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德国司法冲突难避免 欧盟却遇“联邦化”契机

撰写:
撰写:

德国宪法法院5月5日被质疑“越级”反驳欧盟法院有关欧洲央行量化宽松政策的判决后,欧盟政治在新冠疫情之外掀起了另一波涛。德裔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Ursula von der Leyen)已表明正考虑起诉德国政府侵害欧盟法律权力。

德国宪法法院的判决,实际上推翻了欧盟法院早在2018年判定欧洲央行量化宽松政策为合法的裁决,甚至不留情面的指责后者的判决“不能理解”、“毫无意义”。法院要求欧洲央行在3个月内对2015年的量化宽松决定提出“相称性评估”,解释何以此等买债政策并非“越权”为成员国国内财政提供融资的做法。

对此,欧盟委员会与欧盟法院都马上声言,只有欧盟法院才裁判欧盟机构有否违反欧盟法律的司法管辖权。而目前正在积极“放水”抗疫救市的欧洲央行行长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也表明其预设会进一步增加、高达7,500亿欧元的买债计划将继续进行,不会被德国宪法法院的判决“吓倒”。

拉加德表明会继续其抗疫救市的买债政策。(路透社)

诸如波兰、匈牙利等素来与欧盟法院不和的政府则“把握机会”藉德国的判决反制欧盟。波兰总理莫拉维茨基(Mateusz Morawiecki)就大赞德国宪法法院的判决是欧盟史上最重要的判决之一,证明欧盟法院不能有无限的权力。

对于波兰等国,欧盟委员会尚能毫无顾虑的作出制裁威胁。然而,面对欧盟首屈一指的大国德国,欧盟委员会却不知要如何处理。

首先,如果欧盟委员会对德国宪法法院疑似侵害欧盟法院权力不作行动的话,波兰、匈牙利等国势将指责欧盟委员会“双重标准”、“恃强凌弱”,让本来起诉各国实际影响本已停留在威胁层面的欧盟委员会日后更难维持欧盟法制的秩序。

反过来说,如果欧盟委员会决定起诉德国政府越权的话,德国政府也可算是“躺着中枪”。毕竟,德国政府在官司中是站在欧洲央行与欧盟法院的一方,而德国央行本身也是执行欧洲央行买债政策的机构。更何况,德国司法独立,德国政府就算想要推翻德国宪法法院的裁决也无从入手。而且,此等起诉程序将会把欧盟法院与德国再次放在对立面,进一步鼓动德国国内的疑欧情绪。

冯德莱恩原是德国国防部长,如果要起诉德国的话,她的国籍也会造成尴尬。(路透社)

另一边厢,对欧洲央行而言,这也是一个难解的政治问题。

首先,有庞大律师团队的欧洲央行理该有能力提出德国宪法法院可以接受的“相称性评估”。问题是,如果欧洲央行(经德国政府)向德国宪法法院提出解释,这无疑是变相接受了德国宪法法院对欧洲央行的法律管辖权,将会立下极坏的先例。

反过来,如果欧洲央行全不理会德国宪法法院的判决,受制于此判决的德国央行将须逐步卖出其超过5,000亿欧元的债券,让欧洲央行的量化宽松政策壮士断臂。而且,当德国央行停止跟从欧洲央行的买债决定时,欧洲央行理应向欧盟法院提告德国央行。这又将造成另一波欧盟宪制与政治上的大风波。

因此,目前唯一可让各方保留面子的做法,就是由德国央行“自动请缨”向德国宪法法院提出解释。如此,欧盟委员会不必作为,欧洲央行也不必过于明显的向德国宪法法院低头,而量化宽松的政策也得以继续。不过,欧洲央行的地位、欧盟财政政策整合,以及欧盟法律权限等争议,将继续蒙混下去。

来年即将卸任的德国总理默克尔(Angela Merkel)5月13日就向德国国会议员表示,为了维持欧元的存在,德国政府对宪法法院的回应必须让德国央行能继续参与欧洲央行的行动。她同时指出:“我们不要忘记(前欧盟委员会主席)德洛尔(Jacques Delors)在欧元区成立之前所说过的话:我们需要一个政治联盟,一个货币同盟并不足够。”

虽然默克尔如此不讳言的承认欧盟进一步整合的需要,不过她最终会否于德国央行摆平各方面子后就止步,我们却无从得知。

这次德国宪法法院判决所造成的危机,的确暴露了欧洲央行角色受限不清、欧盟财政政策整合架构不足,甚至欧盟与成员国之间法律权限不明等长期存在的问题。欧盟各国领袖当然也可以一如以往的“见招拆招”,将眼下具体的问题解决,却对结构性问题视而不见。不过,一如以往,如果他们继续如此施为的话,这一个推动改革的契机又将被白白浪费。

在德国宪法法院的判词中,法官们就特别指出“欧盟并未有演变成一个联邦国家”,“其成员国依然是(欧盟条约)的主子”,因此各国法院有权判决欧盟机构越权。也许,这正是将欧盟推向“联邦化”的时候。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