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苗】回音壁:不确定会赢的领跑者何以做出全球承诺

撰写:
撰写:

第73届世界卫生大会(WHA)视频会议5月19日结束,此前一天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演讲中称,中国新冠疫苗研发完成并投入使用后,将作为全球公共产品,为实现疫苗在发展中国家的可及性和可担负性作出中国贡献。习近平的言论备受关注,各方称赞中国负责任的同时也质疑,中国会不会只是随口一说?毕竟疫苗研发是否成功,本国疫苗研发成功是否能够获得全球推广的资格,都未可知。

全球疫苗研发的领跑者

5月12日,世卫组织(WHO)发言人玛格丽特·哈里斯(Margaret Harris)表示,目前已有超过100个新冠肺炎(COVID-19)疫苗项目。世卫组织官网已经备案的100多个新冠肺炎疫苗中,进入临床试验的共有8个,开发方包括欧美以及中国等国家或地区,其中有4个来自中国,这4款疫苗分别是由解放军军事科学院陈薇院士团队领衔的腺病毒载体重组新冠病毒疫苗,北京科兴中维生物研发的新冠灭活疫苗以及国药集团中国生物获批临床的两个新冠灭活疫苗。

习近平在第73届世界卫生大会视频会议开幕式上致辞。(新华社)

中国知名专家钟南山2020年3月称中国在疫苗方面,有五个方向正在进行研究:

一是全病毒疫苗;二是核酸疫苗;三是腺病毒做载体的疫苗;四是基因工程方面的蛋白疫苗;五是流感作为载体的疫苗。钟南山表示,这五种疫苗,中国都发展非常快,不会比美国差多少,这方面抓得很紧。钟南山还称,美国据说9月份就可以用在人身上,中国也在赛跑,估计前后不会差太多。

中国在疫苗研发方面的最新进展是5月19日中国科技部社会发展科技司司长吴远彬称,腺病毒载体疫苗已完成一期二期临床研究的受试者接种,一期的结果也初步进行了评价。另外,有4个灭活疫苗也已开展临床试验,现在全球开展临床试验的疫苗总共有10个,我们的疫苗研究还是和世界一并在同步推动。

值得注意的是美国生物科技公司Moderna5月18日当天宣布其针对少数志愿者所进行的新冠肺炎疫苗第一阶段临床试验获得了“积极”结果并且预计最快将在今年7月开始最终阶段的临床试验。此前3月16日Moderna率先宣布该公司研发的mRNA疫苗跳过了动物实验开始人体试验。

此外,美国辉瑞目前正与德国BioNTech合作开发疫苗,该疫苗基于mRNA技术。美国辉瑞公司和德国Biontec公司表示,将在年内提供数百万剂的疫苗。

美国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福奇(Anthony Fauci)4月30日曾表示,已经制定了2021年1月之前提供数亿剂疫苗的计划。美国福克斯新闻(Fox News)5月15日报道,加利福尼亚州Sorrento Therapeutics生物技术公司宣布他们发现了一种能够100%阻断新冠病毒感染的抗体,该抗体被称为STI-1499。该公司每月最多可生产20万剂这种抗体,因此新冠疫苗有可能提前几个月问世。

除了中美两国进展迅速,其他诸多国家也在积极进行疫苗研发。

德国总理默克尔在第73届世界卫生大会上讲话。默克尔称,当前最紧迫的工作是遏制疫情,因此需要全球范围内适用的诊断和治疗手段,研发出人人都可获得并负担得起的疫苗。(AFP)

英国政府5月17日正式公布了牛津疫苗团队新进展。英政府称如果试验成功,该疫苗最快将于今年9月量产,首期生产3,000万剂,优先供英国人使用,然后将低价出售给发展中国家。为了确保疫苗可供英国全部人口,英国承诺额外拨款8,400万英镑(1英镑约合1.25美元),以加快批量生产牛津大学研发的新冠疫苗。如果疫苗研制成功的话,英国可在最短6个月内生产出全英人口所需要的新冠疫苗数量,并优先为英国人注射疫苗。另外,伦敦帝国理工学院的新冠疫苗也将于6月中旬进入临床试验阶段,并计划在10月份进行大规模试验。

瑞士科学家巴赫曼(Martin Bachmann)研发的疫苗据称有望8月开始临床测试,10月量产。日本首相安倍晋三5月11日也表示,日本最快将在今年7月启动新冠疫苗临床试验。

印度血清研究所的首席执行官波纳瓦拉(Adar Poonawalla)表示, 他们计划4月份对该疫苗进行一组动物实验(包括小鼠和灵长类动物),并希望到9月份可以进行人体实验。印度血清研究所还与英国牛津大学合作,大批生产由牛津大学研制的疫苗。

俄罗斯、以色列、澳大利亚等国家的研究机构也相继宣布了疫苗研发的新进展。

和其他国家相比,中美两国的研究进展最快。中国不仅具有研发能力,已经为量产做好了充分准备。中国电子系统工程第四建设有限公司(简称中电四公司)承建的国内首家人用P3生物医药生产车间项目近日顺利完成交付。该项目的建成,标志着全球最大新冠肺炎疫苗生产车间诞生,量产后年产能达1亿剂,具备满足大规模紧急使用和常规接种的生产条件。

疫苗研发背后的一系列问题

不过,多名专家指出,即使实验室能在短时间内完成新冠疫苗的研发,距离实用疫苗问世并真正应用于疫情防控仍有很长的路要走。一项成功的研究如何落地和研究出成果一样重要。新冠肺炎的防控也绝不是研发出疫苗这么简单。

美国《商业内幕》5月8日报道称,目前新冠肺炎疫苗最早可能在9月份就获得生产批准,不过,由于全球范围内装载疫苗的玻璃小瓶持续短缺,届时玻璃小瓶制造商恐将难以提供足量的玻璃小瓶来承载该疫苗,以进行全球免疫。

比尔·盖茨(Bill Gates)在4月下旬接受媒体采访时也曾表示,“即便把目前所有的玻璃小瓶装满,也仍然难满足全球范围内对新冠病毒疫苗的需求。”

此外,也很难找到合适的新冠病毒疫苗生产时段。新冠疫苗研发不容易,一如麻疹等尚未被消灭的疾病,虽然有疫苗但还是得继续防控。疫苗开发完后,还有价格与接受度的问题等等。

中国感染学专家张文宏4月25日当被问到新冠疫苗是不是人人都要打时称,要不要打疫苗,它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而是要衡量很多事情。

特朗普近来反复强调疫苗必须优先供应美国人。(AP)

一场无法确保成功的竞赛

人们必须接受的现实是有可能永远无法研制出新冠疫苗,与病毒共存。

英国首相约翰逊(Boris Johnson)5月11日在记者会上说,虽然他很希望能够开发出一种战胜新冠病毒的疫苗,但是这项研究不是肯定能成功的,即使过了18年,我们仍然没有非典(SARS)疫苗。约翰逊主张要为最坏的情况做准备,即人类可能永远无法研发出针对新冠病毒的疫苗。

伦敦帝国理工学院教授纳巴罗(David Nabarro)博士也称,可能永远都不会有冠状病毒疫苗,各国政府将不得不采取地区或国家一级禁闭的措施来应对未来这种病原体的爆发。这位世界卫生组织应对新型冠状病毒任务的特使认为,高期望被粉碎了,因为科学家们“研究的是生物系统,而不是机械系统”。

世卫组织5月12日承认,目前已有一百多个新冠肺炎疫苗项目正在进行,但疫苗研发有难度,正在加速进行。人类可能必须与新冠病毒共存。世卫专家瑞恩(Michael Ryan)说:“我认为我们必须要现实点,没有人能够预测这种疾病何时会消失......没有任何承诺,也没有日期。这种疾病可能会变成一个长期的问题,也可能不会。”

世卫组织首席科学家预测,世界将需要四到五年时间才能控制住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这是对未来困难的悲观评估。

现在基本上可以预测2020年秋冬还会在没有疫苗的情况下有第二波疫情。德国疾控机构罗伯特·科赫研究所副所长拉尔斯·沙德(Lars Schaade)表示,如果人们松懈下来,可能导致第二波新冠疫情在秋天之前到来。“中国仍然面临新冠第二波疫情的挑战。”中国知名专家钟南山院士日前警告称。针对全球都在竞相开发的新冠疫苗,钟南山并不乐观。他表示,目前中国已经有多个疫苗正在进行临床试验,但是要找到“完美”的解决方案,可能还需要几年时间。“我们反复地测试不同的疫苗,但是现在要下结论还为时过早。我们还不知道应该用哪种疫苗来对抗新冠病毒。”钟南山表示,“所以我认为疫苗要最终获得批准时间会更长。”

5月18日,特朗普在白宫会议结束后做了个手势。(AP)

勇气背后的谋略

中国提出疫苗作为公共产品是一种姿态,在诸多国家宣布本国优先使用疫苗的情况下,中国的作为是大国负责任的表现。

虽然不能确保成功,但是这种敢于承诺的勇气就已经和其他国家非常不同。中国正在学习做一个世界性大国,积极承担与大国地位相匹配的国际责任。

此举虽然受到了美国的攻击,但缺乏科研实力的发展中国家、第三世界国家对此无不欢迎。中国正在用自己的独特行事作风彰显处理国际事务的全新标尺,不以贫富、地区为差别,人类命运与共。

从国际政治角度看,中国除了要处理好同美欧等发达国家的关系,积极争取发展中国家、第三世界国家的支持同样重要。中国的疫苗公共产品目标对象不是欧美,意在为长远的全球局势转圜铺路。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