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富汗政府的进攻性表态让特朗普陷入两难

撰写:
撰写:

5月12日,阿富汗首都喀布尔(Kabul)西南部一家小型医院发生恐怖袭击,3名凶徒假扮成警员闯进医院妇产科内开枪,先向已在床下躲避的孕妇扫射,继而向育婴室内的新生婴儿开火,造成24人死亡,包括16名妇女与两名婴儿。有在场母亲目睹出生才数个小时婴孩的尸首。当地“身经百战”的医护人员也表示从未见过如此残暴的攻击。

同日,东部楠格哈尔省(Nangarhar)的一场丧礼也遇上自杀式炸弹袭击,共32人死亡。根据当地情报,有伊斯兰国(ISIS)分支组织为此丧礼袭击承认责任。然而,医院妇产科的攻击似乎过于反人性,至今也未有组织承认责任。而当地正与阿富汗政府争权的塔利班亦否认与两宗袭击有关。

截至5月13日,新冠肺炎检测数字甚低的阿富汗已有超过5,000名确诊病人。可是,疫情来了,战火依然。根据联合国5月13日公布的数字,在其统计有武装暴力衡突的43个国家之中,只有两个国家的战火有明显减少。

一位惨遭杀害的妇女尸首横卧医院地上。(美联社)

塔利班在2月底与美国达成和平协议之后,虽然已主动避免攻击驻阿外国军队,可是其对政府军的攻势却从来未有停止。根据阿富汗国家安全委员会的统计,塔利班自3月1日开始,平均每日发动55次攻击,而阿富汗政府安全人员的死亡比例也比此前大涨一倍。美国军方曾与塔利班多次交涉,也不得要领。

这其实也是意料中事,毕竟特朗普正犯上与奥巴马同样的战略错误——给了敌人美国撤军的限期。塔利班看准了美国势力消减在即,当然是不用再给特朗普过多面子。而阿富汗政府3月初以来的“两个总统”争权局面,也让塔利班愈有恃强凌弱的气势。

5月12日的妇产科恐袭,改变了阿富汗政府的部署。

虽然恐袭似乎并非塔利班所为,可是阿富汗总统加尼(Ashraf Ghani)却看准了这个时机,决定不再给予美国撤军下台阶,宣布恢复政府军对塔利班的侵略性攻击,一改美塔和议之后保持守势的取态。

同时,中东区内多个媒体也收到加尼与其总统对手、前阿富汗行政首长阿卜杜拉(Abdullah Abdullah)即将达成权力分配协议,让分裂多月的政府重新统一,枪头一致对外。

阿富汗国家安全顾问穆伊(Hamdullah Mohib)就明言:“当初寻求和平的理由是要终止无意义的暴力,如今这不是和平,也不是和平的开始。”

加尼(左)与阿卜杜拉传将达成权力分配协议。(路透社)

阿富汗的进攻性表态就给了特朗普一个困难选择。如果特朗普不协助阿富汗政府的话,塔利班很可能最终会将政府军击败,使美军仓皇而逃,而非特朗普心中所好的“和平撤军”。如果特朗普支持阿富汗政府攻击塔利班,2月底的和议将变成废纸,而特朗普的撤军承诺则无从兑现。

目前,白宫的表态依然是在假装和议尚存。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5月12日就发表声明,指美国当局“留意到塔利班否认任何责任,并谴责袭击令人发指”,声言“塔利班和阿富汗政府应该合作将袭击者绳之于法”。此等表态恍惚是活在平行世界。

对此,特朗普表示:“我们不在阿富汗打仗,我们是阿富汗里面的警察。到了某个时刻,阿富汗人必须能够照顾他们自己的国家。”

此刻困身国内疫情的特朗普也无暇对阿富汗政策作出重大变动。(美联社)

不过,路透社就引述前阿富汗官员表示,不少阿富汗政坛人物都相信特朗普的撤军计划只以胜出本年11月3日的美国总统大选为目标。因此,若大选过后,美军仍在阿富汗的话,美国撤军的愿望就不会那么急切,也就可以继续支持政府军与塔利班长年不息的战事。

从目前阿富汗的紧张形势来看,美国要如期在7月将驻阿军人减至8,600人的计划料将被打破。19年前一脚踩进阿富汗的美国,如今无论特朗普多么不情愿,在短期内要光彩的全身而退,无疑是痴人说梦。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