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俄罗斯疫情急速爆发 普京遇治理短板

撰写:
撰写:

俄罗斯的新冠肺炎(COVID-19)确诊人数近来大幅上涨。截止到5月17日,其确诊人数达到281,752,成为全球确诊病例总数仅次于美国(1,527,664)的国家,其疫情发展也迅速得令人咋舌。

确诊飞速上涨,死亡率却不高

多维新闻在《【新冠肺炎】跃居全球第三 俄罗斯疫情为何以难以置信速度大爆发》一文中分析了俄罗斯确诊病例暴增的原因。

俄罗斯确诊人数暴增,令其“欣慰”的是死亡率比较低。截至到5月17日,死亡人数为2,631,死亡率为0.9%。这远低于英国(约14%)、法国(约15%),也低于美国(约6%),更低于世界卫生组织估计的3.4%的死亡率。

俄罗斯的死亡率引发了西方的质疑,《金融时报》和《纽约时报》等都称俄罗斯瞒报数据,故意压低死亡率。对此,俄罗斯方面予以否认,称这些报导是“耸人听闻的反俄骗局”。

俄罗斯死亡人数是否真的如此之低还有待观察,仍有修订的空间。中国、英国也有修订资料的先例。抛开这些不谈,从俄罗斯的应对来看,它的死亡率低是有原因的。

早发现、早准备、早隔离都是降低死亡率的重要手段。不少国家因新冠肺炎死亡人数较多,很大原因在于未能尽早发现,乃至恶化为重症甚至死亡。俄罗斯4月开始大规模检测,这意味着大量病患在初期即被确诊,为其尽早接受治疗提供了可能。莫斯科市长索比亚宁(Sergey Sobyanin)就提到了该市的病患主要是以轻症为主。

并且,俄罗斯借鉴了中国经验。早在2月底就开始筹划建类似于中国武汉“雷神山”式的医院,花了40多天在俄罗斯郊外建成。俄罗斯还从中国购买了大批物资。仅口罩一项,普京4月20日称已经收到来自中国的1.5亿只口罩。加之全国封城在一定程度上遏制了病毒的蔓延。

谈俄罗斯的举措并非是反驳西方的质疑,认为它们过虑了,而是说俄罗斯采取的这些措施或许是死亡率低的一个原因。再说,为何俄罗斯的死亡率低就一定等于瞒报?为何说死亡人数2,000多就是“低”?人命关天,难道每个国家都死几万人才是正常的吗?

给俄罗斯和普京的挑战

俄罗斯因乌克兰危机与西方交恶,长年受西方的制裁,经济发展并不乐观。油价走低(尤其是4月的暴跌)更是让俄罗斯苦不堪言。纵然俄罗斯称其死亡率比较低,但疫情恶化无疑是给俄罗斯经济雪上加霜。

为期6周的全国封锁拖累国内经济,俄罗斯经济发展部长列舍特尼科夫(Maxim Reshetnikov)表示,受疫情限制措施影响,俄罗斯每天损失约1,000亿卢布(约合110亿港元)。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预测,2020年俄罗斯经济将萎缩5.5%,俄罗斯政府也预计失业率可能将从2019年的4.6%升至10%。俄罗斯阿尔法银行(Alfa-Bank)也悲观估算,俄罗斯居民的实际收入将下跌5%,比2014年还要低7.5%。

疫情带给俄罗斯的冲击也引发了外界对普京个人的质疑。普京以其强人形象备受俄罗斯民众的崇拜,但这场疫情似乎在改变民众对他的看法。俄罗斯民调机构Levada Center公布的资料,普京的支援率从2月的69%跌至4月的59%,比2013年最低的记录还要低4%。

新冠肺炎疫情在俄罗斯的蔓延,引发了外界对普京执政权威的质疑。(AP)

而普京将复工问题交由各州决定更是引发了争议,认为他将地方官员看成是处理疫情不善的替罪羊。普京在莫斯科郊外的新奥加廖沃(Novo-Ogaryovo)总统官邸遥距办公而很少公开露面,甚至在与官员召开新冠肺炎视讯会议时把玩手中的笔等,都被认为是他对控制疫情没有太大的热情。

此次疫情对各国都是一次重要的考验,对俄罗斯来说同样也是如此。俄罗斯疫情的恶化更是集中暴露了俄罗斯长久以来的问题,比如中央与地方的关系、对西方的矛盾心态等。

民众寄望于强人普京帮助他们走出危机。在全球地缘政治博弈中,普京可谓是游刃有余,乌克兰、叙利亚问题等都证明了他的谋略、果断。从这个角度来说,普京是一个战略家。

而防控疫情考验的是领导人对具体议题的治理能力,普京并没有展现出他在国际议题上那般的长袖善舞、霹雳手段。在民众中享受颇高威望的普京,或许需要从疫情的突然爆发中审视自己的这一“短板”。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