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示威】枪杆子出政权 中国革命如何启发美国黑人抗争

撰寫:
撰寫:

美国黑人男子弗洛伊德(George Floyd)遭白人警察锁喉致死引起的大规模示威,迄今尚无平息迹象。但除了游行、或如美国公民自由联盟(American Civil Liberties Union)之类的组织于2020年6月5日宣布要起诉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之外,美国社会缺乏更有组织性的行动,以根除体制里的种族歧视问题。

不过盱衡美国几百年来黑人抗争的历史,除了以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 Jr,1929─1968年)为代表的温和派之外,也曾有过如罗伯特‧威廉(Robert Franklin Williams,1925─1996年)与休伊‧牛顿(Huey Percy Newton,1942─1989年)般的激进派,呼吁以武力对抗白人剥削体制、甚至独立建造黑人国家,并援引中共革命理论作为自己的思想纲领,较温和派更富行动力,这恐怕是当前美国社会早已遗忘的风云记忆。

罗伯特‧威廉(左)曾于1966年在北京天安门城楼上请求毛泽东在《毛语录》上签名。(JEREMIAH JENNE网)

罗伯特‧威廉可说是美国黑人运动激进派里最知名的抗暴领袖,渠曾是海军陆战队队员,并担任过美国有色人种协进会(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the Advancement of Colored People)在北卡罗来纳州门罗县(Monroe)分会主席,主张黑人在面临威胁时可动武自卫。不过罗伯特最初仍呼吁和平,声称“如果我们转向暴力,我们就和白人一样坏了”。然而,当1959年一名强奸黑人妇女的白人竟被法院宣判无罪释放、再加上一连串白人种族主义者针对黑人的恐吓与刺杀事件,终逼使罗伯特怒吼:“以暴抗暴的时刻到来了”。

但讽刺的是,美国有色人种协进会行政秘书罗伊‧威尔金斯(Roy Wilkins,1901─1981年)得知罗伯特的表态后立刻将他停权,连马丁‧路德‧金都谴责他。显然,温和派认为以爱之名仍可软化种族主义者的立场。最后不见容于美国社会与黑人同胞的罗伯特,不得不先后避走古巴与中国大陆,并去信请求毛泽东支持美国黑人,毛泽东遂于1963年8月发表《呼吁世界人民联合起来反对美国帝国主义的种族歧视、支持美国黑人反对种族歧视的斗争的声明》,中共紧接着于全国举行多场声援美国黑人的集会。

1968年马丁‧路德‧金遭刺杀后,毛泽东又发表第二次支持黑人斗争的声明并举行游行。(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罗伯特解释何以向毛泽东请援:“因为我感到他深刻了解美帝国主义的本质,是最了解美国佬压迫本质的一位世界领袖。因为我感到他是最可能为黑人说话的一位世界领袖。因为我还感觉到,中国是作为全世界被压迫人民的一个新兴领导力量而出现的”。这并非罗伯特个人的单纯意见,而是许多弱小民族与第三世界的共同想法。因为冷战的缘故,使得许多发展中国家认为美国与苏联俱是一丘之貉,1956年苏联入侵匈牙利的事件更是让不少心仪社会主义的左派人士失望。相较之下,反美又不偏苏的中国在道德上显得毫无瑕疵,更没出兵干预过他国内政,因此自然被视为解放受压迫民族的新救星。

1965年,罗伯特举家迁居至中国,但他的影响仍在美国黑人中延续。例如1962年成立的黑人组织“革命行动运动”(Revolutionary Action Movement),曾推选罗伯特担任主席,并宗法马克思、列宁、毛泽东等人的意识型态。该组织另名领导人马克斯‧斯坦福(Max Stanford)坚定地宣扬“美国的黑人解放运动是世界社会主义革命的先锋”,并引用毛泽东的军事理论来当作解放准则,不过也依据美国社会的现实将“农村包围城市”改成了城市游击战,可见斯坦福并非囫囵吞枣地消化中共思想。

黑豹党领袖休伊‧牛顿于1968年拍摄的宣传海报,以一手持枪一手持矛的形象力图振奋黑人斗志。(Collection of the Smithsonian National Museum of African American History and Culture)

但也因标榜马列主义与武装对抗,“革命行动运动”很快就遭美国政府强力镇压,最后于1969年冰消瓦解。但博比‧西尔(Bobby Seale)与前“革命行动运动”成员休伊‧牛顿于1966年共同创立了延续黑人抗暴火焰的“黑豹党”(Black Panther Party)。黑豹党不但也取法马列主义,更高举毛泽东的名言当作组织核心:“枪杆子出政权”。牛顿还高喊:“黑豹党是人民的党。我们最关心的一件事,就是把全体人民从各种形式的奴役中解放出来”,提出“为人民服务”的口号,主张“打开美国殖民主义的枷锁与打破战争机器”,并建造黑人独立国家。

美国大众对黑豹党的印象多停留于持枪抗议的武装形象,但实际上黑豹党还在黑人社区里实施过“免费早餐计划”(Free Breakfast for Children)与“免费医疗计划”(People's Free Medical Centers),以及设置“解放学校”(Liberation Schools)普及教育,这都或多或少有着“为人民服务”的影子。黑豹党甚至参照中国工农红军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要求提高党员文明素质与听党指挥。牛顿还说过“我们要同两害相斗:种族主义和资本主义”,可见黑豹党的政治主张与组织十分成熟,绝非如种族主义者与保守派白人认定的,只是一群狂热又缺乏灵魂的黑人暴徒。

然而可叹的是,在美国政府的打击与黑人运动的分裂下,黑豹党之流的激进组织相继遭削弱或剿灭。且中共革命的成功与理论虽鼓舞了美国黑人,但真正熟读马克思与毛泽东著作的终究只限于休伊之类的少数知识菁英,大多数黑人对于资本主义的罪恶运作与帝国主义的压榨体系仍缺乏深刻认识,顶多阅读《毛主席语录》这类的小册子,因此没法彻底将理论转为现实所用。何况黑豹党日后修正了推翻白人资本暴政的路线,这就更限缩了活用中国共产革命经验的空间。

不过“革命行动运动”与黑豹党等左翼组织的兴衰,仍给美国黑人留下一笔丰富的思想遗产,毕竟渠等的活跃曾给美国政府极大压力,更否定了马丁‧路德‧金等温和派才是黑人民权成功关键的政治神话,而这正是美国政府与保守派白人用以软化黑人反抗精神的麻醉药。因此,如果想完全清除抹美国体制里的种族沉痾,完全打破歧视依旧、却只能通过一次又一次示威泄愤的恶性循环,美国黑人不妨回顾左翼先烈们的事迹,还有广大第三世界反帝反殖民的历史,这都绝对是组织起更有效抗争、更有力手段的材料宝库。

推荐阅读: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