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正在滑向局部热战 台海南海是最大火药桶

撰写:
撰写:

或许因为在与疫情斗争时遭遇国内舆论压力,也或许是急于脱困恢复经济,但疫情不断加码带来了重重焦虑,特朗普(Donald Trump)在近日近乎情绪失控地对媒体说,要全面切断与中国的关系。此话一出不久,特朗普又在给世卫组织(WHO)总干事谭德塞(Tedros Ghebreyesus)的信件中,要求世卫组织进行实质性改革,如若不然美国将永久断供世卫组织,且考虑退出。疫情持续扩散,美国感染人数和死亡人数更是位居榜首。

在危机之下,总统特朗普以种种疯狂言论抢占热搜,偏离了阻击疫情的首要目标。那么在民粹主义崛起、大选日益临近的政治环境下,美国的内政斗争将会给外交关系,尤其是中美关系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围绕这个主题,多维新闻专访了北京大学美国研究中心及国际政治经济研究中心主任王勇,他认为,美国两党在竞争中互相攻击对手,使得对外关系成为牺牲品。这是美国政治的一个特点,曾在历史上多次上演。

随着疫情迅速扩散,特朗普与一些主流媒体以及民主党的对立愈发明显。图为特朗普在白宫举行每日冠状病毒(covid19)工作组简报会。(Reuters)

多维:特朗普在近期的发声中警告称,要全面切断对华关系,尽管外界普遍认为,当前情况下,这番言论充满了特朗普的主观情绪,但毫无疑问这是有关中美关系的最坏表述。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王勇:特朗普说要全面切断与中国的关系,首先表明他在国内政治中遇到了越来越多的困难。前期轻慢病毒,应对疫情不力的失误给美国造成了重大人道主义灾难,几万民众付出了生命的惨重代价,美国作为全球最大的发达国家,拥有最完备和最先进的医疗技术,确诊人数和死亡人数却居全球榜首。

第一,很显然,这应该归咎于特朗普政府的不作为,决策层不听取专业意见,反智兼独断,再加上特朗普上台以来一直奉行的美国优先,在紧要关头依旧削弱对外合作,尤其是与中国的公共卫生合作。这些都是造成美国现在困境的主要原因,美国国内的主流媒体和民主党对共和党的追责声浪很猛烈,特朗普面临巨大压力,现状如果持续下去,特朗普在国内的形象应该会变得越来越糟糕。

第二,特朗普的言论再度验证了一个事实,共和党今年的选举策略就是甩锅,把国内政策的失误全部推给中国、推给世卫组织,这是一种政治算计。所以就有了我们经常看到的,病毒起源武汉实验室、中国赔偿论、中国责任论等系列连续剧。从地方政府起诉中国到美国国会立法,都是共和党当前的工作重点,服务于整体选举策略。

第三,国内重压之下,特朗普情绪失控,也暴露出他的政治人格就是以自我为中心。所有的错误都是别人造成的,从不反思自己的行为。他的独断专行让周围形成了一个排他的小圈子,可以说,他极大地伤害了美国的民主政治。

第四,这也反映出美国政治体制的一个重大缺陷。过去的一些相关研究中,有人将美国总统称为帝王般的总统,因为缺乏必要的权力制约。尽管美国宪政体制是三权分立,实际上理想中的权力制衡是缺位的。对于独断专行、滥用权力的总统并没有有效的制约手段。美国的民主制,其实在特朗普身上遭遇了失败。

疫情发生以来,特朗普的一些言行给美国和世界带来了灾难,中国所要做的应该是不为所动,保持对美的战略定力和耐心。外交不是看言辞,要看行动和利益。不仅要观察来自美国的种种言论,更重要的是看其采取的行动是否对中国的利益造成了伤害,中国不应该随着特朗普的言论起舞。对于他的一些疯狂言论,应该有意识地选择忽略。实际上,对这种言论最敏感的是美国股市,股市受到的负面影响非常明显。总之,中国要保持战略耐心和战略定力。

4月17日,美国纽约的护士在雅各比医学中心外举行游行示威,要求医院提供带薪病假新政策。(AP)

多维:5月13日,特朗普在推特中写道“正如我一直以来所说的跟中国打交道是一件很昂贵的事情。我们刚刚与他们签订了一个很好的贸易协议,墨迹未干,世界就被源自中国的大瘟疫所折磨。100个贸易协议也抵不了那些无辜丢失的生命”。有分析认为,这暗示特朗普可能会废弃与中国达成的贸易协议,这种情况有可能真的出现吗?

王勇:第一阶段协议对特朗普是有利的,中国两年内采购2,000亿美元的美国商品,将帮助特朗普巩固农场主、能源集团、金融集团以及摇摆州制造业工人的支持。这些对于特朗普来说至关重要,同时协议还表明,特朗普真正代表美国的利益,明确代表中下层的利益。因此我认为,当前情况之下,尽管国内政治压力加剧、甩锅中国的戏码不断上演,但特朗普本人从理性上还不愿意放弃这份协议。

第二,新冠疫情持续冲击全球经济,执行协议存在一定困难。主要来自两方面,一方面中国的复工复产加快,但是第二季度、第三季度的订单大幅减少,中国的收入、需求和外汇来源都收到了影响。

中国有能力生产,但是没有订单,这是一个大问题。第二个方面,美国能否保证协议内农产品、能源产品以及制造业产品按时足量的供应,能否将产品及时运输到中国也存在很大疑问。美国虽然也准备复工复产,但缺乏防护设备,复工的指标不能满足,所以疫情还存在反复的可能性。

中美双方都有很大意愿执行第一阶段协议,稳定经贸关系,减少对市场和投资者的负面影响,但困难也是现实存在的。

第三,如果协议不能得到充分执行,只有部分执行的话,特朗普会采取什么样的措施?这是我们需要考虑的问题。因为这种情况一旦发生,特朗普会认为中国采取了欺骗措施拖延协议,会怀疑中国的政治动机是想将他拉下总统大位。我认为根据特朗普的性格和美国选举的特点,当压力上升时,他的确有可能做出废除第一阶段协议的决定,用以显示在与民主党的斗争中他是对中国最强硬的一方。

美国政治斗争的特点表现出,在对外关系上具有毁灭性的一面。两党在竞争中互相攻击对手,最后对外关系成为牺牲品。这是美国政治的一个特点,在历史上多次上演。民主党的候选人,前副总统拜登(Joe Biden)也想要在中国问题上表现出强硬,他正在采取强硬措施来加深选民的印象。

第四,特朗普竞选的最大王牌还是经济。因为在防疫问题上,他非常脆弱,已经成为主流媒体和民主党攻击他的抓手,尽管甩锅中国,但特朗普本人难逃责任。可以说,防疫是特朗普竞选中最大的不利因素。所以他急需加快恢复经济、复工复产,让股市上涨。但目前全球经济仍处于危机当中,疫情还在扩散,还没有找到有效控制病毒的方法。

疫情可能反复,新的经济危机、失业率上升的可能性也极大。美国未来两个季度的经济会呈现什么样的状况,充满了未知数。这是特朗普的最大威胁,美国民众真正关心的还是经济问题,选举优先背后还是经济优先,经济稳定了,各项指标令人满意,政客才能获得选票。

2020年1月15日,特朗普与中国副总理刘鹤(前左)在白宫东厅签署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后握手。(AP)

多维:美国内部的政治斗争势必会波及中美关系,那么在你看来,中美关系的最大威胁是什么?中国应该如何应对?

王勇:中美关系的真正威胁在于美国的选举压力,两党竞争中的对华强硬政策可能为美国安全鹰派所利用,推动新冷战甚至局部热战,这种可能性不能排除,甚至可以说,这是正在发生的事。美国的安全鹰派和深层政府,尤其是其背后的军工复合体,军火工业有非常密切的关系,军火工业是美国政治中的重要势力。

他们在美国政府中的代理人安全鹰派正通过采取各种挑衅举动,对中国进行新冷战,以期固定中美新冷战的基本格局。这些举动包括在南海地区、台海地区不断的军事挑衅,经济上继续打贸易战,加强对华为等中国高科技企业的技术管制。

同时构筑一个所谓的“经济繁荣网络”的“可信赖的伙伴”联盟,在经济上排斥中国,在军事上推动亚洲安全倡议,构建亚洲版北约,推动印太战略成型。把在中东和有关国家的军队部署到亚太地区,针对中国的意图显而易见。更直观的是,在国际舆论上发动对中国的舆论战,抹黑中国的国际形象和中国对抗击疫情的贡献。

以上一系列的部署,推动新冷战格局与中美脱钩的战略目标非常明显。因此,今后半年直至美国选举之前,中美关系将处在比较危险的境地。即使选举之后,中美关系也会经历相当长时间的困难时期,总而言之,未来的中美关系会非常困难,有可能会爆发局部危机,尤其是南海和台海地区。

对于这种冲突的前景,中国方面要做好最坏准备。当然,中国有自身的优势,政治方面内部团结,经济方面有完备的制造业体系和最大的内销市场。所以,对中国来说,最重要的是保持战略定力,做好自己的事情,同时坚持改革开放,继续融入全球经济当中。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