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TO命悬一线利空中国 北京更需外交智慧而非针锋相对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在新冠肺炎全球大流行的背景下,世界正处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渴望全球治理的时期,人类却遇到了更为深重的全球治理危机,世界贸易组织(WTO)正成为这种现象的新注脚。世贸组织总干事罗伯托·阿泽维多(Roberto Azevêdo)近日宣布,将在今年8月31日卸任,比原定任期提前了一年。

阿泽维多宣布提前辞职。(世贸组织官网)

阿泽维多关于提前辞职的发言中包含了诸多无法明言的深意。他表示,世贸组织不能在其周围的世界发生深刻变化的情况下停滞不前,确保该组织继续能够回应成员国需求和优先事项是当务之急,而不是一种“可有可无的选择”。新冠大流行带来的“新常态”必须反映在世贸组织的工作中。

他同时表示,提前结束任期将使世贸组织成员国能够在未来几个月中选举他的继任者,而不会转移人们对原定于2021年举行的第十二届部长级会议筹备工作的注意力。

事实上,国际舆论场此前已有阿泽维多辞职的传闻。近年来,世界贸易组织面临着巨大挑战,各成员国对WTO的改革方向存在争议,特别是世贸组织一直受到美国特朗普政府的攻击,特朗普一直强烈批评WTO过度扩张,并指责其允许中国实行不公平贸易。这使得维持多年的国际多边贸易体系遭遇前所未有的挑战,特朗普四处发动贸易战的举动更让全球贸易紧张局势加剧。更糟糕的是,从去年年底开始,世贸组织争端解决程序中的最高机构上诉机构停止运作,此前美国阻止任命新法官来替代两名退休法官。

新冠病毒大流行后,如何制定疫情后的贸易框架亦成为重要议题之一。但显然,世贸组织能够发挥的作用有限,阿泽维多自己也表示,“我们现在什么都做不了,没有谈判,一切都陷入停顿。常规工作完全停了下来。”

对于阿泽维多提前请辞,中国对外经济贸易大学经济系教授龚炯也对多维新闻表达了他的解读。龚炯认为,阿泽维多的辞职声明中提到了两个原因,一个是“家庭原因”,但这很可能只是个借口;另一个是阿泽维多提到的世贸组织第十二届部长级会议,这个阿泽维多口中“世贸组织改革里程碑”的会议,“前景非常不乐观,估计肯定是达不到预期的效果”,所以阿泽维多干脆“激流勇退”。

美国总统特朗普多次激烈抨击WTO的现状。(AP)

龚炯认为,阿泽维多辞职是WTO所面临巨大困难的背景体现:美国要让WTO慢慢地“安乐死”,同时针对中国搞“私有化WTO”(private WTO idea)。美国已经要求在与英国的双边自由贸易重新谈判中,加入类似美加墨自贸协定中第32章第10条那样的“毒丸条款”,即一旦英国与美国不认同的第三方国家签署贸易协议,那么条款将允许美国可以退出双边协议部分内容。

接下来美国很可能要求与澳大利亚、新西兰、韩国、日本等国的自贸协定中都加入这一条款,也包括欧盟(EU),“只不过欧盟可能不会轻易就同意,但上述其他国家基本都会妥协。”龚炯指出,即便不算欧盟,未来与美国签署带有“毒丸条款”自贸协定的国家数量,几乎相当于半个WTO,是一个“以华盛顿为中心(Washington Central)的另一个‘世界贸易组织’”。

所以目前来看,WTO明年将召开的第十二届部长级会议不会有太大的成果。“阿泽维多算是知难而退,以免届时让自己更加难堪。”

国际舆论大多认为,阿泽维多此时辞职并不是一个好时机——新冠肺炎疫情正在冲击165个WTO成员国的经济,而中美贸易战仍处在风波未平的阶段。连阿泽维多自己也坦言,突然离职可能会加剧世贸组织已经破裂和无效的说法,但坚持宣称“这艘船没有下沉,航行状况很好”,“我所做的是将指挥权交给其他人。”

但这或许只是一种好听的说辞。龚炯直言,“WTO的两大机制之一的仲裁机制都没有了,怎么还能说‘没有下沉’。过去三年WTO一直宣称需要改革,但并没有什么进展。”总干事提前辞职,会进一步影响人们对于国际经济的信心,“原来大家期望WTO应该在这种时候(新冠肺炎全球大流行)发挥作用,但现在看来什么作用都发挥不了。现在他(阿泽维多)辞职,各成员国可能对WTO更没信心了。”

不过这并不表示WTO已逃脱不了穷途末路的命运。龚炯认为,目前美国大选的选情存在一些变数,特朗普未必能连任。“如果特朗普输掉大选,WTO肯定会有救。”

他指出,特朗普现在很清楚自己在几个关键的摇摆州民调落后,尤其是密歇根州和宾夕法尼亚州,特朗普的民调落后拜登(Joe Biden)5到6个百分点左右。在威斯康星州和亚利桑那州,特朗普也落后2到3个百分点左右。北卡罗来纳州和佛罗里达州,两人则是咬的很紧。

“在这六个摇摆州里,如果特朗普丢掉三个州的选票,就很难摆脱失利的命运。目前来看,密歇根州和宾夕法尼亚州特朗普大概率算是丢掉了,他的机会在于必须赢下佛罗里达州,外加另外两个摇摆州。因此最终的‘决胜州’很可能就是威斯康星州和亚利桑那州。”

WTO的命运很大程度上将由今年美国大选的结果决定。(AP)

当然,距离美国大选还有五个多月的时间,一切还没有到下定论的时候。龚炯指出,在此期间,特朗普一定会想各种各样的办法来获取选票,特别是如果特朗普逐渐发现自己败选的危机越来越大,“可能会做出更多疯狂的举动。”指责中国(Blame China)就是特朗普的一个选举策略。而借着美国前总统奥巴马(Barack Obama)对美国司法部决定撤销对前国家安全顾问迈克尔·弗林(Michael Flynn)的起诉表示担忧,特朗普又发明了一个新词“奥巴马门”(Obama Gate)。这同样是显而易见的“选举手段”。

可以预见,随着阿泽维多辞职,特朗普不会放弃给世贸组织施加更多压力的机会,以此来配合自己的竞选节奏。对于一直奉行多边原则、维护WTO机制的中国来说,现在应该如何面对挑战?

龚炯认为,首先中国需要加强与欧盟的沟通。“美国要跟欧盟谈‘毒丸条款’恐怕不太容易,所以中国需要坚持同欧盟维持良好关系,拉上德国、法国维护WTO的多边体制。尤其是法国,对于特朗普想要加入‘毒丸条款’是比较警惕的。”

“另一方面,中国需要维护好那些已经与美国签署自贸协定的国家的经济与政治关系,比如加拿大,它是美国的主要贸易伙伴(major trading partner),与加拿大搞好关系,有利于打破‘毒丸条款’对中国的围剿。类似的国家还包括澳大利亚、日本、韩国等,这需要中国同这些国家不断改善并提升双边关系。中国现在面临的国际环境非常困难,需要在外交上发挥智慧。”

然而众所周知的是,澳大利亚、加拿大等国对于中国一直以来的态度难言友善。在美国将中国视为战略竞争对手的背景下,澳大利亚一直与美国站在同一立场上,加拿大则为了配合美国打压华为,将华为副总裁孟晚舟监视居住在加拿大境内至今,中加关系一度因此跌至冰点。特别是5月13日,加拿大总理特鲁多(Justin Trudeau)公开表示,“很明显,围绕新冠肺炎疫情的起源和早期行为,各国有很多问题,尤其是中国……我认为,我们就不同国家的行为提出问题是完全正常的,包括中国。”中国要想争取同澳大利亚、加拿大改善关系,是否难度过大?

龚炯认为,这就要看中国方面能发挥多少外交智慧。“现在不应该到处去‘怼人’,而是要好好沟通。疫情最先在中国出现,其他国家在民意上有一些怪罪中国的情绪并不奇怪,这也是中国没法控制的事情。西方国家大多是民主政治,政治人物或多或少要反映民意,这其实也不可怕,关键是要想办法沟通。目前中国外交上呈现出一些针锋相对的做法与趋势,或许并不是最好的选择。”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