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让香港社运沦为举世笑柄

撰寫:
撰寫:

一年多以来,香港原已存在的社会撕裂,经反修例社运全面彰显,香港市民、媒体、议员、政府、北京方面,无不意识到改革之切。

值此时,在中美势必持续多年的长期博弈趋势下,亦不乏有美国政治人士将香港事态视作机遇,在“与港人通行”的表态下,又有几分“借此博取政治利益”、“力图令‘香港问题’长期作为中国掣肘”的考量?在香港历廿载尤未通过《基本法》23条立法的背景下,香港确实有可能成为这种外部干涉的载体。今年中国全国人大对“港版国安法”的议程,亦是由此考虑而生。

然而,香港社会尚处于严重的误解与彷徨,全国人大相关议程引发了进一步忧虑,也在情理之中。然而即便如此,又或者说,正因如此,人们才断不当“病急乱投医”。

近来,“向特朗普发信反港版国安法”的呼吁得到不少香港市民响应,参与者希望借推特(Twitter)、脸书(Facebook)和网上白宫联署三种方式向美国总统特朗普请愿,试图透过国际压力令中央对这项灾难性的行动三思——毫无疑问,绝大多数市民参与这份倡议时,是诚心为香港考虑,诚心感到担忧,然而,这种向特朗普请愿拯救香港的想法,不仅徒劳,且恐怕只会令香港社运沦为国际笑柄。

美国总统特朗普5月21日在被问及“港版国安法”时表示,“我不知道这是甚么,因为未有人知道”,但若成事,美国会作出强烈反应。(Reuters)

特朗普是怎样一位美国总统?他在国际社会眼中是怎样的声誉?港人需要对此有更清晰的认知。

据皮尤民调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今年1月发布的全球民调,在被问及“美国总统能就国际事务做正确决定”时,仅有32%的英国人对特朗普有信心,该比例在德国为13%,法国为20%,荷兰为25%,西班牙为21%,瑞典为18%,意大利为32%,加拿大为28%,巴西为28%,澳大利亚为35%,日本为36%,韩国为46%。遍览整个亚欧大陆,仅有菲律宾(77%)、印度(56%)和以色列(71%)有过半民众对特朗普抱有信心。

之所以如此,既是因为特朗普政府的荒唐决策,向各国发起关税威胁、单方面退出诸多国际协议及多边组织、鼓动极端民粹思绪,更是因为他繁不胜数的荒唐言论,无论是此前“夏洛茨维尔事件”对新纳粹组织暴力致命行为的辩护,对海地及非洲各国“屎坑国家”的称呼,“所有上过《学徒》节目的女性都与我调情”等发言,“我是智商最高的人之一,求你们不要因此觉得自己很蠢”等言论,还是在此次疫情期间,诸如“注射消毒剂以消灭新冠病毒”等表态,都让欧洲民众在接受美国机构调研时,发出了“我想说,你们白宫里确实有一位疯子”的感叹。

那么,那些特朗普及其幕僚曾一再表示“与之同行”的对象,而今又是何种境地?最有代表性的自然是委内瑞拉反对派领导人瓜伊多(Juan Guaidó)。可是白宫除了一再做出“美国人与为了自由而正义抗争的委内瑞拉人站在一起”等表态,还做了什么?喊口号时异常慷慨,付成本时额外吝啬,这种政策已经令“瓜伊多”成为失败政策的代名词——当然,这对共和党在佛罗里达州的选情是颇有帮助的,该州聚集大量拉美裔难民选民,对以委内瑞拉马杜罗(Nicolas Maduro)为代表的各拉美左翼政府持负面态度。

与此同时,从北京此次令世人惊叹的果决程度,以及观察中央近几日的表态,便可认识到此事已然不会有回头路。无论欧美采取措施与否,“港版国安法”都将按既定程序推进。在此背景下,“请愿特朗普”又能换来什么呢?美国政府若是制裁数个中国企业及个人,则对香港的情况毫无影响;若是华府不顾世贸组织的规定,单方面否认香港独立关税区地位,那对香港又岂能算是好事?

瓜伊多被欧美多个国家认为是委内瑞拉合法领导人。图为3月9日,瓜伊多在加拉加斯举行记者会,呼吁民众翌日上街参与反政府游行。(Getty)

最近几年以来,香港越来愈多市民开始认识到香港的结构性矛盾,过去一年来的社会动荡,更应让所有剩下装睡的人惊醒。而中外各界对香港的关注,都应可以成为推动香港改革的动力。

事实上,回归20年以来,香港的自由和自主在“一国两制”框架下大致得到了保障——这并不是没有瑕疵。中央对两制曾有越界,香港也未能尽善兑现一国。一国两制既是一种设想与承诺,也是香港所不能丢失的基本制度框架,更是举世独有的政治实验。在实践中出现坎坷,这是正常的。

在此过程中,香港原本可以,也原本应该成为“一国两制”依法落实过程中的积极角色,而非被动的参与者。这不仅是确保香港资本主义法律制度不变,更是帮助大陆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完善,在一国的框架下,促就两制的交汇与共存。便是以此次“港版国安法”为例,假使全国人大审议通过,未来落实执行的过程也会是双向的,是为香港积极推动中国法治完善的机遇。

归根到底,无论是“港版国安法”、《基本法》23条、逃犯条例,还是一系列根深蒂固的经济社会改革,都是香港及中国的事,决定权最终也仅在香港及中国手中,有需港人依靠法律、制度和理性去推动,去完善。

据皮尤民调调研显示,全球受访者对特朗普时代的美国普遍缺乏信心。(Pew Research Center)

值此时,无论是来自海外的批评与褒赞,乃至诸如美国卢比奥(Marco Rubio)、克鲁兹(Ted Cruz)等议员宣称的立法、制裁,甚至是特朗普所言的“一旦成事美国会作出强烈反应”,在综合外交成本后,除了让香港社会进一步动荡,为其本人在国内积累有限的政治资源,都不会对事态的发展造成根本性影响,甚至是带来负面影响。这才是媒体需要令社会认识到的现实。

因此,所谓打造“国际战线”本就是镜花水月——充满个人政治考量的口号性国际声援毫无用益,也没人会为中国依法进行的制度完善工作发起“战线”。试问,有哪个国家没有自己的国安法例?而为此向特朗普这样一位在国际社会备受鄙夷的总统乞援,就更是糟蹋香港人的尊严,令香港社运在国际场上沦为笑柄。

终了,“港版国安法”一旦通过,要阻断的是“外部及境外势力”对香港和中国事务的“公然干预”,要惩治的是与外部渗透勾连合流的“反中乱港势力”。在执行过程中,自有700万香港市民为之秉持公义。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