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录之答:时代有三大约束 中美冲突只会是暂时的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很少有人知道,以生产车用电池和电动车闻名的企业比亚迪,在此次新冠病毒肺炎疫情(COVID-19)期间,实则已然迅速转型为全球最大的口罩生产商。

比亚迪所生产的口罩,是日本、美国重要的抗疫物资来源。以至于“股神”巴菲特(Warren Buffett)也拍摄了一张戴上比亚迪口罩的照片,身穿一件印有“我想长命百岁,至今仍不错”,并在照片内写上“我的比亚迪口罩正帮我实现目标”。

李录(右一)于2008年推荐股神巴菲特入股比亚迪。(WSJ)

比亚迪之所以能迅速转型生产口罩,与其创办人王传福1月底的决断密切相关,也因为汽车产业链本身就比较复杂,并可以承担生产外科口罩的相关技术。举例,生产外科口罩的原材料聚丙烯和熔喷技术,是制造汽车隔音棉的主要步骤,汽车制造商往往也有大量的相关原材料储备和获取渠道。至于生产口罩需要的无尘车间,汽车厂内的汽车涂装车间本身就是标准的无尘车间。

不过,为何是售往美日市场?巴菲特又为何为之做宣传?在这背后,与一位华裔投资人相关:喜马拉雅资本(Himalaya Capital)创始人,李录。

身份独特的“牵线人”

其实,通过其所领导的伯克希尔(Berkshire Hathaway),巴菲特是比亚迪的主要股东之一,而当时为伯克希尔和比亚迪牵线的便是李录(他也是投资人之一)。李录与巴菲特相识久矣,巴菲特最亲密的合作伙伴、伯克希尔董事会副主席芒格(Charles Munger)更是将家族财产交予李录管理,并将他称为“中国的巴菲特”。

今年4月23日,李录当选美国人文与科学院院士,称为这个成立于1780年的知名机构的众多杰出院士之一。美国人文与科学院的使命不仅在于表彰各界杰出人士,也在于集合各界力量应对重大挑战,促进公共福祉。这也是李录当选的重要原因之一,严谨遵守价值投资理念的他,在成功积累大量财富的同时,也促就了一个个企业乃至行业的发展。

与此同时,与巴菲特和芒格等投资者一样,李录虽然避免让政治立场和观点影响投资决定,却对国际时政,尤其是各国长远发展趋势有着密切而深入的观察。而李录年轻时在中国长大,他是积极参与六四天安门事件的学生领袖,见证中国近数十年的演变,同时又与美国政界、学界精英群体交往密切,他对中美关系的发展也有着独到的见解。

李录善于从历史进程的维度思索时事,而他对中美的观察也是在东西文明的对比框架之下。(Getty)

中西从隔绝到交织的轨迹

李录对中美关系的理解,是在中西文明对比的框架之下。根据新史学家、斯坦福大学教授 Ian Morris和其团队的“社会发展指数”,即一个社会能够办成事的能力,可见从公元前14,000年左右一直到公元500年前后,西方一直领先东方。自公元6世纪直到公元18世纪末,东方一直领先西方,而后又被西方超越,乃至差异迅速扩大,西方率先进入飞速发展期,并将东西方差异扩大成对全球的统治 。东方的社会发展指数从20世纪开始起飞,今天虽然仍然大大落后于西方,但是已经显示出能够追上西方的迹象。

李录认为,地理位置在东西方文明发展过程中,对文化差异的形成产生了重要的作用。地理位置的独特性,让中国出现了大的帝国,最早发明了以荐贤、科举制为标杆性代表的“政治贤能制”。而同样因为地理位置,西方最早发明了把现代科技和自由市场结合的“经济贤能制”,并且最早进入了现代科技文明。

李录以1776年为3.0文明时代的开端(也叫科技文明,相较于1.0的采集狩猎文明,2.0的农业畜牧业文明),那一年,亚当・斯密(Adam Smith)的《国富论》出版,美国《独立宣言》发表,瓦特蒸汽机也被发明。此后人类社会的现代化进程从英国开始向全球蔓延。

亚当・斯密的《国富论》首次提出市场会由“无形之手”自行调节的理论,被视作现代经济学开山之作。图为2008年7月,苏格兰爱丁堡为纪念其著名市民,而为亚当斯密修筑新铜像。(Getty)

李录认为,这三件事分别代表了自由市场经济、宪政民主制下的有限政府以及现代科学技术。从那时开始至今,全球最成功、最发达的国家都具备这三个关键的要素。

他更进一步指出,全球化正是3.0文明铁律的必然结果。正如全球各国若不主动进入现代化进程,就会被动卷入现代化,全球化趋势也是一样,商品、服务、科技、金融市场将在全世界范围内进一步整合、拓展、加深。

中美关系的历史和当代背景

李录认为,西方与中国因为地理位置上的不同,形成了各自独特的文化和文明传统,也带来了对彼此相互解读时一些天然的偏见。理解这些,对理解中国和西方在现代化进程上的异同极其重要。

中国在过去一百多年里走了很多弯路,在西方飞速迈入现代化的同时,中国即使被鸦片战争打醒,也随即无奈陷入太平天国内战,随后又于自强运动、洋务运动中一再试错,乃至贸然参与战争,民国初立却又面临内乱和强敌日本的挑战,直到二战乃至国共内战之后才有了重新开始的机会。而今中国构建起自身科学技术的基础,又将之与市场经济相结合,并抵定了国内外较为和平的大环境,现代化在中国才大规模地发生。

1960年2月5日,纽约华人庆祝上元节。在过去百余年的时间里,中国多将美国视作现代化的参考对象,美国也多将中国视作“提携”、“教导”的对象。(Getty)

李录判断,中国在未来几十年里,会进一步按现代化轨迹发展。决定该过程会否顺利的因素,除了国内稳定以外,也包括国外大环境是否平和。其中,中美关系也尤为重要。

在看待中美关系时,离不开时代的背景。李录认为在3.0文明时代,国际关系受到三个刚性限制的约束。

第一点便是上文提及的全球化进程,一旦形成了一个强大的国际市场之后,最大的市场终将会成为唯一的市场。离开国际市场的代价将越来越大,以至于离开就会落后,离开的时间越长,落后的速度越快,到最后还是会被迫加入进去。

第二点,在核武器时代,大国之间都具备共同毁灭原则,亦称M.A.D机制(Mutually Assured Destruction)。在这种机制下,理性的大国之间不可能展开全面无底线的战争。

第三点,3.0文明时代对整个人类提出的一些特殊挑战只能靠国际合作,尤其是大国之间的合作才能应对。譬如全球环境治理、恐怖主义。在此框架内,全球经济的协同治理也正变得愈发重要。

2018年10月4日,美国副总统彭斯在华盛顿智库哈德逊研究所发表了冷战结束以来美国对中国最具意识形态歧视色彩的演讲。(AFP)

对两国前景的评估

然而在中美两国之间,却又是另一幅光景,中美竞争正愈发激烈。在李录看来,中美竞争一方面将主要集中与经济领域,另一方面,最重要的竞争资源常常是看不见的——是科技水平,是有吸引力的制度,是市场的容量,是教育的水平。最成功的国家是那些能够把国人的潜能最大发挥出来,又能吸引的全世界最优秀人才的国家。

李录认为,中国由于在近百年的历史中受制于西方,这种历史上造成的对西方的不信任是完全可以理解的。而对西方人来说,让东西方关系充满了不确定性的原因有很多,包括人种、文化、心理、人口规模、综合国力此消彼长等表面原因,以及东西方政治制度、经济制度、价值观念差异等深层次原因。在此背景下,有摩擦是必然的。

不过李录依旧判断“人不可能两次走入同一条河”,最坏的冲突情况不会发生,任何不安、怀疑、误解甚至敌意都是暂时的。在3.0文明的铁律下,中美关系乃至中西关系都很难跳脱出其框架。

相关文章:从“李约瑟之问”到“李录之答” 政治贤能制能否推动中国现代化

与中国类同于精英制的中央集权制度不同,美国政策很大程度上受到舆论制约,美国对华政策不仅受白宫与国会左右,且也受民情影响。(Getty)

且李录认为更重要的是,中国政治经济制度在进一步转型,更可能在今后的几十年中实现全面的自由市场经济,并发展出具有中国特色的、结合科举制与宪政民主制的政治制度。今后几十年改革成功后的东西方关系自然会更加接近,互信合作更加紧密。届时,经历政治、经济、文化转型的中国,也会为西方提供很多有益的建议和经验。

从中国的角度,李录认为中国对外政策应致力于维护国际自由市场经济秩序,维护世界和平,尽量避免与他国,尤其是经济大国的直接冲突。毕竟任何冲突可带来的收获,与实现现代化所需的最佳国际环境相比,都微不足道。

乐观地看,李录常言中美之间有共同的利益,面临共同挑战,在经济等多个领域有很强互补性。在相当长的时间里,科技都会是经济的第一推动力,而美国在全球经济中的领导地位因此也不会发生变化,会在人均GDP和高科技水平方面领先。中国的制造能力、市场纵深,又可与美国互补。

因此,除了上述内容,在李录看来,中国还应该做的便是在适当时候,与国际进行更直接的民间对话,以各国能接受的语言,说明中国当前及今后的改革方向、目标、及现代化后中国的愿景,以此逐步增进理解,消除误解。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