出话,以致为中国所乘。说到底,这种行为只能算是美国当局为保护产业免于“加拉帕戈斯”化的自救之举。美国的态度并没有生变。

也就在4月时,包括鲁比奥(Marco Rubio)、英霍夫(James Inhofe)和科顿(Tom Cotton)在内的六名知名对华鹰派人士也就此事站了出来。他们联名致函美国商务部长、国务卿、国防部长和能源部长,表示需要发布新规,保障美国参与5G标准制定不受限制。

曾在2019年计划在无线工业投入2,750亿美元用于建设5G网络的美国高层可能也看到了这种不安的现状。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曾在发布5G战略部署计划时说,美国在5G竞争中“必须赢”,他要求“不能让任何国家在这一强大的未来产业里胜过美国”。因此,尽管到5月7日,美国商务部对于这一草案的传闻仍避而不谈,但其真实性已经越来越强烈了。

海拔5,200米的珠穆朗玛峰登山大本营,业已成为全球海拔最高的5G信号覆盖区域。(新华社)

事实上,5G标准选择的问题在美国以外的大国正在引发波澜。环顾美国之外的世界各大国家,尤其是欧洲国家,外界似乎可以发现一个尖锐的信号,即尽管美国对中国5G技术言辞激烈,少数欧洲新兴国家,如捷克、波兰等也随之起舞,但欧洲主要国家则不然,在这其中,德、法、英等国的做法与态度是明显的。

在德国,该国已经在4月下旬传出消息,称该国乃至欧洲最大的电信运营商德国电信(DTE)已经知会该国内政部,称“将加强与华为的合作”。在英国,该国已经在2020年1月决定,华为可以加入英国未来电信网络的“非核心部分”,其参与的比例不超过35%。同理,法国也在5G与华为问题上采取了相近的立场。

考虑到华为从某种意义上已经掌握了未来5G技术的标准和规则,可以想象,欧洲国家不会轻易冒着逆未来科技发展方向的风险,跟着美国对华为和中国标准说“不”。相比之下,留给美国技术和标准的空间就变得可虑了起来。

当然,美国仍然具备足够的商业力量,他的部属也仍旧众多。美方即便面对华为在5G领域的压倒性地位,但他终究不会轻易接受现状。

也就在5月5日,在全球科技和电信领域具有重要地位的微软、谷歌、IBM、思科、美国电信、威瑞森(Verizon)、英特尔、高通等31家公司宣布结盟,共同成立“开放无线接入网政策联盟”(Open RAN Policy Coalition)。该组织的首脑是2019年12月刚刚辞职的美国国家电信和信息管理局(NTIA)首脑里纳尔多(Diane Rinaldo)。随着里纳尔多先否认该组织不为了解决“特定公司”所带来的忧虑,又承认该组织旨在“防止任何一家公司主导市场”,美方的应对目标就很突出了。

可见,美国市场希望得到华为的技术,因为这能显著的降低本国5G网络建设成本,但同时美国也不希望华为主导市场,这种对立而统一的心态让美国企业与其合作伙伴走到了一起,也让美国商务部拿出了一份看似态度转变,实则不然的草案。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