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茶联盟”狂热背后 被低估的泰国民主路

撰写:
撰写:

日前因为泰剧男星和其女友被质疑辱华和支持台独港独,而在推特引发中泰网络大战。经历中泰网络大战,一起“击退”中国小粉红后,港台泰网友似乎产生有趣的连结,既一起组成“奶茶联盟”(Milk Tea Alliance),更有泰国网友在湄公河水源权议题(#StopMekongDam)上寻求港台盟友支援。

现在,Twitter大战高潮已过,但这次键盘大战之后,港台泰的关系会带来怎样的改变,又或只是网络上一次互嘲、互撑跟狂欢?港台和部分海外媒体将这现象形容为“追求自由民主”阵营团结一致“抗中”,但这是够全面的解读吗?

泰国中产阶级对民主政治议题存在两难,既想要自治, 又担心一人一票制的民主。图为市民在投票站入口挥动国旗。(Reuters)

台湾大学政治系助理教授黄凯苹长期关注东南亚政治,对于中泰网络Twitter大战,她认为是“港台泰网友短暂拥有共同话题目标”,看起来像是一起“对抗”中国,但背后有不同的原因形成这社群现象。黄凯苹比喻,就像是大家一起发烧,每个人的病因却不太一样。因此,不能轻易将网民大战定义为“泰国的民意”,更不能直接与“反中”划上等号。

在了解“泰国民意”前,要先理解泰国有高达六成的乡村人口。“事实上,使用Twitter的网民较少来自乡村阶级。参与Twitter大战的年轻人,只是某部分群众,多属于年轻、教育程度较高的中产阶级。”黄凯苹分析,一般泰国民众对国际关系并不在乎,“他们更关注经济生活、稳定工作。除非当外交关系跟国内的经济连在一起,民众才会有感。”

黄凯苹分享,曾在泰国参与全国性访问,“访问时问到泰国人对其他国家的看法,他们回答‘don't know’(不知道)的比例是蛮高的。”

台湾大学政治系助理教授黄凯苹认为奶茶联盟团可成为契机,让港台泰三地网友不以自身的政治框架去认识彼此。(黄凯苹提供)

至于所谓的“反中”情绪存不存在?黄凯苹认为,就像马英九时期很多陆客来台湾,赚到陆客钱的商家当然开心,同时,陆客带来不少社会成本问题,如环境脏乱、游客过多等,需要民众一起承担。在泰国确实有部分民众对这些情况不满意或对陆客没好感,可能这样的情绪也在Twitter大战中体现,但不应该轻易定义为“反中”,就如前述,大部分的泰国民众对于经济生活的关心远大于国际关系。“台湾不管是内部经济情况或是未来的走向,都跟中美牵在一起,所以,台湾人特别在乎美国选举、候选人是谁、他们的立场是什么,因为这都跟台湾人的命运联系在一起。”

一般国家并没有像台湾与中美有着复杂的关系,故对国际形势的关注程度有别。台湾人关注泰国或其他东南亚地区选举时,会为当地政党或候选人贴上亲中、亲美的标签,这些政治光谱反而并非当地民众首要关心的。

要理解泰国政治,其实要先抛开对东南亚国家的偏见。在台湾接触到的资讯或新闻,往往会让人有一种东南亚国家领导人治理能力不足、贪污严重的印象。但黄凯苹提到,大家往往忽略领导人在处理国际关系的时候是“非常非常有手段”。正因为他们的外交关系会影响经济利益,所以东南亚国家有属于自己的一套外交玩法,不能单纯以亲美、亲中论定。

“过去美苏对抗的时候,东南亚国家必须要选边战,跟美国有共同抵抗境内共产势力的历史,所以跟美国维持颇友好的关系。而随着中国经济崛起,极度依靠外资,以制造业、服务业为主要经济来源的东南亚国家,当然不可能放弃这样的机会。”她说。

所以东南亚国家在美中之间如何取得微妙的平衡,就是各国领导人、政府的手腕所在。

“举泰国为例,在理解泰国历史的时候,大家总会提到泰国是整个东南亚里面唯一没有被殖民的国家,大部份人理解是因为泰国地理位置在英国跟法国势力的中间,因此成为一个缓冲区(Buffer Zone),但这有点贬低泰国在其中的折冲手段。”黄凯苹说,泰国从朱拉隆功(拉玛五世)时代就开始实施现代化,包括国家的官僚体系现代化,透过种种举措要让英法两国知道“打泰国”并不容易,透过一些手段为双方制造紧张关系,让英法知道有一个不该“破坏”的微妙平衡,使泰国得以保持中立。

阶级看泰国政治

这情况其实不只在泰国出现。对于中国积极推动一带一路,以及东南亚国家与中国保持友好关系,往往被简单地判定为“亲中”,反之则被贴上“反中”标签,黄凯苹认为这都是对东南亚国家的误解。

网络推特大战,港台泰网民“击退”中国小粉红后,泰国网友在湄公河水源权议题上寻求港台盟友支援。(路透社)

“东南亚国家其实都是很有个性的。”黄凯苹曾接触过东南亚国家的菁英阶层,她提到,在台湾,大家接触到的是来自乡村、教育程度较低的劳工,或许对于威权及政府会比较唯唯诺诺,但她接触过的东南亚菁英阶层是非常骄傲和自豪的,很以自己的民族、自己的国家为傲,这或许跟东南亚国家在爱国教育、民族主义推广上的成功有关。因此将东南亚国家想像成在国际关系中被动的一方、或被纳入哪个强权的保护下,这样的认知欠全面。

不过,Twitter大战中还有一个有趣的现象:当中国网友批评泰国王室、泰国政府的时候,却赢来泰国网友的赞赏。泰国朱拉隆功大学历史系副教授Wasana Wongsurawat在广播节目《The Topics》中分析,在网络开战的Y世代,透过各种管道形成一套对泰国政治、政府的看法,Wasana认为,这次的网络大战有趣之处在于对泰国而言,可以明白地说,泰国的Y世代以后的世代,已经不在政府建构的国族主义的框架之中。

黄凯苹认为,这些年轻人反映的并非是世代间不同的政治观,而是在看待泰国内部政治最重要的“阶级”老问题,以及泰国中产阶级在军政府跟流亡前总理他信(Thaksin Shinawatra)之间对民主追求的两难。

2014年泰国军政府发动政变,巴育掌权。图为去年11月泰国总理巴育出席东盟峰会。(Reuters)

“2014年泰国军政府发动政变,陆军总司令巴育(Prayut Chan-o-cha)宣布强行接管政府并终止宪法,巴育暂代泰国总理之职。2019年3月24日,泰国政变后的第一次大选,根据2017年的泰国临时宪法,参议院有250席由军方选任或指派,任期五年;众议院则有500席由民主选举产生,任期四年。

5月28日公布大选结果,与他信(Thaksin Chinnawat )有密切关系的“为泰党”带领的联盟获得137个议席,泰国军政府的“公民力量党”则获116席,“未来前进党”获得81席、民主党53席,而由于军政府同样掌握参议院席次,巴育继续担任总理执政。”

在上面的这段论述中,可以看出泰国各政党背后的几股势力,包括政府层面的泰国王室、军政府、文官集团;群众方面则是少数的中产阶级、庞大的乡村人口。

黄凯苹提到,泰国的社会结构是一个金字塔型,中产阶级占比最多只到两三成,在泰国社会结构中是少数,乡村人口占多数。从这次网战中的年轻世代多为中产阶级的推论来看,可以分析出这个群组对政府的态度以及在追求民主制度路上的矛盾。

她分析,军政府里面可分成军方和一般的文官集团(官僚组织),在政治权力旁落到军事系统时,文官就会找王室当靠山,一起抗衡军政府势力。

事实上,官僚组织跟中产阶级也有许多关系,因为许多中产阶级在政府部门或私人财团企业工作,泰国管制经济渊源甚深,能开设私人企业的群体,通常是跟政府有良好关系的。

不符传统价值的“爸爸”

这些金权结构,使中产阶级和王室、政府在利益层面比较一致。但这些中产阶级也有难以真心拥护政府的原因:其一就是曾经走过活跃民主体制的泰国,到二十一世纪还是反全球化浪潮的军事统治,这是许多泰国年轻人无法接受的,再者军政府动用法律阻止许多政党成员进入国会,违反过去的民主经验,更让人难以支持。

新任泰王比起先王未受人民爱戴,更有许多花边新闻,图右为去年废除王妃诗妮娜。(资料图片)

其二,新任泰王哇集拉隆功(Maha Vajiralongkorn)没有获得泰国传统文化认可,与国民期待的国王形象可谓背离。泰国传统文化上,期待国王的形象类似家长,因此民众都尊称已故泰王普密蓬为“父亲”,泰国人民认为好的国王就是爱民如子。

“所以,王室会做非常多的公益活动,像定期去乡下发送物资、派米,以保持王室正当性。因此,泰国一般的政治人物不太插手福利这层面。这也是获得广大乡村人口支持的他信成为王室眼中钉的原因,因为他信提出的部份福利政策正踩到那条红线。”黄凯苹提到,如果让泰国民众意识到,他们可以选出同样照顾到民众福利的能人,王室的重要性就会相对降低。

在对军政府不满、现任国王不符期望之下,才会出现中产阶级反政府的现象。选举时便简化成支持军政府或反军政府的选择,这在年轻人身上尤其明显。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