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疫情爆炸 美国居高不下:民粹领袖收到“疫情账单”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全球疫情依旧面临恶化,其中美国、巴西的疫情状况尤为令人担忧。

世卫组织(WHO)总干事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6月8日在记者会上说,各国目前已向该组织报告近700万例新冠肺炎(COVID-19)病例,近40万人死亡。而美国和巴西的疫情尤为严峻。

↓↓↓美国、巴西、俄罗斯为当下全球疫情最为严重的三个国家。下图为三国每日新增病死人数(Our World in Data)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6月8日最新数据统计,美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为全球首位,超过200万例,累计死亡病例超过11.2万例,日新增感染病例26,314例。

巴西的情况也不容乐观,该国目前疫情确诊总数已经超过了71万,死亡案例接近4万人24小时内新增新冠确诊病例达到了15,654例,如此增长速度让该国迅速超过了意大利,成全球新冠肺炎累计死亡人数第三多的国家,仅次于美国和英国。

更令人在意的是,美国如今各地因“弗洛伊德”(George Floyd)案件爆发的示威游行还在继续,这极有可能会对美国的疫情产生较大的影响。而巴西目前暴增的日确诊人数还在持续攀升,毫无缓和的迹象。美巴疫情难控诚然与两国社会制度、文化有关,但两国领导人在防疫中的“表现”也是影响疫情失控的重要因素。

巴西抗疫工作困难重重,目前巴西确诊病例已跃居全球第二。图为巴西帕拉伊索波利斯(Paraisopolis)的居民挥舞着国旗,要求圣保罗州政府关注贫民窟疫情。(AP)

民粹领导人的抗疫“成绩单”

每当谈到美国和巴西的领导人: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和巴西总统博索纳罗(Jair Messias Bolsonaro),外界总是会将两人与“民粹主义”挂钩。要知道,特朗普和博索纳罗的政治理念、言论都极具民粹色彩,他们更是凭借多个富有民粹性的政见获得了大量民众的支持,从而登上了总统之位,外界还一直调侃博索纳罗是“巴西特朗普”。

值得一提的是,两人在面对此次疫情的表现也极为相似。在疫情爆发初期,特朗普和博索纳罗并没有积极地对疫情进行防控,而是选择一直试图淡化新冠型肺炎的严重性,频频公开表态,新冠更像流感。疫情在全球爆发后,特朗普不仅将罪责推诿给中国,还在疫情还未控制的情况下坚持重启经济,并于5月30日宣布美国退出了世界卫生组织。

另一边,博索纳罗也要坚持要重启巴西经济,同样对世界卫生组织将拉美和巴西视为全球疫情的震中表示了不满,扬言要步美国后尘,退出世界卫生组织。近日,他又做出了一个令人诧异的决定,那就是停止公布巴西确诊总人数,因为在他看来,累计确诊数字不能反映巴西疫情状态,这样罗列数字毫无意义。

除了特朗普和博索纳罗之外,英国首相约翰逊( Boris Johnson)同样也是一位被打上民粹标签的西方领导人,这位领导人当选之时,也被外界戏称为“英国特朗普”。从他初期的防疫工作看,确实也存在着与特朗普相似的“套路”。

此前疫情爆发初期,约翰逊就说,新冠肺炎疫情持续时间较长,并且有可能成为“季节性流感”一样的流行病,因此战胜病毒的“终极方式”是让英国民众通过患病来获得“群体免疫”。约翰逊“群体免疫”的结果是让英国的死亡人数达到了40,542人,位居世界第二。自己也因感染新冠病毒住院,一度辗转重症病室。虽然最终康复,约翰逊也再没提“群体免疫”一事,最终投入了积极抗疫之中。

真正的抗疫“典范”

就在这三位领导人还在为防控疫情手忙脚乱之时,中国、韩国、德国和新加坡等国的防疫工作早已进入了另一个阶段。

美国经济在疫情之下突然陷入萧条,图为美国KOHL‘s商场门口的停车场空空荡荡。(AP)

先看中国,中国疫情目前已经得到全面控制,全国各省境内病例也趋近于零,各地从3月开始逐步实现了复工复产。中国疫情得以管控主要归功于该国在疫情爆发初期实施严格的封城、停工停产的政策,即便中国当时因该政策、受到了外界的批判,但该政策的效果还是显而易见。

在疫情得以控制后,中国也并未掉以轻心,如今依旧严把管控,预防第二波疫情高峰。新冠肺炎疫情上海医疗救治专家组组长张文宏教授6月7日接受采访时表示:“国际上第二波疫情已呼之欲出,很多国家的高峰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到来,而中国目前的防控目标是——不受全球第二波疫情影响。”

除此之外,中共还在5月召开了“两会”,企图以此稳住国内经济信心,更公布了中国今年“保就业”的主要任务。

而韩国的防疫成果一直被西方舆论标榜为“防疫典范”。此前疫情爆发初期,在没有全面实施严格的封城政策下,韩国政府仅用两周的时间就将疫情缓和,即便5月的“梨泰院夜店”事件让韩国疫情面临再次爆发的危机,但韩国政府的严格防疫把控将这样的风险降到了最低。韩国目前也已经开始转入正常生活和防疫工作并行的“生活防疫阶段”。此前5月13日,习近平还与文在寅通电话,就中韩开通“快捷通道”一事达成了共识。

至于德国,在意大利死亡人数和法国接连“失手”的情况下,德国疫情一直把控较好,最近5周以来,新增和活跃病例数持续下降,痊愈病例增加,目前仅剩约8,100例。疫情得到控制的德国也开始恢复“国家之间的合作”。6月3日,德国总理默克尔(Angela Merkel)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通了电话,从中国外交部官网发布的通稿看,两人主要通话的主要内容便是围绕着中德“快捷通道”。

还有新加坡,从疫情爆发以来,该国的疫情情况一直趋于缓和,死亡人数仅维持低位仅为25人。该国总理李显龙自6月5日也开始出面频频发声,谈及新加坡和世界经济。李显龙政府的领导人更是决定从6月7日起至6月20日开始,轮流通过电视和网络平台,就冠肺炎疫情后的新加坡发展与未来,向该国国民发表系列讲话。新加坡政府此举极有可能是对经历大灾后的国民进行安抚之举。

选举可以用嘴 抗疫需要的是实力

从以上四个国家领导人近期的行动看,要么是准备经济的复苏,要么是缓解社会压力,疫情的管控早已不是其国家的唯一重点。即便特朗普和博索纳罗再不想承认,中德韩新的抗疫节奏早已超出了美英巴那些疫情还未控制的国家,这是一个不可争辩的现实。文在寅和默克尔的民调大涨也是最好的体现。

由于文在寅政府在此次防疫表现受到好评,其支持率不断攀升。据韩国民调显示,文在寅重支持率高达70%以上,创下了历届总统执政三周年时的支持率新纪录。

与此同时,韩国国会选举在新冠肺炎疫情条件下如期举行,文在寅所在的共同民主党在选举中斩获180席,获得60%的席位,这是自1987年韩国推行民主选举以来,首次由单一政党占据国会五分之三的议席,充分证明了韩国民众对文在寅政府防疫政策的认可。

而默克尔因其防疫的成效也让其支持率猛升至80%,她所在的中右翼政党基民盟的支持率更是从疫情之初的28%上升到了39%。

文在寅和默克尔的例子足以说明,在面对选举之时,民粹主义的政策和言论或许可以帮助一位政客上位,获得民众的支持红利,但是在面临大灾大难之时,仅凭民粹主义根本难以解决问题,唯有应对危机的处理方式和能力才是鉴证领导人是否有真本事的途径。而那些依靠民粹主义上位的领导人们,或早或晚的都会在这次疫情中收到需要偿还的代价,以及自身能力检验的最终结果。

另一方面,虽然各国政府在疫情爆发初期一直对“封城的经济代价”争吵不断,尤以瑞典、英国等抛出“全民免疫”的国家为甚。然如今的事实证明,实施严厉管制,全面扼杀病毒,反而才能将疫情对经济的冲击变为最小化。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