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俄土偏师对峙地中海 利比亚战事因何意外生变

撰写:
撰写:

5月中旬至今,新一轮利比亚内战战况再度生变。相对于利比亚的军阀混战,外界更关注美、俄、土三方在利比亚近海及地中海上空的小规模对抗。

5月18日,美军无人侦察机突然发现驻叙利亚的俄军Mig-29战机调往利比亚,其数量约在4至8架间;25日,土耳其称其驻扎在利比亚的军舰和货船遭遇“不明身份”的战机轰炸;26日,俄军两架战机又在叙利亚以西的地中海上驱逐了一架美军侦察机;同日,美军非洲司令部发布消息,称俄罗斯从叙利亚等地基地调遣约14架战机前往利比亚。

美军驻非洲、欧洲空军司令哈里吉安(Jeff Harrigian)将军在接受美军军报《星条旗报》时指出,俄方此举或有可能“占领利比亚海岸”,借助其“反介入及区域封锁”(A2AD)能力控制南地中海。

不过,当西方津津乐道于美、俄、土三方的小规模对峙可能会改变区域战略态势时,此次风波的起因和发展可能早已证明了俄罗斯的实际控制力。

环顾从2019年4月开始的新一轮利比亚内战,该国军事强人哈夫塔尔(Khalifa Haftar)元帅麾下“国民军”(LNA)与的黎波里“民族团结政府”(GNA)的对抗已沦为代理人战争,即俄罗斯雇佣兵和土耳其招募的叙利亚反对派武装的较量。俄罗斯当局的意志和力量投射效果也左右了战事的走向。

相比于在利比亚内战中站队的西方诸国,态度稳健的俄罗斯思考的更长远。普京(Valdimir Putin)为首的莫斯科政要与LNA一方做石油交易,一面承认的黎波里政府。这使俄方凭借其政治、军事能力扮演了双方信赖的“调停者”。这一角色不仅让俄方能借此获取更多利益;它也意味着俄军掌控着利比亚问题的实际秩序,普京会亲自“教训”越界者。

以普京为首的俄罗斯当局在利比亚问题上态度稳健,俄方有意扮演着不偏不倚的角色。(美联社)

在4月28日,随着哈夫塔尔自称“自己是利比亚的统治者”,俄罗斯外交部长拉夫罗夫(Sergey Lavrov)也首次表示了俄方对哈夫塔尔的不满。利比亚战场的局势就在俄罗斯的干预下向不利于哈夫塔尔一侧的方向转动。此次风波也随之开始。

到5月上旬,隶属“瓦格纳集团”的俄罗斯雇佣兵开始另行调动,LNA发动的代号“鸟群行动”的总攻遭遇重创。随着俄方人员撤离一线,屡遭败绩的GNA也取得“转折”。

在防空火力不足的情况下,土耳其空军与万余名叙利亚反对派武装稍作围攻,LNA麾下最强的“津坦旅”就于5月18日弃城而逃,将利比亚西部的战略重镇阿尔-瓦迪亚(Al-Watiya)空军基地连同若干装备拱手交出。

LNA连接东、西战线的重镇盖尔扬也在此期间失守。哈夫塔尔及其麾下在5月中旬瞬间兵败如山倒。

不过,俄罗斯并没有完全抛弃哈夫塔尔。在《自由报》等土耳其媒体开始大谈“哈夫塔尔的终结”、“莫斯科代理人的失败”时,从叙利亚调往利比亚的俄罗斯战机就出现了。随着俄罗斯与埃及、LNA各方再次展开对话,强调“莫斯科反对军事解决利比亚问题”,加之俄罗斯佣兵也被调往各处要地,此前失衡的战场也迅速被扳回到平局。

到5月21日,LNA也突然逆转颓势,向此前丢失的盖尔扬等地狂轰滥炸,有情报称LNA在此后72小时间的反扑中击落了13架土耳其的“旗手-2”型无人机。到25日,“不明身份”的Mig-29型战机轰炸了土耳其军舰及其运输船,炸毁了大批军火和补给品,土耳其与GNA的攻势也停滞了。随着俄罗斯外交部在26日再次呼吁“利比亚和谈”、“建立联合政府”,利比亚战场近一个月的波动又回到了原点。其主动权仍然在俄罗斯一侧。

在俄军已借干预叙利亚内战,并实际上拯救了大马士革当局之后,2020年时的俄罗斯也能借利比亚战事的新发展,一扫该国于2011年“阿拉伯之春”时眼看卡扎菲(Muammar al-Gaddafi)当局被北约推翻的颓势,让北约及西方世界不得不接受其继续掌控该国的现状。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