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外交不只是针对蓬佩奥的“辟谣大会”

撰写:
撰写:

中美围绕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的舆论战,是当前国际社会的焦点。以美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为核心的反华政客,在全球掀起了病毒源头问题、中国应对疫情的失误、中国信息和数据的透明度、世卫组织和中国的关系,以及针对中国的追责和调查呼吁等等问题的关注。

从中国外交部每日例行的记者会,就可知国际舆论对此讨论之多、兴趣之大。

根据官方通稿,5月6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共回答媒体提问18个,其中关于中国是否接受病毒起源调查、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对中国的抨击威胁等问题的回应有6个,占到1/3。

5月7日,华春莹回应的9个问题之中,有6个都和蓬佩奥对中国的质疑、关于病毒起源武汉实验室的西方言论有关,占到大部分的篇幅。

5月8日,华春莹回应的12个问题之中,也有5个和蓬佩奥、美国务院发言人奥特加斯(Morgan Ortagus)针对中国的言论有关,外交部再次对病毒源头问题、中国反应速度问题以及武汉P4生物实验室问题等等一一反驳和辟谣。

华春莹本人在8日表示,“这段时间外交部例行记者会基本上成了蓬佩奥先生谣言的辟谣场所。”华春莹还再度拿出中美应对疫情的时间线,并表示“事实一清二楚。其实我特别不想做这种对比,但是你们媒体记者老逼着我做这样的对比”,显然语带无奈。

湖北武汉海鲜市场一度被认为是新冠病毒起源地,然而相关的研究仍没有结论。(AFP)

从疫情初期到现在,质疑中国的焦点几乎从未降温。其实,美国关于病毒起源的“阴谋论”根本缺乏证据,甚至连美国自身的情报机构都无法支撑其说法,推卸责任的目的再清楚不过。然而中美舆论战仍然焦灼,足见美国在国际舆论上的影响力。

这段时间,无论是中国驻各国的使领馆人员,还是外交部的新闻司,都不断在辟谣和反驳的舆论循环之中。尽管事实清晰、有理有据,但这种被动地回应问题的模式,终究处在舆论的“守势”,不足以扭转这场中美疫情舆论战的风向。

美国卫生专家、情报部门甚至是盟友的否定,都没能阻止蓬佩奥和美国其他反华政客散播关于病毒的阴谋论,这种投机政客在美国执掌外交的情况,至少说明两个问题。第一,美国的政治和外交进入新的常态,彻底打破了大国外交严谨负责的形象,会继续用公然散播谎言和谣言的方式达到政治目的;第二,美国全球影响力巨大,各国都不得不去适应这种新常态,当前美国把中国作为最大战略对手的形势下,这种突破底线的外交攻击将更多针对中国。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此前关于病毒源头的言论,可算是中国外交的一种新尝试。(中国外交部)

基于这两点,可知中国以“守”为主的舆论策略必然不够,在舆论战中需开始转“守”为“攻”。一方面,中国仍然要保证中美关系基础的稳定,比如中美经贸谈判团队仍然在履行贸易协议的方面保持沟通,中国在复工复产之后将经济恢复的红利继续外溢;另一方面,对于蓬佩奥式政客的攻击,外交和舆论方面都需要更主动、更有力的方式面对。在维持不干预他国内政、不编撰阴谋论的前提下,中国外交有必要寻找新的办法和手段。

中国的外交和媒体已经做了不少尝试——比如华春莹在8日在驳斥武汉实验室是“病毒源头”时,主动抛出了美国才是拥有最多P4实验室的国家、且生物实验室安全性问题已经构成巨大风险的问题;中国官媒近来痛斥蓬佩奥和美国民粹领袖班农(Steve Bannon);更早前,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个人推特(Twitter)上抛出了病毒起源是否和美军有关的问题,虽然引起西方舆论的巨大反弹,但不失为是中国外交以“攻”为“守”的一种尝试,这种思路对应对不按常理出牌的美国,恐怕是有必要的。

即便如此,从蓬佩奥不遗余力的抨击产生的舆论效应来看,中国外交在应对这种舆论战时,仍然存在弹药不足、渠道不够、分寸拿捏上的缺位和短板。更多时候,中国只能依靠不厌其烦的反驳和释疑,来应对美国眼花缭乱的舆论利器。未来,要提高中国的话语权,除了被动“答题”,中国也必须能够主动“出题”。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