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拘捕印度越境军警 中印边境对峙暂未升温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印度陆军参谋长(相当于陆军司令)纳拉万(MM Naravane)将军近日突然率领幕僚飞往中印西段边境地区。5月23日时,他专门视察了驻扎在拉达克地区列城(Leh)的印军第十四集团军总部。

《印度时报》、《印度教徒报》等媒体已视其为“局势已经非常严峻”的标志。这较之中印边境的时下局面可能有些误差。

+2

持续了三周的中印边境对峙的确出现了新情况。新德里电视台(NDTV)5月24日披露,一队印度内政部下属“印藏边境警察”(ITBP)与印度陆军混编的联合巡逻队于20日在西段边境争议地带被解放军“缴械拘捕”。孟买的《洛沙塔报》(Loksatta)等媒体则用“印军士兵被俘”等语描述此案。

印度陆军随即在5月24日发表“官方辟谣”,其发言人阿南德(Aman Anand)上校表示,印度陆军并无士卒在中印边界被俘获并缴械。当媒体向他问及与印军士兵同行的ITBP人员的遭遇时,这位发言人则无可奉告。加之印度内政部对此也保持缄默,印度军方的辟谣便显得欲盖弥彰。

对熟悉印度军制的分析人士来说,ITBP是“边防部队”的同义词,这支警察部队自1962年中印战争以来一直活动在边境最前沿,不仅维持边防,更专事渗透、破坏等行动。这支被中方抓扣的队伍因此来者不善。

在中印边境前沿,两国军方首脑经常有机会见面沟通。(路透社)

不过,北京和新德里方面可能仍在边境敏感问题上维持着避免升温的共识。

据新德里电视台等媒体的报道,这一队印度军警连同所持装备“数小时后”就被中方放回。中、印两军高层亦曾迅速展开沟通,相关情报还呈送到了印度总理莫迪(Narendra Modi)处。

这种暂时查扣越界人员设备,随后遣回的做法其实也是2018年后中印在边境地带心照不宣的默契:印方也在2018年1月交还了中方越境作业时被其军警查扣的工程车等。此次印方越境人员被中方“缴械拘捕”的风波也终究没有影响双方低烈度对峙的大局。

印度媒体至今仍热衷于把5月5日后中印在乃堆拉山口、班公湖岸的数十人乃至百人级别的对抗上升到“第二次洞朗风波”的层次。

但外界同样可以发现,中印双方基层官兵一交手,其指挥官就迅速接触,并第一时间达成“脱离战斗”(disengage)的共识。这也充分展示了中印边境对峙的可控程度。

中印边境对峙的平稳与中国的控制力有很大关系,在从印控克什米尔到藏南地区的中印“实际控制线”(LAC)上,中国已经以14个空军基地,长达58,000公里的公路和30到32个师的总兵力对印度构成了压制。

印度的准军事部队人员不仅仅负责边境地区的治安、防务,他们有时也担负着渗透的使命(美联社)

相比之下,印军的“最后一英里”往往贯彻不佳,在中印南段边境,印军连接基地的道路时常被山体滑坡冲毁;在中印西段边境,印方的筑路行动也才刚刚开始。随着印度与中国在军事能力上的严重不对称日益加剧,与中国与边境的稳定也有助于确保印度的利益。

分析认为,中、印间的周边局势自2017年6月至8月间的洞朗对峙后出现了一个明显的转折趋势:在洞朗对峙之前,边境争端局势会影响两国之间的沟通和政治、经济局面;洞朗对峙之后,中印之间不时出现的边境摩擦已对两国间政经大局无碍。

在中印贸易额逐级扩大,中方也于2020年内加速推动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进程时,疫情考验下的新德里在中印问题上继续保持理智思考也在情理之中。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