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意大利市长:集体主义如何影响中国抗疫

撰写:
撰写:

意大利政府5月13日颁布一项重启法令,帮助重启疫后的国家经济,其中包含550亿欧元(1欧元约合1.0806美元)。这意味着,意大利现阶段抗疫成效明显,即将进入抗疫与恢复经济并行的第二阶段。经历了确诊人数以令人痛心的速度猛增的至暗时刻,意大利也曾是欧洲疫情最为严重的国家之一,截至发稿,其确诊总人数已超过22万,死亡人数3万之多。在现阶段,意大利如何总结过去抗疫的经验,从沦为欧洲疫情风暴中心到逐渐控制疫情,意大利对于这场全球大疫有什么新的认识,中国对于意大利的医疗援助获得了怎样的反馈,以及未来的中意关系将如何发展,围绕以上关切,多维新闻特约记者、《世界观》总编辑李翔专访了意大利马切拉塔市市长卡兰契尼。以下为访谈实录。

2020年3月23日,意大利博洛尼亚市区一条荒芜的街道上,两个行人路过。(AP)

多维: 从数据上看,意大利感染新冠肺炎的人数明显下降,正逐步走出最困难时期。意大利政府也准备进入抗疫与恢复经济并行的第二阶段。回顾这段为时不短的抗疫历程,你所治理的马切拉塔市现在情况如何?

卡兰契尼: 意大利的情况比之前好了很多,我认为应该感谢来自中国和武汉的经验。武汉的例子足够让人钦佩,我们听取意见,要求民众保持社交距离,这也是延缓病毒传播的关键决策。意大利直到1月底才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3月份逐步完善关键的防疫措施。防疫行动采取以后,有效减轻了民众的恐慌,延缓了病毒蔓延的步伐。目前,马切拉塔市的疫情基本得到控制,只有110人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低于平均水平,我们正努力让城市秩序和人们的生活回归正常。

多维: 意大利是欧洲疫情最为严重的国家之一,疫情防控前期, 民众在“戴口罩”的问题上并不十分配合,有人认为,人们的固有观念和习惯与抗疫所需的努力产生了矛盾,这可能是疫情在意大利肆虐的主要原因,对此你怎么看?

卡兰契尼:当陌生的病毒突然来袭,说实话我们开始有些错愕,不知道什么原因,甚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遗憾的是,在我们完全反应过来之前,疫情已经大面积爆发了。由于早期对它的认识和理解不足,导致感染人数猛增,其中意大利北部伦巴第、威尼托、艾米利亚罗马尼亚和皮埃蒙特地区情况最为严重,我想,如果我们能更早意识到危险的话,也许可以避免后续如此惨重的损失。

多维:你此前提到,中国给世界提供了很好的抗疫经验,但即便如此,一个悲伤的事实是,在中国逐渐控制住疫情之后,欧洲、美国等西方大国却接连陷落,各国感染病毒的人数甚至超过了武汉最严重的时期,为何中国经验没能很好的为西方所用?如何评价中国抗击疫情的行动?

卡兰契尼:我想引用马切拉塔大学菲利波•米格尼尼(Filippo Mignini)教授的观点来回答这个问题,米格尼尼是一位哲学老师,同时也是中国研究的专家,他十分了解中国和意大利几千年的历史。在他看来,中国从过往几千年的历史中汲取了经验,每个人都将自己想象成集体的一部分。

儒家思想体系在中国建立了集体意识和深刻的社会价值观念,正是这种观念,让中国在社会秩序井然、人民团结协作中战胜了疫情。而意大利情况刚好相反,民众心中先有个体再有集体,这就是最本质的区别。可以说,中国在疫情面前表现出的团结高效可以从其历史文化中寻找根源。

3月25日,中国第三批赴意大利抗疫医疗专家组出征前合影。(新华社)

多维:中国控制住疫情后,从政府到民间层面都开始向世界援助医疗力量和物资,中国还往意大利派遣了专家团队对抗疫情,这些行为一方面增加了国际关系中的良性互动和积极的舆论反馈,但同时也引来了质疑,有人认为,中国在实施“口罩外交”,借此输出影响力。此外,在没有科学定论的情况下,以美国为首的许多西方国家政客也在不断强化舆论场中,病毒起源中国甚至是实验室泄露的印象,向中国索赔。对此你怎么看?

卡兰契尼:马切拉塔市人民和中国人民在灾难时刻建立的友谊,是我作为马切拉塔市长的职业生涯中,收获的最大惊喜之一。正所谓,患难见真情。中国与我们被山川海洋分隔几万公里,但我们得到了来自对方令人难以置信的援助,黑暗时刻,我们并不感到孤单。我们要感谢遥远的你们,这次疫情让彼此多年的友谊更加坚固。

但不幸的是,这次疫情爆发在全球政治不确定性最大的时期,我相信,美国发出的类似言论,是几个月之后美国大选策略的一部分,我们必须相信科学的证据,病毒来源于自然界,而非人为泄露。

美国在特殊政治时刻,为了选举会炮制出损害他国利益的言论,但意大利人民必须理性思考,以事实为依据做出判断。

多维: 其实舆论本身就是由多个方面组成的,在中国和意大利的互动中,也产生了不同的声音,你对疫情之后的中意关系有何展望?

卡兰契尼: 我相信中国和意大利的关系会得到加强,因为事实上,两国的历史和民族特征十分相似,在我们的文化中,都包含了慷慨和利他主义,双方很容易建立起自然融洽的沟通。我去过中国很多次,感受到了一种非常自然的关系,这种关系是由社会各界,从政府到民间的共同努力建立起来的。

很多意大利学生和老师第一次去中国交流,虽然彼此第一次见面,但两个民族相通的历史气候,足以使我们跨域语言障碍。两国关系强化的同时,也创造了巨大的附加值。

我希望还能再见到我的中国朋友,我不得不十分坦率地说,我爱中国,我也很幸运结识了很多让我热爱中国的朋友,尤其是来自中国江苏太仓的朋友。中国是一个非比寻常的国家,我们应当建立牢固、坦诚透明的友谊。在如此戏剧性的历史阶段,我希望向两国人民传达对未来充满信心的理念,这也是我的座右铭。

受疫情拖累,意大利医疗体系一度崩溃,医护人员不得不在救谁之间进行选择。图为意大利北部帕维亚的圣马特奥医院的重症监护室。(AP)

多维:世界各国在应对疫情的时候,并没有想象中的团结,对于彼此坚持的价值和处理问题的方法,东西方之间出现很大的隔阂和分歧,甚至某种程度变成了零和博弈。从政治的角度,你如何看待这样的情况?如何才能缩小国家之间的分歧,加强国际社会应对紧急情况的协调能力?

卡兰契尼: 如果要进行自我反思的话,那就是我们没能在病毒出现全球大流行迹象的时候采取充分行动。有很多科学家和学者当初提出了建议,世界各国却采取了不同的行动,这是非常错误的做法。

国际社会需要一个独立、专业、类似于医疗指南的组织,这个组织应该提供权威的卫生指南,不受某一方的支配。但很显然,现实是这个组织往往受到最大资金来源方的干涉。

我们必须以国际社会为参照,人类社会此前从未意识到,面对病毒,所有生命都是平等的。一个独立、健康且能及时行动,在关键时刻可以调动全球资源的组织是十分必要的。

批评是有必要的,我认为世卫组织在这次新冠肺炎大流行上的表现很难令人满意。为了未来我们必须做好准备,设立应对各种紧急情况的预案。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