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中美疫情斗争会危及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吗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美中围绕疫情的斗争不断升级。第一阶段贸易协议能否落实近来成为各方关注的焦点。

虽然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5月11日在被问及是否考虑重新谈判第一阶段协议时称:“不感兴趣。”但此前5月8日,他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最近与新型冠状病毒有关的经济动荡如何让“一项伟大的贸易协议”变得不重要。当被问及该协议是否会告吹时,特朗普坦承说,“如果你真想知道的话,我还没有决定。”

稍早前,中国大陆媒体《环球时报》援引与中国政府关系密切的消息人士的话称,近期特朗普大肆指控中国隐瞒新冠疫情,令负责贸易事务的中国内部人士感到愤怒。中国方面出现了要求重新评估中美第一阶段贸易协议的鹰派声音,部分顾问敦促重新进行磋商。

中美国内都出现了对“第一阶段协议”怀疑的声音。这种怀疑因何而起?中美舆论战的战火真的会燃烧至贸易方向吗?第一阶段贸易协议有重谈的可能吗?

美国触发的讨论

中美贸易问题再次引发关注源于美国。

特朗普自己在4月30日的采访中被问及是否用不偿还中国购买的国债时,他回答:“这个嘛,我可以采取不同的做法,但目的相同,且金额更大,用关税就可以。” 这是特朗普首次在疫情中提到动用关税。

5月4日,特朗普再次提到了中美贸易问题,称如果中国没有达成在贸易协议中的承诺,美方有可能终止贸易协议。

美国财长努钦(Steven Mnuchin)也在5月4日表态,称期望中国遵守与华府达成的贸易协定,并警告如果中国未能做到,将会产生“后果”。

努钦(左)是特朗普政府内部的对华“温和派”,贸易协议重谈恐怕也不是他乐见之事。(AP)

5月6日,特朗普表示要在一两周之内对中国是否履行贸易协定中的承诺做出报告。在被问及他是否要退出协议时,特朗普的回应是:非常纠结,尚未决定。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5月8日则称:“不排除与中国进行更多贸易谈判。”

从特朗普到努钦、蓬佩奥一连串的“暗示”,外界很容易有一种中美第一阶段协议可能要推倒重来的印象。

现实疑虑

疫情爆发以来,全球贸易陷入停滞,中美第一阶段的贸易协议能否落实现在的确有问题。

根据美国普查局官网发布的数据,2020年第一季度,美国对华出口220亿美元,进口758亿美元,进出口总额为978亿美元。2019年第一季度,美国对华出口259亿美元,进口1,059亿美元,进口总额为1,318亿美元。算下来,中美2020年第一季度比2019年第一季度的进口总额减少了25%。按照中美协议的内容,中国要大量购买美国产品。但相比于2019年第一季度中国进口美国产品,2020年的数据并没有上涨反而是减少了。

再具体来看,根据中美海关与媒体消息,中方对美国农产品一季度的官方进口金额为约50.8亿美元,但在第一季度中国基本没有采购能源、制造业等行业的美国产品。 这距离协议中要求的实现第一年增购770亿美元的目标相去甚远。

谋求连任的特朗普在农业问题上颇费心机,农业也便成为中美贸易谈判的一个重要内容。(AP)

美国国内也表达了对中美协议落实的担忧。《外交政策》此前发文认为“新冠肺炎疫情可能会推翻特朗普的中国贸易协议”。《纽约时报》5月11日也认为,新冠疫情下中美贸易协议命运存疑。“丝毫没有可能实现采购目标,”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的中国问题专家甘思德(Scott Kennedy)说。

根据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的预测,新冠肺炎疫情会让中国购买美国商品的数量远低于第一阶段协议的数目。

今年1月签署的协议包括这样一个条款:如果“自然灾害或其他双方不可控的不可预料情况”阻止一方履行协议时,双方可重新谈判。当新冠肺炎的爆发是全球始料未及的一场危机时,外界不得不问:中美会不会重谈协议?

美国探探风

各界猜测之际,中国副总理刘鹤与努钦和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5月8日通话确认协议执行。

中国官方5月12日公布第二批对美加征关税商品第二次排除清单。

从中国官方的动作看,并没有毁约的迹象。

同时,白宫经济顾问库德洛(Larry Kudlow) 5月8日称中国“有意愿履行协议”。

蓬佩奥(左)已经站在了特朗普政府反华的前沿。(AP)

但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以来,美国对中国的指责每天都在上演,比如“病毒源头在中国”“中国掩盖疫情”“向中国索赔”“中国干扰美国大选”等等。中国对美国的指责予以反击,甚至直接点名蓬佩奥等人。两国的舆论战不断升级。有媒体形容,两国的敌对关系已达到了甚至在贸易战最激烈的时候也未曾见过的水平。

中美相互指责这些都给两国关系陷入一种不确定之中。现下来看,贸易协议成为两国为数不多有共同利益的话题,而特朗普又将协议看成是他的一大政绩。疫情之下,来自中国的采购是美国十分需要的。美国并没有推倒协议重来的需要。

在分析人士看来,美国并不是真的想谈判。美国的真正意图很可能是试探一下北京的口风。

美国很可能会担忧舆论战影响到中美贸易协议的落实,担忧中国可能会拿贸易协议作为工具来反制美国。这也是为何刘鹤5月8日与努钦、莱特希泽通话的原因,美国需要从北京那里得到一个肯定的答复。

当中美第一阶段协议面临难以全面履行的风险时,特朗普便以“撕毁协议”为由要求北京履行协议。这是特朗普惯用的极限施压之计,本意并不在于重谈。

再者来说,现在中美协议落实的核心在于,疫情之下,未能重启经济的美国能否供应上对中国的出口。问题还是在于美国。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