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战背后:中泰台三角关系的爱恨情仇

撰写:
撰写:

4月中旬发生在推特的中泰网络大战“#nnevvy”,引起两岸三地与泰国网友的激烈参与,背后虽然不无文化隔阂的影子,然而政治因素却也并不淡薄,由此牵引出的中泰台三角关系更有陈年的纠葛。究竟三方关系发展的历程以及未来会如何呢?

在外交史上,若说泰国是东南亚的标竿并不为过,不论是藉由清缅战争而重新独立、还是英法瓜分中南半岛时的两边交好、又或者是二战后以轴心国身分竟能全身而退,都富有政治与历史的意义。

而现代泰国对中关系也是起自二战战后,虽然泰军在二战期间曾扩张领土、并在中泰边境与国军有过正面冲突、甚至渡过南垒河入侵中国,但是二战结束时,泰国立即宣布战时签署的任何条约与对盟国的宣战都无效,并在1946年与中国签订《中华民国暹罗王国友好条约》,正式建立现代外交关系。旋即进入1950年代美苏冷战的结构下,泰国采取了反共政策、并与美国维持亲密,由此泰国也加入了东南亚条约组织(SEATO,东盟的前身),对两岸的态度是承认台北的中华民国、否认北京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直到1975年泰国与台北断交、并与北京建交,但此后三边关系仍不断演变。

二战时期,加入轴心国的泰国曾攻击中国远征军,甚至入侵中国,不过战后泰国仍能保持非战败国的主权国家地位。(罗广仁供图)

中国大陆与泰国关系

1975年正式建交后,中共与泰国双方关系渐有提升。泰国独特的地缘位置,为逐渐崛起的中国大陆提供许多战略发展的契机,近年来诸如克拉克地峡开凿运河、泛亚铁路、澜湄合作等计划或讨论,某种程度上成为“一带一路”政策在东南亚的重心,而泰国本身也正在发展“4.0战略目标”、“东部经济走廊”(曼谷东部各府),力图促进产业升级以及取得区域经贸枢纽地位,双边计划显然有所对接。

在能源与军事上,泰国国家石油公司跟中国海洋石油早在2005年就签署合作备忘录,探勘泰国石油与天然气;而军购方面,从前偏好美制武器的泰国,近年来也已有转向购买中国制武器的形迹。经贸上,目前中国大陆是泰国最大贸易伙伴,泰国则是中国大陆在东盟国家中第三大贸易伙伴。根据泰国投资促进委员会(BOI)统计,2019年该国收到1,624个投资申请,总额达7,560亿泰铢(约合250.7亿美元),中国大陆首次超过日本,以2,600亿泰铢(约合85.6亿美元)位居第一大投资来源地。

2020年1月23日,适逢中泰建交45周年,中共外长王毅(右)会见泰国外长敦(左),王毅提到愿同泰方落实好两国领导人重要共识,推动中泰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迈上新台阶,敦则表示,希望“南海行为准则”磋商加快推进,相信地区国家有能力管控好南海局势。(新华社)

外交上,2019年11月双方签订《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泰王国政府联合新闻声明》,除了表示要将南海打造成和平、稳定、繁荣之海外,泰方也重申将继续支持一个中国原则,完全支持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和中国和平统一大业、支持一国两制方针。

台湾与泰国关系

国共内战时期,曾有一批国军滞留在泰国北部美斯乐等地,被称为“泰北孤军”,他们因协助击败苗共和泰共获得泰国政府的感谢,不少人在当地生根发展,尔后台湾也在1970年代开始援助泰王蒲美蓬(Bhumibol Adulyadej)在1968年推行的“山地计划”,协助把泰国北部的罂粟转植为高经济作物,原本泰国邀请各国共同援助,但后来各国相继退出,只剩台湾继续协助,负责对接的泰国毕沙迪亲王(M.C.Bhisatej Rajani)数十年来也多次访台,计划执行并不受1975年双方断交影响。

“泰王山地计划”在台湾原由行政院退辅会负责,1993年计划改为皇家计划基金会(Royal Project Foundation)后、1995年台湾也将业务由退辅会移交到国际合作发展基金会(国合会),目前双方仍在合作进行农业改良,依据国合会官网信息,即将实行的最新计划是“泰国农民园艺产品竞争力提升计划”,期限到2022年。

罂粟花是鸦片的原料,前任泰国国王蒲美蓬在1970年代提倡将罂粟改为经济作物,在众多友邦当中,台湾政府给予最大的支持。目前亚洲不少地方都仍有种植,图为阿富汗儿童植罂粟。(Reuters)

此外在文化方面,台湾跟泰国也有不少连结,例如台湾南部重要庙宇南鲲鯓代天府即在泰国有两座分庙(暹罗代天宫、泰南泰天宫),另外北港朝天宫、彰化南瑶妈祖也分别分灵成泰国朝天宫、暹逻南瑶妈祖宫,服务不少泰国华人。媒体部分,台湾联合报系于1986年收购泰国华文媒体《世界日报》,目前号称是泰国最大中文媒体,每日报纸读者5万人次、在线读者超过20万人次。

“新南向”之下的台泰关系

随着中国大陆与泰国双边关系的加强,台泰官方关系也步上渐趋弱化的方向。断交后,台泰官方关系降到部长级的往来,而连部长级访问也越趋低调及少见;但经贸方面并不冷清,截至2018年底,台湾企业投资泰国之累积金额达145.94亿美元,居外人投资第3位(仅次于日本及美国),而近年来泰国劳工赴台工作人数虽不断下滑,但2019年底仍有5.9万人之多。

政策上,目前蔡英文政府力推的“新南向”其实并非首见。1993年李登辉即推出过“南向政策”,并于1994年春节以度假方式执行“南兴一号”外交计划,途经菲律宾、印度尼西亚与泰国并会晤泰王蒲美蓬。目前台湾力推的新南向政策,也像中国大陆一带一路政策般有以泰国为枢纽的迹象,例如2019年7月24日,台湾驻泰国办事处举行新馆舍落成启用典礼上,台湾驻泰代表童振源表示,该馆是台湾在东南亚地区第一个以驻处名义购置的馆舍,意义非凡,当时到场祝贺的有泰国前副总理Phongthep Thepkanjana、前参议院议长Nikom Wairatpanij等泰国政要。

在新南向政策推动下,台湾赴泰国旅游人次大有增长,2018年来到68万人次,惟同年赴泰国旅游的中国大陆游客达1,066万人次。(Getty)

但是2019年沸沸扬扬的台泰签证争议,显示泰国并不愿意在台湾主动给予免签后对等放弃对台签证程序和规费的要求,虽然背后有两岸因素,实际上也不免呈现了台湾新南向政策的乡愿。

华语教育:两岸在泰国的战场

“软实力”(soft power)概念由美国学者约瑟夫奈伊(Joseph Nye)提出后广受人们引用,而两岸在泰国的软实力竞逐,最重要的莫过于华文教育(尤其是繁简中文)的选择。

泰国华人占该国总人口约10%左右。二战期间,亲日政府实行排华政策、关闭多所华校,直到战后才稍微复苏,但泰国原有的华人大多改名换姓,唯独泰北国军孤军后裔仍然维持华文教育以及认同,且长久以来受到两岸关系以及台中泰三角影响。例如1982年台湾立法委员到泰北探视滞留人员,回台替当地没水没电的惨况大肆诉苦,掀起“送炭到泰北”活动,遭致泰国政府不满,因而于1984年扫荡泰北自治区华人、迫其缴械并撤销对华文学校文凭的承认,导致许多华校至今没有立案,在法律上仍是“补习班”性质。

泰北孤军及后裔,由于军事政治上与台湾关系密切,其教育自然先天上偏向台湾,著名歌手邓丽君即在旅居泰北清迈期间逝世。根据台湾监察院2018年底发布的调查,泰北清迈、清菜地区统计共有89个“义胞村”(多为国军第二十六军第九十三师后代),人数10.6万人,其中建有104所侨校、1个侨商组织、2个侨民组织(皆称“云南会馆”)。

两岸在泰北重要的竞逐就是华侨认同与教科书使用,图为台湾版本的历史教科书。(国家政策研究基金会供图)

而中共近年来大力拉拢泰北华人、侨社,包含运用外交优势于1991年设立清迈总领事馆、以及动员云南省人民和教师到泰北交流“中国梦”等,中国大陆驻清迈总领事任义生自2016年12月到任后,也于2017年提出“走村、访友、共圆中国梦”口号,走遍当时泰北村及至少多数侨校。中共对于侨社侨校的拉拢,还成立了“泰北中华文化教育基金”、并指引云南师范大学生赴泰北实习,再加上部分侨校董事与中国大陆有生意往来、为使贷款容易,因而原本支持台北的泰北侨区已有分化,例如清迈地区侨社及侨校多有逐渐倾斜趋势,仅剩清菜地区侨校仍坚持向台北。

未来?

两岸在泰国竞逐华人侨社侨校主导权,对台北方面已渐渐不利。早期台湾还有侨选立委名额、给予泰国侨民发声管道,但改为不分区选举后即阻断,且因为没有在泰北设有驻处,主事的侨委会仅能以荣誉职方式间接处理,目前在泰北共有3位侨务咨询委员、7位侨务顾问及1位侨务促进委,另外还有中华救助总会协助民间事宜,但中华救助总会目前身陷“不当党产处理委员会”调查风暴,会如何影响泰北侨社的动态,也值得后续关注。

近年台北的主事者侨委会提供一些教师赴泰北的补助和其他诱因(例如成立退休赡养基金等),但整体投入经费仍不多,台湾2011年至2018年投入泰北地区侨教资源约新台币(下同,1新台币约合0.03美元)1亿4百万元,平均每年仅在1,300万元;另补助泰北地区友台侨团共约200万元,平均每年仅25万元;中国大陆投入的信息较不明确。

最后,不论两岸的哪一方,过度投入泰北只会引起泰国政府的“关切”,而未来台泰关系升温的可能性并不是没有,但除了受到中泰关系影响外,更关键的应该还是两岸关系。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