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卫大会】国际掌声背后是对台湾的认知误差

撰寫:
撰寫:

台湾很少能够上国际头条,除非遭遇台海危机或者自然灾害。此次席卷全球的新冠疫情,不但让台湾多次登上国际头条,而且在美日等国官员的声援下,成功占据国际舆论的优势地位,和中国大陆当前在国际舆论中的劣势地位形成鲜明对比。

但是,这种舆论反差背后有多少声音反映台湾抗疫成功的现实,接受“台湾抗疫模式”,有多少是出于西方对华舆论造势的政治需要?从目前全球抗疫的形势来看,后者的成分更多一些,且凸显西方对台湾及两岸事务的认知误区和偏差。

在5月18日世界卫生大会开幕之际,美国、日本、新西兰、加拿大等国官员都在“口头上”表达过支持台湾参加世卫会议的立场,并多次称赞台湾防疫的成功。美欧官员甚至称赞台湾已捐赠1,000多万个口罩。立陶宛外交部4月还曾称赞台湾的捐赠是“团结的真实行动”。白宫官员5月开始佩戴口罩时也优先使用“台湾制造”。

台湾总统蔡英文5月20日将开启第二任期。由于抗疫的成功,蔡英文和台湾行政院长苏贞昌民调都有上升。(中央社)

媒体层面,美国《华尔街日报》将台湾视为“真正的楷模”;美国国家公共广播电台(NPR)说,这是台湾的“新冠时刻”(coronavirus moment);英国《卫报》和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等其他国际媒体认为,台湾抗疫的成功提升了台湾的国际地位。

如果这些国家和国际媒体纯粹称赞台湾抗疫经验,这无可厚非,因为台湾在这方面的工作的确很出色。但这些国际舆论的出发点往往都是认定北京防疫失败、抗疫不透明,并将台湾放在同北京的对立面,甚至有意夸大两岸的隔阂和矛盾。它们很难像慈善家盖茨(Bill Gates)那样就事论事,将台湾抗疫的成功从“两岸政治”或“地缘政治”中剥离出来。

当然,这也是台湾蔡英文政府对外公关的结果。通过成功抗疫,蔡英文政府抓住了机遇,巧妙开展了一场对外舆论公关,其中就包括4月蔡英文和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推特上围绕新冠疫情防控的高调互动,台湾卫生部长陈时中和美国卫生部长阿札尔(Alex Azar)的视频会晤等。

虽然蔡英文及其幕僚这波公关表面上紧扣疫情防控展开,但他们的用词和口吻大多和西方政客对华指控高度一致。换句话说,美国如何指控中国,台湾大部分情况下会照搬,这样最起码可以将自己置于和西方同样的立场之中。因为在全球舆论对中国抗疫持负面看法的情况下,只有和中国政府站在对立面,才会赢得“西方民主阵营”的同情和支持。尤其对于美国而言更是如此,台湾抗疫的成功恰好可以用来在制度层面对中国发起舆论攻击。

比如,美国所指控的“中国病毒”、“武汉病毒”或者“中国隐瞒疫情”,在蔡英文政府当中有很高的认同度。台湾副总统陈建仁对世界卫生组织(WHO)的批评,基本和特朗普政府一致。他甚至坚持认为,台湾最早向WHO发出的“咨询”邮件就是在提醒全世界“病毒人传人”的风险。而北京则认为,那只是台湾照搬中方向WHO的通报。

所以,国际舆论只看到美国政客将疫情政治化的操作,而低估了台湾政客也将疫情政治化操作的一面。在这种情况下,国际舆论高估了台湾疫情防控的成果、忽视了中国在疫情防控方面的成绩和正面信息。

这种国际舆论的认知偏差很大情况下夹杂着对中国的不信任或对两岸事务的不了解。比如,就台湾能否参加世卫大会的话题,西方过多地聚焦了北京对台湾的政治“打压”,而忽略了台湾过去也曾以“中华台北”的身份参加过此类国际会议,唯一不同的是执政者当局坚持什么样的两岸政策和台湾定位。

而台湾力求参会,就是为了凸显自己的“主权”,这一点恰好是不可逾越的中国红线。美国、日本和澳大利亚支持台湾参加世卫大会的都是议员,而非官员,有些面临选举压力。他们的话很难体现在政策层面。德国政府也说了,不承认台湾是国家,只是支持台湾参与世卫事务。

还有一种国际认知偏差来源于北京失败的对外公关。

北京早期疫情防控的漏洞和对疫情防控透明度等问题的舆论公关力度不足,都让其形象和利益受到损害,而疫情防控较为成功的台湾则在这方面争夺更多话语权。就连中国出口口罩,援助其他国家,也被认为是“形象工程”。即便是中国纠正欧洲一些有关中国疫情防控的错误数据或表述时,也会被斥责为“官宣”。

利用北京舆论公关漏洞,台湾政府积极推销自己。台湾可以帮助(Taiwan can help)迅速标签化,在互联网扩散。《纽约时报》将此解读为台湾向北京说“不”,或者对抗北京孤立台湾的努力,以此将岛内成功抗疫转变为一场地缘政治上的胜利。但这种胜利停留在舆论公关层面,而非实质的地缘政治利益,因为对于台湾和称赞它的国际舆论而言,最不幸的一个现实是,台湾最大的靠山、世界上最大的民主国家美国疫情防控一团糟。

国际舆论总体上恰好是以“专制VS民主”的视角差别化看待中国大陆和台湾时,又选择性的避开了美国,对“民主体系疫情防控的缺陷”只字不谈。比如,5月18日,借台湾被世卫大会拒之门外,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发布声明,谴责WHO,并借机批评中国的疫情防控。他声称台湾是全球公民的模范,体现了“台湾这样透明、充满活力与创新的民主政体总比专制政体更快、更有效地进行疫情防控”。

蓬佩奥这番对中国和WHO的批评自相矛盾。他一方面强调全球疫情防控方面的“多边机制”,不应该排除台湾,但他所在的特朗普政府则诋毁多边机制,消极应对全球合作,甚至威胁对WHO“断供”;他一方面声称民主政体应对疫情更迅速更有效,但美国作为最大民主政体在应对疫情方面却是全球最糟糕的。

这是美国等西方国家不愿直面的盲点,也是国际舆论称赞台湾时不愿提及的污点。在这种舆论偏差或盲区中,美国之所以苦心孤诣将北京置于台湾和全球疫情防控的对立面,一方面是出于对华博弈和地缘政治博弈的需要,另一方面则是服务于特朗普的连任竞选利益。其中,特朗普个人政治利益的比重更大一些。而台湾自己的利益根本不在考量之内。

推荐阅读: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