协议重谈乃无稽之谈 中美贸易战处于怎样的节点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近来,全球的国际时政新闻都已“让路”给疫情,唯独中美在疫情之上、之余的博弈,还一再现于报端。值此时,两国此前鏖战一年半,却因疫情而搁置的贸易谈判,仿佛又生出了一丝变数。

这主要与这几日的三个新闻相关。

5月11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被问及时表示不会考虑重谈中美第一阶段贸易协议。(Reuters)

第一,中国贸易谈判代表刘鹤5月8日应约同美方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及努钦(Steven Mnuchin)通话。两国除了提及疫情之下的合作,也重点谈到第一阶段贸易协议。

第二,《环球时报》英文版(Global Times)5月11日引述知情人士,称中方“接近贸易谈判的顾问”已建议中国政府重新商讨一份更向中国倾斜的新协议。而特朗普当日晚些在白宫记者发布会上表示,听闻中国想重新谈判,认为中方只是想要一份更有利他们的协议,“我一点兴趣也没有”。他又指,想看看中国会否遵守已经签署的协议,大幅增加购买美国产品。

第三,中国财政部于5月12日发布了税委会公告(2019)2号,决定对第二批对美加征关税商品,公布第二次排除清单。

三则与中美贸易相关的新闻接连发生,这究竟意味着什么?被誉为“两国关系压舱石”、动辄牵连两国各领域博弈的中美贸易,究竟处于怎样的节点?

中国对美加征关税商品豁免清单中的细节:

+2

让我们一一盘析这三个新闻的意义和其相互之间的关系。

首先,5月8日双方贸易谈判牵头人的通话。遍览两国就是次通话公布的通稿,可看出两个细节。

先拣次要的讲,中方通稿提及两国在“宏观经济”方面的协调,美方通稿则强调“两国皆有十足把握地预估可按时按协议内容兑现各自承诺”(both countries fully expect to meet their obligations under the agreement in a timely manner)。

中方对“宏观经济”的强调,与中方在国际场上强调国际宏观经济政策协调的倡议一致。如今的全球经济已经愈发漠视主权国界,诸如此次新冠肺炎(COVID-19)所带来的经济衰退更非一国所能独自面对,中美这些大国所采取的应对措施更直接影响国际社会。

美国方面对“皆有十足把握……兑现各自承诺”的强调,则更多关乎美国选举政治。白宫方面有必要向国内听众奉上“定心丸”,尤其是那些从事中美贸易的美国商会。尽管这“定心丸”可能只是口头上的安抚。

特朗普在其选民面前树立起一个强硬对外的形象。(Getty)

这也就牵扯到更关键的细节:中美第一阶段贸易协议的落实应当正面临颇大的问题。

中方在通告中表示“努力为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的落实创造有利氛围和条件,推动取得积极成效”,美方则表示“在为了成功落实协议而建立必要政府架构方面取得良好进展”(good progress is being made on creating the governmental infrastructures necessary to make the agreement a success)。

何为“为协议的落实创造有利氛围和条件”?孰谓“为落实协议建立必要的政府架构”?很明显,中美第一阶段贸易协议还未能真正开始落实,尚处于铺垫阶段。(相关阅读:中美疫情斗争会危及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吗

为何会如此?外界无法断言。但无外乎“刻意不落实”或“无法落实”两个可能。“无法落实”的原因众所周知,COVID-19疫情真的是无法预知的“不可抗因素”。但这是否就是全貌?会否有“刻意不落实”的因素?

这也就牵引到近期的第二个新闻:中美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会否重谈?二字以蔽之,不会。何以然?因为重谈协议既不符合美国利益,更不符合中国利益。

+9
+8
+7

美国不想重谈的原因显而易见,对白宫而言,这是一份成功的销售单。美方得到了中国两年内2,000亿美元美国商品的采购承诺,而中国相应的金融、外企限制等改革,纵使符合中国既定改革进程,也一定因美国的压力而加快了速度。

中国也没有重谈的理由。毕竟第一阶段协议对中国而言,无外乎是“买买买”和“加速自身改革”,这本来也是中方既定要做的事。而美国则需修改根据“301条款”制定加征关税决策的行为准则,改变过去数十年该条款被滥用的情况。此外,一系列中美对话机制的重启,意味着美国国内对华温和派势力的倡议也得到了体现——这才是中方最想要的结果:一个互惠互利的,或至少稳定的中美关系,以供中国继续发展自身实力。

因此,一如《Global Times》所述,所谓“中国应重谈协议”的建议,只不过是来自“接近贸易谈判的顾问”。美国有强硬派,中国也有强硬派。不同之处在于,美国政策时而由温和派主导,时而由强硬派主导,靠政权交替的方式来平衡。而在中国,向来都是通过内部协商,在温和派与强硬派主张中得出“持中”政策——让两派都不满意,也让两派都能接受。

美国靠的是"Checks and Balances"(制约与平衡),中国靠的是“允执厥中”。这是两国政治文化共通却又不同之处。美国如今由强硬派主导,中国没有出现这种情况,若非遭遇国内大变,也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最后,两国涉及关税的最新措施,便是中美不会重谈第一阶段贸易协议的有力证据。面对COVID-19疫情这种突发因素,中国生产力消费力纵然能比其他国家较快恢复,也需要时间,而美国能否生产出供中国购买的商品产品,也取决于美国何时“重启经济”。这是第一阶段协议遭遇阻力的原因。

即便如此,两国贸易冲突也在持续改善。事实上这并非由2020年1月两国签署协议才开始,甚至要早于2019年12月两国宣布达成协议之时,而是2019年7月底的“上海会谈”,正如《3000亿新关税9月开征 上海会晤才是中美谈判的真正起点》一文所言,中美两国在“上海会谈”始摸清对方底细,自那之后谈判便已开始走向缓和之趋势。

2019年7月底中美两国代表在上海举行的第十二轮谈判,可谓是第一阶段贸易谈判的转捩点。(Reuters)

美国方面,白宫先后五次公布对华加征关税商品豁免清单;中方也于2019年9月、12月,2020年2月和5月先后公布“第一批第一次”、“第一批第二次”、“第二批第一次”和“第二批第二次”对美加征关税商品排除清单。

要意识到的是,中美贸易谈判还在进行时,今年1月疫情前签署的只是“第一阶段协议”,因此两国缓和的方式都是对加征关税商品进行“排除征收”,而非直接“取消已加征关税”,后者要等到最终协议签署才可达成,这还取决于特朗普能否连任。

不过归根结蒂,纵有疫情这个不可抗因素延缓了第一阶段协议的落实,影响了后续谈判的进程;纵有中美博“疫”所造成的、前所未有的中美舆论战,但这并不改变美国方面“特朗普要达成大协议,和中国方面“要在符合国家既定发展轨迹基础上确保外部环境稳固”的中美贸易谈判基本盘。

因此,“中美第一阶段贸易协议有可能重谈”终究只会是无稽之谈。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