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外交的三大转变 北京比以往更懂与国际沟通

撰写:
撰写:

5月9日,中国外交部官方网站刊发题为《美国关于新冠肺炎疫情的涉华谎言与事实真相》的长篇文章,指责美国一些政客和媒体为转移国内应对新冠肺炎疫情不力,编造了各种匪夷所思的谎言。 

自新冠肺炎暴发以来,中美在舆论上的较量愈发白热化。中国外交部5月9日的长文可以看成是对美国的又一次反击。 中国外交部的激烈回应引发了外界的关注,尤其是西方媒体认为中国外交部越来越“战狼化”。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此前关于病毒源头的言论,可算是中国外交的一种新尝试。(中国外交部)

法国《观点》周刊一篇文章指出,自新冠病毒疫情开始以来,没有一天不会听到中国外交官在网上或在媒体上引发波澜。

《纽约时报》4月曾发布的一篇名为《中国“战狼”外交引发愤怒》的文章就提到,部分发言人咄咄逼人的表现是在维护中国形象和攻击他人方面采取了更激进的策略。 从中美近两年的舆论博弈看,中国外交部的发言确实越发强硬。但北京的“咄咄逼人”也呈现出了一些变化。与以前相比,北京更懂得如何与西方社会沟通。

首先,中国外交部的发言人除了在例行记者会上发声之外,还会在西方的社交平台上进行表态。

此前中国外交部的发言平台主要是在外交部的例行记者会上,该国发言人就中国立场会对各个记者的疑问进行回答。但随着中美之间的舆论战越发激烈,中国外交部扩展自身的发言平台,从中国外交部的例行记者会发展至西方的社交平台——推特(Twitter)。目前,中国外交部的外交部新闻司司长兼发言人华春莹、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等都在推特上拥有着自己的个人账号。

其中华春莹是在2019年10月时入驻推特,并在推特账号上分享着中国在各项问题和事务上的表态与政策。疫情爆发之后,她发布推文(Tweet)的次数越发频繁,几乎每日都会对美国指责中的内容做出直接的反击。例如,她在3月20日连发6条推特,回应近日美国的指责,与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奥特加斯(Morgan Ortagus)在推特上展开了骂战。

还有4月27日,针对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指责中国隐瞒疫情的论调,华春莹发推文反问:到底是谁在散布假消息?共和党参议院全国委员会和“灰色地带”(美国一家独立新闻网站)披露得还不够清楚吗?

蓬佩奥近日又在推特上煽风点火,声称应该对中国展开调查。华春莹立即在推特上反击,为什么不请美国专家去查明新冠病毒最早在美国何地开始出现的呢?” 

回击完了蓬佩奥,当晚华春莹又发推文对白宫贸易与制造业政策办公室主任纳瓦罗(Peter Navarro)指责中国向美国出口“假冒伪劣检测试剂”的言论进行反击,连发三问:“这是著名的‘罗恩·瓦拉’说的吗?假检测试剂盒?囤积个人防护装备?”

作者注:罗恩・瓦拉(Ron Vara)乃纳瓦罗为了以“客观”方式陈述自身观点,而创造的一个虚拟的专家身份,世间并无“罗恩・瓦拉”这位“中国专家”。 

要知道,推特是西方政治圈里最有影响力讨论平台,就连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也将他自己的推特账号作为主要的发声工具。

各国重要大使及外交部发言人主动入驻到此平台无疑是中国外宣的一大进步,这样的转变显然有利于中国提高自身在国际的发言权,更能够防止部分西方媒体有意或无意在报道中国事件时出现的断章取义行为。

其次,中国驻各国大使积极借助各国媒体平台发声。自中美贸易战开打之后,中国驻海外的大使们开始阶段性的接受着各国主流媒体专访,借机向外阐述中国在经济上的方向和政策。此次新冠状病毒疫情爆发之后,这样的情况更是频繁出现,中国各个驻外大使纷纷出面发声。最近的一次便是在4月28日,中国外交部副部长乐玉成接受美国主流媒体全国广播公司(NBC)的专访。在专访过程中,乐玉成表达了中方坚决反对有罪推定式的国际调查,反对把国际调查政治化、对中国搞污名化的主张。

同一日, 驻英国大使刘晓明也接受了英国广播公司(BBC)著名的访谈栏目《尖锐对话》的在线专访,就美国对中国信息不透明的指责阐明立场,澄清事实。

崔天凯也分别在3月17日、4月3日接受了欧亚集团总裁布雷默(Ian Bremmer)主持的GZERO WORLD节目的连线专访,以及AXIOS、HBO联合节目的专访,先后就新冠疫情、媒体关系、中美关系等回答了提问。

不仅接受访问,大使们还积极的在各大媒体平台发表文章。崔天凯和刘晓明先后于4月28、4月6日,分别在美国社会中极具影响力的媒体《纽约时报》和英国主流大报《金融时报》上刊登了《中国分享宝贵经验,助力全球战胜疫情》、《同舟共济 定克时艰》的文章,大谈中国防疫主张。

最后,积极与世界卫生组织进行沟通和合作,掌握一定的主导权。中国近几年来一直积极与世界卫生组织(WHO)进行合作,以此增加自己在该组织的影响力。《纽约时报》4月9日发表的撰文《世卫组织为何被批为“中国卫生组织”?》指出,中国把加强北京在世界卫生组织等国际机构中的影响力作为一项优先任务。北京试图扩大了自己在该组织中的影响力,例如游说世卫组织推广中药等项目。

而此次疫情爆发之后,中国也一直积极的与世界卫生组织(WHO)保持联系,在疫情防控上与该机构进行了情报分享与合作交流。WHO该组织秘书长谭赛德(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还在1月时出访中国与该国领导人习近平进行会晤,还在2月时公开称赞中国在处理疫情上展现出了高度透明。

无论主流的海外媒体,还是WHO这类国际组织,它们都懂得如何去说西方国家愿意听的话。如何与西方社会进行沟通相处。中国此次官方利用这些平台发声,与它们进行合作交流,其实是有益于中国扭转中国此前在外宣上弱势的情况。毕竟中国在外宣上并没有犯硬推中国经验的错,也没有在保持此前外交上生硬推广、自说自话的中国模式,而是一直强调中国的模式并不一定适用于所有国家,这本身就是中国外宣上进步的一大表现。

虽然WHO的赞扬中国的表现被部分西方国家的政府和舆论批为“亲共”,但这并不代表中国外宣战上失败,相反这也许是未来国际舆论导不再“唯美国侍从”的一个预兆。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