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法推5,000亿共同举债 重拾欧洲联邦梦

最后更新日期:
最后更新日期:

5月18日,德国总理默克尔与法国总统马克龙举行联合视像记者会,共推占欧盟经济产值约3%、总值5,000亿欧元的“复苏基金”。与此前5,400亿向各国贷款的救市方案不同,复苏基金将以欧盟名义举债,并以免偿还资助方式救助受疫情影响严重的国家。

欧盟委员会将于本周三(5月27日)提出预算方案,届时德法的提议料将纳入其中。预算最终依然需要欧盟各国一致同意才能获得通过。可是,正如马克龙所言,“德法协议并非欧盟27国的协议,可是若非先有德法协议,也不可能有27国的协议”。

默克尔指出欧盟举债得来的款项会在短期内使用,而作长期还款。有关款项预计会集中供给意大利、西班牙、葡萄牙、希腊等受疫情打击严重、财政本已不够稳健,以及主要产业为旅游业或不能遥距工作行业的国家。偿还债务的担子将主要落在德国等财务稳健国家身上。默克尔就表示预计单是德国就将负责27%的还款。

上周一(5月18日),默克尔与马克龙举行联合视像记者会。(Getty)

欧盟的“汉密尔顿时刻”?

这种由欧盟较富裕国家将财力转赠较贫穷国家,且由欧盟为单位共同承担债务的做法,更被德国财长肖尔茨(Olaf Scholz)形容为欧盟的“汉密尔顿时刻”。汉密尔顿(Alexander Hamilton)是美国立国后的首位财政部长。1790年,他决定将当时13州在独立战争中累积的债务“联邦化”,变相由维珍尼亚州等较富裕的烟草生产州去救济当时新英格兰地区的州份,正式将美国变成了一个财政联盟。

这次德法协议虽然没有将欧盟各国的债务收归欧盟所有,但仍有可能成为欧盟走向财政联盟的关键一步,使欧盟预算越来愈像美国的联邦预算、各国预算越来愈像美国的各州预算。如果事情真的朝着这个方向发展的话,2020年5月18日这一天,也许会长存于欧盟的历史书典之中。

德国法院的“塞翁失马”

让欧盟变成一个富国补贴穷国的所谓“转账联盟”(Transfer Union),一直是以德国为首等财主国的“大讳”。默克尔4月27日同意以欧盟名义共同举债,以免意大利等国疫后国债不堪重负之时,仍声言绝不会同意免偿还资助。这次转变态度的促因,其实是来自德国宪法法院5月5日的一个判决。

德国宪法法院疑“越权”推翻欧盟法院的判决,指摘欧洲央行2015年起的量化宽松买债计划可能越权,不相称地影响各国财政状况,要求央行在三个月内提供合理解释,否则跟随欧洲央行指示执行买债计划的德国央行将要把债券卖出。此次判决除了引发各国法院与欧盟法院的司法权力衡突之外,也引起外界担心欧洲央行目前正在进行的7,500亿欧元抗疫买债计划将会同样受阻。

此次疫情在欧洲爆发初期,欧盟缓慢的应对手段,一度引发“欧盟解体”的讨论。(Getty)

此前,连欧洲央行行长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也一直呼吁各国不能单靠货币政策救市,财政政策也需更为进取。不过,倾向保守取态的默克尔一直也不愿与主张“新冠债券”(Coronabond)的马克龙等领袖站在同一条船。

根据路透社引述欧盟外交官报道,默克尔在得悉德国宪法法院判决之后,知道欧洲央行货币政策前路难行,才决定这是政府出手的时候。此后不出两周,默克尔与马克龙又重新建立起德法同盟,领导欧盟政策。

复苏基金的阻碍

不过,这个有德法背书的5,000亿复苏基金也不一定能够“顺风顺水”。首先,由奥地利、丹麦、荷兰和瑞典组成的“节俭四国”(Frugal Four)已提出不包括免偿还资助在内的替代方案。虽然节俭四国的重量级盟友德国此刻已转了阵营,不过曾毫不留情批评南欧国家将金钱都花在“红酒和女人”身上的荷兰似乎将领导一场顽强反抗。其次,一直作为欧盟预算最大得益者的波兰、匈牙利等国,在此疫情之中并未受到严重冲击,定将反对由他们出资去救助理论上较为富裕的意大利、西班牙等。要换取它们的同意,欧盟也许要放弃原本以预算分配干预其国内法治争议的计划。

正如欧盟大多数的争议一样,小国的声音往往被炒作成重大难题。可是,当德法两大国方向一致之时,这些小障碍最终也难阻欧盟整体前行。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