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对手不是拜登”:特朗普为何将矛头对准奥巴马

撰写:
撰写:

“我的对手不是睡眼惺忪的拜登。他根本不在考虑因素之列……我的对手是极端左派、什么都不做的民主党人跟他们的同伙、真正的反对党、垃圾主流假新闻媒体。”特朗普5月16日早上在推特(Twitter)上如是说。五个小时之后,他的推特网页上就出现了“奥巴马门!”(OBAMAGATE!)的简单“呼号”。

在过去一周多的疫情之中,特朗普与奥巴马隔空交火不断。5月7日,司法部正式要求法院撤销检控前国家安全顾问弗林(Michael Flynn)向联邦调查局(FBI)作假证供的案件,为“奥巴马门”打开序幕。特朗普当天在白宫就表示:“奥巴马政府所做的,是前所未见的……他们是渣滓、是人渣。”翌日,“奥巴马门”一词首次登上特朗普的推特专号。

“奥巴马门”的出处

虽然至今外界也未能完全理解“奥巴马门”确切所指为何,不过其具体内容大概是指责奥巴马为了破坏特朗普的选情及其管治,在2016年至后者上任期间主导“通俄门”调查,而针对弗林的案件只是其中一环。这种论述其实一点也不新,只不过特朗普能攻击对手的论据不多,只好将此等“旧酒”装进“奥巴马门”的“新瓶”之中。

特朗普指“奥巴马门”比尼克逊总统的“水门”事件还要严重。(Twitter@realDonaldTrump)

弗林一案始自2016年12月底。当时奥巴马指责俄国干预选举,对之实施制裁。尚未上任的弗林却私下联络俄国驻美大使,要求后者不要报复,暗示特朗普“新官上任”之后情况将不一样。及后,他被指违反禁止平民未经授权参与对外事务的《罗根法案》(Logan Act)。

2017年1月,联邦调查局早知道弗林与俄国大使的谈话内容,又知道弗林曾向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否认有关谈话内容,时任联邦调查局局长科米(James Comey)决定召来弗林作供,而后者却再次否认有关谈话内容,犯下对联邦调查局作假证供之罪。

其后,弗林与“通俄门”调查合作,又承认了其作假证供的罪名。然而,现任司法部长巴尔(William Barr)2019年初上台之后,为弗林翻案之风渐起,而弗林自己随后也更换了代表律师应战。

到了本年4月29日,司法部公开联邦调查局有关弗林调查的档案,当中显示联邦调查局在2017年1月已确定弗林并无串通俄国,也有讯息记录显示当时联邦调查局已有人质疑传召弗林作供是否为他设下一个让他说谎的陷阱——这一点就成为了“奥巴马门”的实质“证据”。

弗林2017年2月疑因欺骗彭斯而辞去国家安全顾问一职。如今,其官司尚未完结,因为审理案件的法官已另请法律代表去负责为保留其检控作申辩。(美联社)

虽然目前证据并未显示奥巴马有参与其中,但特朗普阵营已主动出击将奥巴马与拜登拉下水。更重要的是,特朗普还故弄玄虚,将这一宗实际上重要性甚低的案件炒作成要“推翻特朗普”的政变阴谋“罪行”一般。

奥巴马接连还击

对此,奥巴马在5月8日的一场有近3,000人参与的“奥巴马校友会”(Obama Alumni Association)闭门视讯演说中,批评撤销弗林的控罪是“法治的危机”,同时严词批评特朗普的抗疫管理是“绝对乱成一片的灾难”。当然,有如此多参与者的闭门演说,影片随后就马上送到媒体手中。

奥巴马此举打破前任总统不批评政事的政治传统,除了遭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痛批“毫无格调”、叫他“闭嘴”之外,也惹来特朗普在5月10日母亲节当天连发(包括转发)至少 17条推特推文反击奥巴马,其翌日的第一条推文也是简单明白的一句“奥巴马门”。

到了本周六(16日),奥巴马在其对一众传统黑人大学的毕业典礼演说时,再严词批评特朗普政府:“这次疫情大流行终于完全揭开‘很多掌管政事的人都知道他们在做什么’的假象。他们之中,有很多人甚至连假装自己在掌管事情也没有做到。”

根据一项盖洛普(Gallup)2019年的民调,奥巴马连续12年成为美国最受尊崇的男性,而特朗普却首次上榜,与奥巴马以18%民意一同获得这个殊荣。(美联社)

这次批评在公开领域之中出现,比之前的闭门演说又进了一级。也许,奥巴马未来将会更主动的参与民主党讨伐特朗普的选战。

拜登呢?

然而,实际上将会是特朗普连任选战的对手拜登(Joe Biden)到底到哪里去了?

拜登竞选工程的最新发展,大概是其竞选团队周五(15日)公布了新的选举形势图,认为拜登将能在特朗普手上夺回民主党希拉里(Hillary Clinton)2016年落败的艾奥瓦州、威斯康星州、密歇根州、俄亥俄州、宾夕法尼亚洲、北卡罗莱纳州,以及佛罗里达州;而且更有可能在亚利桑那州、得克萨斯州、乔治亚州共和党传统票仓跟特朗普争一日之长短。

相较于特朗普与奥巴马的隔空对骂,拜登几乎是完全未有被媒体的镁光灯照到。

虽然目前拜登无论在全国民调上,还是各摇摆州份的民调上,依然领先特朗普,不过其领先水平也未能明显超越统计误差范围。这种“无声无息”的选举工程能否威胁到特朗普实在成疑。

此时奥巴马突然以较高调的姿态攻击特朗普,固然是面对对方“挑衅”的回击,却也可能是看到拜登的不济而要靠自己的人气去扶拜登一把。

在新冠疫情之下,拜登几乎消失于媒体报道之中。(美联社)

尚未走出奥巴马影子的民主党

早在2016年7月,同样不太能鼓动民众热情的希拉里获得时任总统奥巴马高调站台支持。当时就有美国媒体将此举形容为“历史性”一刻,并回顾1901年以来所有前总统与同党总统候选人的关系,指出此前助选规模从来未有这般热切。

当年的希拉里最后当然是黯然败阵。今天年高77岁的拜登,却似乎也要像当日的希拉里一般,要由奥巴马前来搀扶。如此也可见民主党经历四年来的温和派与进步派内斗之后,最终也免不了回到最能团结全党的奥巴马的影子之下。

公关功力甚为了得的特朗普,又怎么不会看到这一点?故此,在公而言,攻击奥巴马绝对比攻击拜登更具新闻性、更具成本效益。

特朗普亲手制作的一场“奥巴马门”让奥巴马再次成为美国政治热话人物。(美联社)

在私而言,有传特朗普因为奥巴马2011年以其“奥巴马并非在美国出生”的阴谋论在众目睽睽之下对他冷嘲热讽,一直怀恨在心。如果2020年的选战在宣传战上竟然变成俨如特朗普对奥巴马的生死决斗的话,这也许正好符合特朗普一雪前耻的企盼。作为“看戏”观众的我们,此刻的愿望也许与特朗普的一样。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