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泰台奶茶联盟“反中”? 泰国政党的政治光谱

撰写:
撰写:

经历*中泰网络大战,一起“击退”中国小粉红后,港台泰网友似乎产生有趣的连结,既一起组成“奶茶联盟”(Milk Tea Alliance),更有泰国网友在湄公河水源权议题(#StopMekongDam)上寻求港台盟友支援。

现在,Twitter大战高潮已过,但这次键盘大战之后,港台泰的关系会带来怎样的改变,又或只是网络上一次互嘲、互撑跟狂欢?海外媒体将这现象形容为“追求自由民主”阵营团结一致“抗中”,但这是够全面的解读吗?

此篇接续“奶茶联盟”狂热背后被低估的泰国民主路。

网络推特大战,港台泰网民「击退」中小学粉红后,泰国网友在湄公河水源权议题上寻求港台盟友支持。(网络图片)

2019年泰国大选,在年轻人间声量高、拿下多个国会议席的未来前进党 (The Future Forward Party)来看,其支持者其实很大部分是瓜分了民主党的票源,而民主党是泰国成立最久的政党,背后支持的势力一直是分布在曼谷周遭地区的文官集团,可以看成是民主党被新兴政党取代。

这次网络风波中,部分人将奶茶联盟标志为“支持民主自由”的阵营,那又是否可以看成年轻人对政治的看法和心声?黄凯苹认为,如果去问泰国中产阶级希不希望民主,她相信答案是肯定的,“只是他们想要的民主是很矛盾的。”

泰国中产阶级在某种程度下还是希望有民主,“但问题是,如果单就社会结构而言,其人数无法跟广大的乡村民众抗衡,实施完全一人一票的民主,很有可能会让像他信这样的政治人物带领的政党再次上台。”黄凯苹分析。

若港台泰网友深入认识不同社会的历史脉络,了解网战发烧的原因,或许能赋予奶茶联盟更深刻的价值。(Twitter)

有广大乡村支持者的他信选择威权路线,在中产阶级的眼中有如“暴民政治”,对于中产阶级而言非常两难:既想要自治,又不想要一人一票式民主。当政府走向开始偏向他信这种政权时,他们会跟军方合作来终止这样的状态,但又不希望军方长期执政。

泰政党“反中挺中”光谱何在?

泰国的政党有明确的阶级划分,那有没有鲜明的亲美亲中标签呢?2019年10月,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在Facebook发布与未来前进党领袖塔纳通(Thanathorn Juangroongruangkit)见面的相片,部分港台媒体将未来前进党标示为“反中”政党。

黄凯苹认为,比起将他们划成反中政党,不如说塔纳通与黄之锋见面的原因或在于他们都是反威权。泰国政党跟泰国政府的政治立场一样,在对中、美的态度上不是定性的。此外,在选举时和执政时的态度也会有所差异,这点在马来西亚前首相(Mahathir bin Mohamad)身上就很明显。

马来西亚前首相马哈蒂尔在大选期间攻击对手与中国的关系。图为3月1日马哈蒂尔在吉隆坡的记者会上发言。(AP)

2018年马来西亚大选时,与中国有关的议题也是热点,马哈蒂尔将对手纳吉布(Najib Razak)跟中国的关系当成攻击目标,但是,马哈蒂尔上台后还是跟中国妥协,在商言商。假使泰国未来前进党没有在今年3月“被解散”,他们政党若有机会执政,黄凯苹认为,也会如马哈蒂尔一般,以务实的态度对待中国,“因为执政时,国家利益永远在最上面。”

总结来说,泰国政党跟泰国政府一样没有明显的亲中、亲美色彩,阶级才更能划分这些政党。“在这个过程当中,只要能解决经济问题,亲美或亲中都是好事,不要特意区分亲中亲美,反而能更保留弹性空间。”对选民而言,纾缓经济问题比政党对中、美的站队更加重要。

但是,近年中国对泰国政党资源的影响无法忽视。黄凯苹提到,中国透过驻外使馆给予特定政党援助几乎是公开的秘密。“这也蛮合理的,中国要展示经济实力,以国家的角度来看,你要去做生意,必须跟不同的政党维持友好的关系。”但是在这个押注政党的过程,有些没得到资源的政党就会把矛头指向中国,使中国议题再次被炒起,这比起“反中”这种意识形态之争,更像政党之间的资源竞争。

不能忽视的“第三者”

所以,若单从台湾人眼中明确的统独、意识形态去看泰国的政党政治,就会因为脉络不同而陷入贴标签的误解,忽略泰国的历史脉络、社会结构及摸索民主路的努力和挣扎。同样地,在理解两地关系时,也不能忽略泰国作为一个要确保自身利益最大化的主体性国家,以及两地关系中的“中国因素”。

例如,去年台湾开放泰国游客免签,但泰国11月上路的签证新规要求台湾游客附上财力证明,遂引发台湾舆论不满。此外,对于台湾在新南向政策的进展,蓝绿双方也都非常急切想定义成败。

泰国的基层民众关注经济生活,甚于政党的政治光谱及对中美的立场取态。 (路透社)

黄凯苹认为,想靠外交人员在台泰关系上争取国家认同或关系的正常化,其实不太可能。原则上,对东南亚国家来说,只要想做中国的生意,就不可能违背“一个中国”原则。对于台湾民众看到的免签无法互惠的问题,也同样要顾及中国大陆的抗议。

此外,台湾跟中国内地能提供给泰国的观光收益相当悬殊。根据泰国媒体报道,在2019年泰国的观光人次达到3,980万,当中近1,100万是中国游客。而根据台湾内政部移民署统计,2019年台湾赴泰国旅游人次则为83万。

“站在泰国的角度,一年去泰国的中国旅客这么多,它也没有给中国免签,怎么会给台湾免签?在泰国的角度来说,对两边都不开放免签,它所收取的签证费也会很可观。这个问题原则上是我们跟泰国的问题,也是我们跟中国(大陆)的问题。”所以不是像部分台湾民众认为,“我给你免签,你就应该互惠”这么简单。对于新南向政策的成败与否,黄凯苹认为很难定义,台泰关系还有一大关键是中国因素,这是无法忽视的现实。

以此来看,外交关系的现实让奶茶联盟“团结”,或许只能存在于网络舆论场中,但若可以以此为契机,让港台泰三地网友不脸谱化、不以自身的政治框架去认识彼此,认识不同社会的历史脉络,了解这场网络战中“发烧”的原因,理解不同地方在中美两强间折冲樽俎,寻求利益最大化的努力,或许能赋予奶茶联盟更深刻的价值。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