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中印边界到三国交界 中国因何卷入尼泊尔印度领土争议

撰写:
撰写:

截至5月21日,自2017年洞朗对峙后相对平稳的中印边界地区又纠纷不断。本次风波不同以往,它在传统纠纷之外又夹杂了2020年5月中旬后突然升温的印度与尼泊尔的领土争议,即双方就中、印、尼三国交界的“卡拉帕尼地区”归属权的争夺。

至5月中旬,印、尼两国已先后发表新版政区地图,宣称该地区为本国领土。印度军方、新德里政要、尼泊尔高层都把中国当成这场风波中的关键因素。

+4
+3
+2

新德里电视台、《印度时报》等媒体指出,印度陆军参谋长(相当于陆军司令)纳拉万(MM Naravane)已发表讲话,称尼泊尔正“按他国意愿采取行动”,印度《独立》(Swarajya)杂志、《德干先驱报》等更发表评论,认为“不能排除中国向尼泊尔施压”。

尼泊尔总理奥利(Sharma Oli)也在5月19日称中、尼代表仍在对话,试图解决边境纠纷问题,加之尼泊尔常务副外长巴拉吉(Shankar Das Bairagi)亦在同期多次与中国驻尼大使侯艳琪会晤。至此,这场中印纷争背景下的区域冲突就有了特别意义。

不可否认,牵涉包括直通中国西藏普兰的“里普列克山口”(即强拉山口)的“卡拉帕尼地区”归属问题与中国无关。这一区域是中印中段边境争端地区的终点,也是印度与尼泊尔之间的传统争议地区。自1816年以来,当时的英属印度和尼泊尔王国就因这块75平方公里的地域争论不已。

在印度方面于5月8日宣布建成从“里普列克山口”直通中印边界的公路,并宣布周边的印度、尼泊尔争议地区是印度领土后,尼泊尔各界人士便群情激愤,开始示威游行。(美联社)

因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就在5月19日指出,该问题是尼泊尔、印度两国之间的问题,北京希望两国通过友好协商妥善处理有关分歧,不采取任何可能导致局势复杂化的单方面行动。

但中国在这一问题上也并非完全事不关己。中、印的对峙与纷争是风波加剧的催化剂。解放军1951年入藏之后,新德里指示受其“指导”的尼泊尔邀请自己“出兵”,占领中尼边境一线。到1956年,印度选择在有水源的“里普列克山口”地区修建哨所。1962年中印战争后,落败的印方封锁了该山口,同时派驻“印藏边境警察”(ITBP)等武装长期驻扎,由此维持中、印中段边境的对峙。

当然,由于中尼、印尼双方已在1961年和1996年签署协议,暂时确定了这块三国交界地区的基本态势,这使得该问题长期以来在中、印、尼三国间并未引发更大风波。到2015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印度总理莫迪(Narendra Modi)还签署联合声明,确认双方可采取措施,扩大两国在里普列克山口、乃堆拉山口等地的边境贸易。

不过,随着印度在2017年12月在该地区封闭边境地带,迁走边民,修建长约80公里,直通普兰的“混凝土公路”,该地的战略态势又发生了变化。

资料显示,印方边境道路组织(BRO)从2008年开始修建这一公路,其筑路计划长达12年。随着印方终于在2020年5月8日完成公路建设,印度防长辛格(Raj Nath Singh)等人还暗示该公路不仅有助“印度香客”前往中国,亦有助于印军调动,这使得北京很有必要再次审视中印中段边境。

印度曾在4月向新冠疫情中的尼泊尔赠送一批抗疫药品,印方由此认为两国关系尚可,但尼泊尔方面并不会因为印度赠送的药品而放弃在领土问题上的诉求。(路透社)

的确,中国已在中段边境的普兰县和南部边境的错那县增设两条边防公路,中国在普兰增设的机场也将在2021年竣工。这使得印度即便想在中段边境做点文章,北京的严阵以待也已经足以让印度认清现状。但在军力较弱的尼泊尔一侧,印度就有进一步采取行动的空间。

幸而,中方已经对这一风波有所知觉。中国外交部在5月19日的发言更被尼泊尔政要认为是“打破了沉默”。北京也许正如其外交部所言,不会介入尼泊尔和印度的传统历史遗留问题,但随着他在南亚尤其是中印边界一线的战略存在感日益加强,他可能就因此被动卷入了风波,并不断让新德里感受到本不存在的压力。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