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危险的胜利日大阅兵 白俄罗斯何以逆俄美而行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5月9日是二战欧洲战场的胜利日。2020年的“胜利日”却因新冠疫情的蔓延而大不一样。在俄罗斯、美国、英国、法国等大国,阅兵、游行以及其他大规模活动已因故取消。即便是最看重“胜利日阅兵”的俄罗斯,莫斯科方面也仅以飞行表演应对。

在一片低调风潮中,仍有逆疫情而动,冒着大范围感染的风险大搞阅兵的国家,这就是目前在948.5万人口中有两万人染疫的白俄罗斯。在中、俄已经明确表示不派员参与,独联体各国也因故无意参加之际,这场孤独而盛大的庆典令人费解。

不过,在明斯克的官方学者宣布此举旨在证明“白俄罗斯是二战胜利战士的继承人,且“没有失去战斗精神,不会被打败”之后,环顾白俄罗斯的国情、政情,外界多少能理出些头绪。

目前,白俄罗斯的疫情已经成为世界卫生组织(WHO)盯防的对象,WHO在4月10日宣布白俄罗斯已进入社区传播阶段,4月29日,联合国驻白俄罗斯常驻协调员亦宣布该国疫情恶化。到5月1日,WHO又建议白俄罗斯应“立即采取措施”。

作为对照,与白俄罗斯同在2月末、3月初进入防疫状态,人口四倍于白俄罗斯的波兰目前染疫人口约为1.53万。这种反常与该国自3月中旬以来的“抗疫”行动有很大关系:白俄罗斯业已成为全欧洲唯一一个没采取大规模隔离、封城措施的国家,白俄罗斯总统卢卡申科(Alexander Lukashenko)为首的该国高层又采取了相反的措施。

卢卡申科曾称白俄罗斯人可用“伏特加和桑拿”等“民间疗法”治疗新冠;3月16日,他又在演讲中鼓励该国民众“下地干活”、“开拖拉机”,拖拉机和田野“将治愈所有人”;3月28日,他还亲自参加比赛,称“冰上运动比任何抗病毒药物都要好”。

在俄罗斯及独联体国家,重大节日的阅兵行动是必不可少的行动,图为2019年11月7日时,身穿二战时期红军冬装的俄罗斯士兵参加纪念1941年红场阅兵的活动。。(美联社)

到4月13日,面对白俄罗斯在3月31日出现第一例死者的情况,卢卡申科甚至还在一次演讲中称“白俄罗斯没有人直接因新冠病毒而病死,死者只是死于各种慢性病”。

在上意怂恿之下,白俄罗斯的其他政要也积极活动,不仅宣传“封城”和戴口罩用处有限;也积极打击相关舆论。

白俄罗斯外长马克伊(Vladimir Makei)在4月10日接受记者采访时,即称“全面隔离不会让白俄罗斯免于感染者的增长”;其卫生部副部长博格丹(Elena Bogdan)也称该国虽难免“患者增加”,但“白俄罗斯的情况已得到控制”。到5月6日,白俄罗斯外交部还连夜驱逐了两名报道疫情的俄罗斯“第一频道”新闻记者,称两人“报道不实消息”。

白俄罗斯国防部也在4月中旬早早确定了“胜利日游行的准备工作仍按计划进行”,更强调“到目前为止,一切正常”。这种大环境也催生了白俄罗斯其他政治活动的如常运转,也就在5月8日,白俄罗斯议会下院已通过决议,确定该国总统大选将在8月9日举行,而卢卡申科本人将有较大概率再次连任这一职务直到2025年。

于是,尽管包括俄罗斯在内的多国都对白俄罗斯应对疫情的方式颇有微词,但这并不能妨碍明斯克当局逆疫情而动,冒着引发大规模感染的风险举行所谓“胜利阅兵”,而其结局也应可想而知。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