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卫大会】衣带渐宽终不悔 台湾人准备好“揽炒”了吗

撰写:
撰写:

世界卫生组织(WHO)于5月18日在瑞士日内瓦主持2020年年度大会(WHA),成员国代表以网络方式参与。而对华语世界而言,其一大看点便是各成员国会否讨论允许台湾列席WHA。

早在5月7日,于美国、日本、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法国、德国八国便在与两位高级世卫官员的会议中表述立场。据加拿大《环球新闻》(Global News)5月17日报道,八国当时表示“台湾被全球卫生体系排除在外,不仅仅是严重的公卫问题,更会对接下来(全球对抗疫情)的努力造成极大阻碍”。据法新社5月17日报道,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已经于5月15日要求WHA委员会把“台湾恢复出席WHA”一事加入议事日程。

“WHA委员会”是专为召开WHA而组成的特别委员会,该委员会由来自全球各个地区的十五个成员国组成,通常在WHA召开前夕组成,通过投票表决的方式,决定是否于大会既定的议事日程中添加新的议题。

不过,WHA会否就“台湾今次乃至来年能否列席”进行表决,则取决于成员国有无主动提出动议,以及成员国最终的表决结果。

简言之,世卫组织本身只在世卫大会上扮演秘书角色,只有各成员国政府才能决定是否邀请台湾参加WHA——因此,在此次大会期间,诸如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成员国会否对此提出动议,值得关注。

蔡政府任内,台湾一直未能参与世界卫生大会。(中央社)

台湾无法参会的原因

可是,固然台湾的国际情势看似一片大好,现实依旧是现实。

正如台湾《中央社》引述世卫法律顾问索罗门(Steven Solomon)5月4日的表态所报道,台湾能否参与世卫大会,或获得观察员身份,是194个会员国决定,世卫秘书处无权决定。

现实中,固然据台湾联合国协进会统计,已有约70位全球政要和国会议员发表挺台声明和影片,但真正在WHA会议中为台湾提案者,只有15个邦交国中,除梵蒂冈以外的那14国。即便是自3月起便开始游说让台湾重返WHA的美国,也没有做出实际动作。5月11日,台湾外交部长吴钊燮便公开证实:“美国至今不愿在WHA会议中为我参与提案,我方仍须透过友邦为我参与提案”。

要知道,纵然世卫《组织法》的章程开头即表示,其最高宗旨是要“使世界各地的人们尽可能获得高水准的健康”,这一点也经常被台湾政府和支持台湾的人士在国际上引用。但世卫作为一个联合国附属组织,其所负责的对象是联合国的194个会员国。联合国大会,以及每年的世界卫生大会,都需采用成员国多数表决的程序。

1971年,联合国第2758号决议将“中华人民共和国”取替“中华民国”成为中国的唯一代表。不再于国际社会主流存在的“中华民国”,以及其所实际管辖的台湾,也就不再被视为成员国,不能加入联合国以及世卫等下属组织,也不能参加WHA等会议,除非是在不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以及其所代表的多数成员国)的意愿之情况下,由世卫组织总干事以“个人贵宾”的方式邀请台湾按“观察员”身份参会。

在联合国第2758号决议通过之前的22年里,中华人民共和国于国际舞台也曾面临如今台湾的窘境。而今,台湾此次结局恐怕也是在少数邦交国帮忙发声后,让台湾参与世卫的提案旋即迅速被大会成员国否决。

美国卫生部长阿扎日前与台卫福部长陈时中展开视像会议后,台湾发布声明称“美国卫生部长支持台湾加入WHA”。(Twitter@Secretary Alex Azar)

口头声势很大 实际行动欠乏

美国和多国政要一再表态,却不提出动议,这很好理解。

各国面临国内严重的疫情和民怨,皆需要有归咎对象,通过表达“不能将台湾2,350万人排除在外”等政治正确的讲话,得以向世卫组织及中国追责,这也反映了各国社会的情绪与看法;美国除此之外还有中美竞争的考虑维度。

与此同时,各国也都明白,让台湾加入世卫,又或是正式列席WHA,则首先意味着要自己先承认台湾是独立主权国家,并且推动联合国多数成员国就此达成共识——各国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也都不愿为此付出外交成本。

正因如此,美国的表述一直很巧妙,恰如其在2019年时通过的《台北法案》所写,“美方应在适当情况下,支持台湾成为所有不以主权国家为参与资格的国际组织会员,并在其他适当组织中取得观察员身份”。美国如是,各国基本也都是同样的操作。

对此,台湾人民和政府都不明白吗?显然不是。

吴钊燮5月11日表示,“由美国提案自然更具力道,我方也未放弃希望由美国提案。但我方在与美国讨论时,必须尊重其立场,将会继续努力”。(Getty)

你情我愿的剧本

在吴钊燮出面证实之后,台湾舆论反应大致两种:一则是感叹:“有总比没有好,美国已经尝试了,还不是中共打压”;二则是另一种感叹:“美国不是说会帮台湾,到头来也就是利用而已”。

事实上,台湾人都明白当下的处境,都明白台湾只得在不违背“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的情况下,才能加入世卫等联合国组织。

或许也正因如此,拒绝承认此前提的台湾现政府,以及过半数的现政府支持者,才会额外期望得到国际社会的认可——与其说参与世卫组织是为了能成为与其他国家平起平坐的“成员国”,倒不如说这是为了建立台湾的国际地位,在这次疫情期间,争取对台湾友好的国际声浪。

也正是为了这种目标,台湾现政府方会在明知“到头来还是被利用”的情况下,持续营造为台湾有利的国际氛围。从这个维度来看,博得各国口头支持的蔡英文政府无疑是成功的——无人问津的台湾,而今成为屡屡被提及的正面抗疫案例,“有总比没有好”的转变,诚可谓台湾人的慰藉。

那么,再下一步呢?在完成了“从无到有”的转变后,未来又会怎样?又该怎样?

台外交部发言人欧江安日前表示,“台湾是台湾,不是中国的一部分”,中共将“一个中国原则”强加于其他国家及国际组织的做法,只会徒增台湾人民对于中国政府蛮横霸凌的反感与厌恶。(洪嘉徽/多维新闻)

独立:现况之外的选项?

上文提到,台湾只得在与“一中原则”不冲突的情况下参与联合国这种以主权国家为参与门槛的组织。那么,如果独立呢?

如今台湾大有人讨论“台湾立国便可以主权身份参与这类组织”的可能。然而若要“立国”,则有两大前提。第一,要得到台湾2,350万人中多数人的共识,且要做好准备承受必然的社会撕裂。第二,或是大陆14亿人都认可台湾独立,或是国际社会普遍认可台湾独立。

在第二点上,前者是不可能的,后者在当今之世也是不可能的。这个基本盘才是全世界(除了那14个邦交国)都不主动为台湾提案的根本原因。

不过,世界之势是会变的,而今中美两个当世大国愈发火花四射的比拼,令“基本盘”存在变动的可能——美国固然不会为了2,350万人而放弃14亿人,世界也是如此。但如果有朝一日美国决定“断舍离”,决定放弃中美交往的一切正面结果,为了阻止中国崛起而与之展开冷战式的冲突,而世界必然面临站队的压力呢?

对于势不认同两岸统一、势不接受现状的人而言,这是值得寄望的前景。

2020年1月28日,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在北京会见习近平。(AFP)

衣带渐宽终不悔?

而今世界正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国乃至发展中国家的崛起,为过去数百年围绕西方运转的世界秩序带来巨大改变,也令中美关系步入了一个愈发从合作走向对峙的阶段。此时,各方确实都面临巨大的站队压力。愈是实力弱小者,所面临的压力就愈大。诸如欧盟(EU)、日本、韩国尚可独善其身,诸如东盟各国则明显愈发站队中国,而现阶段的台湾似乎也做出了站队美国的选择。

关乎可预料的未来,这个选择给台湾带来的代价无疑会是沉痛的。美国乃至国际社会都不会接受台湾独立,而中国已然是全球最大市场,在全球化不可逆转的趋势下,最大的市场必然会成为唯一的市场,愈是离开这个市场,便愈会陷入孤立隔绝的局面。可以预见,倘若台湾坚持当下的选择,那么其国际空间、经济空间都会越来愈小,海峡关系也会越来愈僵。相对的,美国可赖以对华发起攻势的着手点会越来愈多,海峡问题会持续成为中国崛起的负面阻力,乃至以台湾或台湾周边海域为中心爆发中美军事冲突。

这类“揽炒”前景的可能性愈大,台湾摆脱“一中原则”的可能就愈大。

今年1月蔡英文击败韩国瑜成功连任台湾总统,是为台湾选民对其所选路径的认同。(Getty)

人们未必同意这种对未来的推演,却必须意识到“革命是要流血牺牲”的。在最极端的前景当中,有人会死于战火,朋友家人会反目,撕裂的社会将陷入冲突乃至恐袭与仇杀,失业和经济压力将最先由社会底层,而后由所有人承担。放眼世界,而今的叙利亚、伊拉克、阿富汗、利比亚、也门正在经历这样的过程。

这未必是台湾的前景。不过就当下而言,台湾现政府所做出的选择,将大概率将事态朝这个前景迈进,而2,350万人中的大部分人也在以选票的方式为之背书。甚至可以说,在台湾人所认可的现行政制下,是人们驱使着政治人物做出相应选择。

或许,当事态进一步发展,冲突进一步激烈,代价愈发被人们所感知之时,人们会驱使政治人物做出不同的选择。又或者,会有政治人物抛出更为稳妥的选项,并一再引导民众,建立共识。再或者,会有政治人物冒选举制度之大不韪,推动极具争议性的政策,最终或成功改变民意,或身败名裂——然而,如果路径不发生改变,那么最终便会“覆巢之下无完卵”,若能奠定出这种前景,台湾也就有了“一中原则”之下的其他选择。

最终,这是台湾人自己的决定。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