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析疫情近来最大看点:美国源起论

撰写:
撰写:

《纽约时报》于5月5日刊布一篇文章,展示了该媒体对美国各州因新冠病毒肺炎逝世病例真实规模的梳理及统计(What Is the Real Coronavirus Toll in Each State)。

该统计以美国疾控中心(CDC)所公布的、包括美国各州新冠病毒肺炎疫情(COIVD-19)总数在内的“全死因人数”(deaths from all causes)为基准,试图梳理出疫情真正造成的死亡规模,并且将之与往年数据的“正常水平”相对比,最终得出推论:此次疫情在美国所造成的真实死亡人数,比现有统计人数(截至北京时间5月8日已超过77,000人)约多一万人。

相关阅读:【新冠肺炎】美国实际死亡人数或比官方数字高出1万

不过,《纽约时报》所赖以得出其推论的数据,也显示美国直到3月中旬之后才开始经历远超往年的大量死亡病例。倘若该数据统计准确且没有疏漏,那么,新冠病毒(SARS-CoV-2)才开始在美国真正大面积传播。

近来,美国肺炎疫情“冠绝全球”,越来愈多研究报告和事态发展显示欧美疫情可能早于去年11月、12月便已存在社区传播的情况。这也让部分人士得出“美国才是新冠病毒源头”的结论。

然而,这类“结论”其实与美国政府所断言的“病毒源于中国”一样,只是尚待证明的推论;其次,其推论的逻辑也是不够严谨的。

欧美疫情早于中国疫情?

先看下“病毒美国源起论”的基础,也即“欧美疫情早于中国疫情”。

综观最近从欧美各地医务人员及专家传递出的讯息,如果这些讯息可被确认,那么欧美的疫情时间线就有需前移,且或有需前移至早于中国目前已知的潜在病患之通报日期(12月1日)。

相关阅读:

本土确诊日期大幅提前 芝加哥将复查11月流感死亡病例

【新冠肺炎】美国首宗死亡个案或比官方公布更早出现

美国一市长称去年11月曾感染新冠病毒 如今已拥有抗体

【新冠肺炎】法国12月已出现本地病例 曾被诊断为肺炎

【新冠肺炎】病毒或早于12月开始传播 世卫促调查早期疑似个案

可是即便如此,人们所能得出的阶段性结论也仅是“欧美疫情或许更早爆发”,而非“欧美疫情早于中国疫情爆发”。若要单靠疫情时间线证明“欧美早于中国”(这本身就不够严谨),那么也需进一步翻查中国早期病例。

目前确切的讯息是,中国首例病患于12月1日发病,且该患者与武汉华南海鲜市场没有直接关联(根据武汉市金银潭医院副院长黄朝林等人在《柳叶刀》刊布的文章)。倘若该位病患确为中国首例,而欧美又有11月甚至更早确诊的病例,那么“欧美疫情早于中国疫情”就是一个合理推论。

但也仅是推论,并非定论。这个推论能助我们进一步调整关注和研究方向,就绝不应该成为舆论攻讦的“弹药”。

5月6日,特朗普在白宫与艾奥瓦州长Kim Reynolds会晤时与记者对谈。(Getty)

纷纷扰扰的“美国源起论”

至于“病毒最初源于美国”的说法,既有正面线索,亦有反面线索。

关于正面线索,除了上文提及的各医务人员声称早在12月乃至11月就有疑似病例以外,当下颇具说服力的另有二点。

其一,位于美国马里兰州德特里克堡(Fort Detrick)的P4级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院(USAMRIID)近年来负责研究有关伊波拉病毒以及妥拉血病、鼠疫及委内瑞拉马脑炎病源菌。2019年7月,该研究院生物安全级别第三级及第四级的工作因安全检查“不过关”而被关闭。当年6月底7月初,距离该研究院80公里外的马里兰州最大城市巴尔的摩某社区曾出现未知呼吸道疾病,造成2人死亡及数十人入院。而后待得同年10月,有传美国前往武汉参与世界军人运动会的军人中,有人曾在德特里克堡受训。今年3月27日,该研究院恢复工作,根据美国陆军医学研究与发展司令部(USAMRDC)一个Facebook帖文的内容,USAMRIID现时正研究SARS-CoV-2新冠病毒,研究人员致力于研究潜在疗法,以及病毒的复制和纯化,以备将来测试。

相关阅读:美国被曝去年7月曾现不明原因致命呼吸疾病 症状极似新冠肺炎

USAMRIID是美国六所BSL-4(P4)级生物安全实验室之一,也是六所实验室中唯一隶属军方的实验室。(Getty)

近来不少人就此推论,该研究院可能是此次COVID-19疫情的源头。然而,“病毒源于实验室”的说法已经被越来愈多的科学家所驳斥,且该推论有太多的逻辑跳跃,纵使值得关注,但在有进一步信息确认以前,更像是一个有明显牵强附会的阴谋论。

其二,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PNAS)4月8日刊登一篇由英国剑桥大学遗传学家福斯特博士(Dr. Peter Forster)及研究团队撰写报告,他们分析最先被排序出的160位人类病例之病毒基因组(取自2019年12月24日至2020年3月4日期间),勾勒出新冠病毒最初的传播路径,发现病毒曾有多次异变。其中最古老的A系病毒主要出现于美国及澳大利亚病例,有在武汉病例出现却并非武汉病例主体;B系病毒则是由A系病毒经过两度异变后产生,包括武汉在内的东亚地区样本大多都是B系,而在东亚地区以外,则极为少见;C系病毒则是B系的直系变种,在法国、意大利、瑞典及英国的早期病例样本上都有找到,属欧洲的主要类型,同时亦有在香港、新加坡的病例中出现。

相关阅读:【新冠肺炎】研究报告指病毒有三个世系 东亚、美国、欧洲各不同

有人据此推论出“美澳 - 中国/东亚 - 欧洲”的疫情发展路径。然而,首先该批病毒基因组样本仅有160份,并没有足够的说服力,有待进一步科研结果辅佐证实。其次,该推论也无法解释为何美国在3月份之前并没有大量病患。

剑桥大学研究团队对160份病例样本基因进行了研究及排序。(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官网)

要知道,根据各国所统计的情况,每六位感染新冠病毒的患者中便有一人是需要接受医院治疗的重症患者,而每六位重症患者中便有一人病逝。人之将死都是会求医的,这也就是说,除非某国有意隐瞒其医院收治的情况,且有能力不让外界看出任何端倪,否则疫情是遮掩不住的。

这也就牵涉到“美国源起论”最大的反面线索:《纽约时报》5月5日的该份“全死因人数”统计。

倘若该统计结果准确反映实情,那么美国直到3月中旬为止,都并没有经历远胜于往年平均水平的死亡病例。这纵使无法排除“病毒有可能源于美国”的可能,却也确切地说明,病毒直到3月中旬才开始真正在美国大面积传播。而美国疫情之所以“冠绝全球”,肯定与其大量国民堪称愚蠢的态度有关,却不能断言是因为“源于美国”。

推论不能等同于定论,讨论病毒源头尤需严谨态度。病毒的源头尚待科学家确认,最终结果要待数月数年乃至数十年后才能确定。毕竟2002-2003年SARS疫情后,科学界直到2017年才最终确定SARS病毒来源。如今我们所掌握的现有信息,既无法证明“病毒源起于中国”,更不足以证明“病毒源起于美国”。可是,各类“病毒源头论”、“实锤”、“重磅消息”却已经在网络盛行,乃至到了以讹传讹的地步。

值此时,无论是总统、国务卿、外交部发言人,还是主流媒体主持人/记者、有影响力的公众人士,乃至在网络上公开留言的普通人,就绝不应刻意或无意的令自己的言辞成为舆论攻讦的“弹药”。

当然,在现实世界中,疫情的研究过程无可避免地会被政治和各方利益所影响,各界人士在关注疫情的同时,也应对此有所警觉。那么,通过梳理现有各方面研究结果和关键人物表态,便可以让我们在面对混杂的信息时,更好地甄别各信息的可靠性。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