议世厅:从亚太运营中心到印太附庸 台湾正在自我矮化

撰寫:
撰寫:

台湾总统蔡英文5月20日宣誓就职开启第二任期,按照惯例蔡英文发表了就职演讲。两岸政策方面,蔡英文明确说“不会接受北京当局以‘一国两制’矮化台湾”。

除此之外,蔡英文还谈到了台湾的国际定位,她称“台湾,已经被国际定位为民主成功故事、可信赖伙伴、世界良善力量,这是台湾人民的共同骄傲。未来四年,我们会持续争取参与国际组织,强化和友邦的共荣合作,和美、日、欧等共享价值的国家,深化伙伴关系。我们也会更积极参与区域的合作机制,和区域相关国家携手,共同为印太区域的和平、稳定与繁荣,做出实际贡献

蔡英文提到的印太是过去数年美国多次使用的地区概念。特朗普(Donald Trump)上台后弃用奥巴马(Barack Obama)时代的亚太再平衡政策,提出印太战略。2017年年底至2018年年初,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国防战略报告》先后出台,从国家层面对美国“印太战略”进行宏观阐释。2018年5月30日,美军太平洋司令部改名为印太司令部。2019年6月1日,美国国防部发布《印太战略报告》。

从蔡英文提印太可以看出台湾未来的外交会以符合美国为主。这没有主动性可言,完全是大国战略的附庸。蔡英文一直称“一国两制”矮化台湾,实际上台湾在外交上的国际定位本身就是在自我矮化。

第15任台湾总统、副总统就职典礼现场,点大图浏览:

+4
+3
+2

亚太运营中心、不可或缺的角色

1996年台湾时任总统李登辉的“5·20”就职演说主题是《经营大台湾,建立新中原》,演说称“我们必须依据既定时程,如期发展台湾成为‘亚太运营中心’,并且同步规划推动跨世纪的国家建设”。彼时,在李登辉的规划中,台湾是亚太运营中心。

2000年台湾时任总统陈水扁的“5·20”就职演说主题是《台湾站起来——迎接向上提升的新时代》,演说称“以今日的民主成就加上科技经贸的实力,中华民国一定可以继续在国际社会中扮演不可或缺的角色。”

必须寻找新的立足点

2004年陈水扁连任,其“5·20”就职演说主题是《为永续台湾奠基》,演说称“台湾面对国际新秩序的变动,除了必须自我提升、站稳脚步之外,在全球化的竞争与国际的合作之间,也必须寻求新的立足点”。

“台湾愿意持续以积极奉献的角色参与国际社会。台湾目前是世界第十五大贸易国,各项国际竞争力的评比都名列前茅,我们仍然经过十二年的努力,才得以成为世界贸易组织(WTO)的第144个会员国,其中的艰辛不可言喻。如今,我们仍在锲而不舍地努力加入世界卫生组织(WHO)。去年SARS疫情蔓延的殷鉴不远,基于医疗、卫生、防疫无国界以及基本人权的普世价值,台湾理应获得更公平的对待。”

寻找新的立足点、理应获得更公平的对待,这些言辞的背后是有一定实力的台湾面对新形势倍感压力希望未雨绸缪。

最紧迫的任务——迎接挑战

2008年台湾时任总统马英九的“5·20”演说主题是《人民奋起,台湾新生》,演说称未来新政府最紧迫的任务,就是带领台湾勇敢地迎接全球化带来的挑战。当前全球经济正处于巨变之中,新兴国家迅速崛起,我们必须快速提升台湾的国际竞争力,挽回过去流失的机会。“我们要积极参与亚太区域合作,进一步加强与主要贸易伙伴的经贸关系,全面融入东亚经济整合,并对东亚的和平与繁荣做出积极贡献。”

过去24年台湾历任领导人两岸主张的异同,点大图浏览:

+2

马英九时代台湾深知挑战巨大。积极参与亚太区域、全面融入东亚经济整合,这些是被世界地区大趋势裹挟前进的措施。彼时美国摩拳擦掌重返亚太。

彼时台湾已经没有了充当亚太运营中心的雄心,更没有了自己是不可或缺角色的自信,随时有可能被大势抛弃的危机感弥漫。

可能被边缘化、新南向

2016年蔡英文当选,其“5·20”演讲提出台湾在区域发展当中,一直是不可或缺的关键角色。

但是近年来,区域的情势快速变动,如果台湾不善用自己的实力和筹码,积极参与区域事务,不但将会变得无足轻重,甚至可能被边缘化,丧失对于未来的自主权。

我们有危机,但也有转机。台湾现阶段的经济发展,和区域中许多国家高度关联和互补。如果将打造经济发展新模式的努力,透过和亚洲、乃至亚太区域的国家合作,共同形塑未来的发展策略,不但可以为区域的经济创新、结构调整和永续发展,做出积极的贡献,更可以和区域内的成员,建立紧密的“经济共同体”意识。我们要和其他国家共享资源、人才与市场,扩大经济规模,让资源有效利用。“新南向政策”就是基于这样的精神。

印太附庸

四年前蔡英文承认台湾有可能被边缘化。且不论效果如何,她提出的新南向政策,也算是分析利弊,权衡得失的一种措施。但如今,台湾历任总统演讲中提到的亚太变成了印太,这本身是追随美国之意。台湾的国际空间是配合他国而动,开始自我定位为附庸。

台湾的存在感需要台湾自己去争取。大陆不是台湾发展的障碍,美国也不会是台湾未来的依靠。今时今日,台湾同他国关系的法律基础同1971年中国大陆恢复在联合国的地位后没有什么不同。

大陆打压论的背后是对大陆越来越强大的恐惧。以往台湾自信自己不可或缺,是有着强大的经济基础作为支撑的。现在口头上的不可或缺已经被不自信所取代,放眼全球,自动符合美国战略的大都为小角色。

国际空间依赖美国,一味地“看大陆怎么做”、“看美国能不能帮忙”的台湾,早已丧失了昔日“亚太运营中心”的想法与气魄。今日,台湾要做亚太运营中心能绕过大陆吗?亚太运营中心的口号喊了24年,再喊下去已经没有意义。或许,台湾人也自己知道不行吧。

推荐阅读: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