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音壁:失望和愤怒的台湾得到了什么

撰写:
撰写:

5月20日是台北的大日子,这一天,台湾第十五任总统、副总统,即蔡英文、赖清德二人宣誓就职。包括美国在内的三十多国相次道贺。这些国家也同样在一天前的世界卫生大会(WHA)期间为台湾方面站过台。

5月19日结束的第73届WHA给外界留下的并非只有大国的声音。某些会场外的角色也得到了存在感。这其中最突出的莫过于四年多来身处圈外,不得其门而入的台北当局。

+4
+3
+2

虽然台北终究不能实现其绕过北京,成功参会的目标:这毕竟不现实,它意味着台北达成了“重返联合国”式的外交突破。但对在5月20日迎接其第二任期的蔡英文及其侧近来说,表现出“失望与愤怒”的台湾当局仍得到了自己期待的东西,这可能也是台北方面迫切需要的。

场外的愤怒者

本次世界卫生组织(WHO)的例行大会终究没变成大国瞠目相见的舞台,它竟能在攻讦之余仍达成些成果。包括路透社、英国广播公司等机构都指出,WHA最后通过了中国等122国支持,欧盟提出,WHO主导的针对全球的新冠调查,而非澳大利亚提出,有116国支持,绕过WHO的且针对只武汉一地的“独立调查”。

对此,德国《世界报》已于5月19日在一篇题为《北京的绝佳舞台》的署名评论中指出,中国在WHO的年会上成为了危机管理者,并在新冠大流行的风潮中大发利市。这篇评论还指出了一个角落中的细节,即台湾的“缺席”。

必须承认,台北方面早在一个月前就对自己参加此次WHA的结果有过预期。台《联合报》在4月19日即引用其卫生福利部发言,认为“收到邀请的机会微乎其微”。

作为台北方面卫生尤其是防疫领域的权威,以陈时中为首的台北官员们对台湾参加WHA的前景其实早有客观预估。(中央社)

但从2020年2月开始,由于台北一直在营造“近期防疫成果出色,深受国外媒体关注”的形象,加之确有二十余国为其发声,台北中央社在5月14日亦称“世界已经起风了,大家都在帮台湾”。对此,台方在18日面对“未获参会邀请”的现状时,便表现了相当的不快。18日晚,其卫生福利部部长陈时中即宣布,“当局已经努力至最后一刻”,台方对局势表示“遗憾和不满”,且已递交抗议函。

同日,台外交部亦批评北京施压,称其“嘴说关心照顾台湾人民卫生健康,却一再剥夺台湾人民的健康人权”,进而“严正呼吁”WHO一侧“聆听国际社会理性呼声”,“摒除中国政府的干预”,进而“欢迎更多国家与台湾一起努力,超越政治,共同守护全人类健康安全”。其总统府发言人亦在当日记者会上指WHO或因邀请中国国家主席发表讲话,或已沦为“中国卫生组织(CHO)”。

环顾岛内舆论,外界亦可发现在5月18日至19日的48小时间,涉台北、两岸的舆论正急于展示“世界与台湾同在”的敌忾气氛。

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5月18日于WHO的Youtube频道发表讲话期间,直播视频即时评论区被“台湾”字样刷满的情况就被岛内多家媒体转载,认为系“各国网友”支持台湾之明证。同日,又有传言称“中国驻新西兰奥克兰领馆外墙或遭涂鸦侮辱字句”,这一消息亦被《自由时报》等媒体刊载并广为传布。

受到新冠疫情影响,台湾经济问题虽开始浮现,但台北终究也展示了其疫情“可防可控”的一面。(中央社)

到5月19日,台北的这种气氛还在延续,其卫生福利部下属防控新冠的疾病管制署副署长罗一钧即在5月19日发表讲话,称台方认定自己在应对疫情工作中的“成功经验值得分享”,台北对WHO不邀请自己参会的决定感到“失望和愤怒”。

台北英文媒体《台北时报》同日亦发表社论《世界卫生大会需要台湾》,文章呼吁国际社会对北京严厉,更强调“拥抱台湾,世界将受益匪浅;屈服于中国,一切都将蒙受损失”。

台北并非一无所获

当然,从大国间的舆论看去,台北得到的可能也绝对不仅仅是“失望和不满”、“遗憾和愤怒”。他此前自然得到了“世界已经起风了,大家都在帮台湾”的现状,而今,更得到了来自西方大国尤其是美国的高强度言论支援。

事实上,美国自5月18日以来的各种言论都包含了台湾的内容。

除去美国在任政要,美国前副总统拜登(左)也在5月20日于社交网络上向蔡英文道贺。(美联社)

首先,是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18日在社交网络上的发言,蓬佩奥对WHO总干事谭德塞(Adhanom Ghebreyesus)言辞激烈,称其“接受北京指示”,更“谴责”谭德塞拥有法律权力将台湾纳入大会,却屈服于中国的压力,拒绝邀请台湾,因此“因此剥夺了WHA汲取台湾专业科学知识与经验的机会”。

也就在5月18日,美国国务院于社交网络上发布视频,称“面对新冠大流行,越来越多的人要求台湾参加WHA”。对此,台外交部也在同日发表答谢,强调“美国长期支持台湾”。

其次,便是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在5月19日向WHO发表的公开信,特朗普在这篇细数WHO“十四点”过失的长信中,为台湾以种族问题攻击谭德塞一事单辟一节,认定台北当局系“有根据地批评WHO对疫情处理不当”。

再次,不少美国政要也建议当局应加大对台工作力度。5月11日,美国国会参议院已全体一致通过了一项法案,该法案支持台湾以观察员身份出席WHA,还要求美国国务卿制定相关策略,以实现台湾出席WHA的诉求。

共和党议员科顿(Tom Cotton)还在5月18日投书美《新闻周刊》,发表题为《美国当下重返台湾较之以往更有必要》的评论,此人称“危机在中国逐步失控,台湾却仍然是一个平静的岛屿”,更强调“美国有责任支持台湾,以确保其贡献得到承认”,进而继续推动台湾加入WHO乃至联合国。

尽管科顿在美国政界终究只是边缘角色,但对台北来说,任何支持自己的声音都有价值。考虑到蓬佩奥已在5月19日“首次发表声明”,祝贺蔡英文就职,称“一直以来都视台湾为世界一股良善的力量、可靠的伙伴”。这虽对台湾重返WHA于事无补,但对在5月20日开始下一任期的蔡英文及其阁僚们来说,如此支持便足以让台北的典礼会场蓬荜生辉。

在台北已经因两岸关系逐步于国际环境下沦为“被排斥者”(pariah state)之际,或许这次WHA的场外遭遇更让台北看清楚了自己的实际能量和体量;得到了大国的支援后,一番摩拳擦掌也将在所难免。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