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澳关系】反华得不偿失 澳大利亚为何愿当美国附庸

撰寫:
撰寫:

中澳关系近日逐渐恶化,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疫情、“港版国安法”、打压中国电信设备制造商华为等热点问题上,“五眼联盟(Five Eyes)”之一的澳大利亚坚定地选择站在盟友美国一边。连澳大利亚民众也认为,澳大利亚就是美国的“附庸国”。但作为一个“附庸国”,澳大利亚实际上从反华中得到的利益远不如损失大。

+3
+2

路透社6月9日报道,据国际会计师事务所毕马威(KPMG)与悉尼大学联合发布的一份报告内容显示,2019年中国对澳大利亚投资额为34亿澳元(1澳元约合0.7美元),下降幅度为58.4%并创下自2007年以来新低。

毕马威澳大利亚分公司亚洲业务主管弗格森(Doug Ferguson)在一份声明中表示,中国企业自2008年以来累计向澳大利亚投资超过1,070亿美元,这些资金对当地经济增长起了非常重要的推动作用,但新的投资正在放缓并且预计未来一年将持续低迷。

6月9日,中国教育部发布2020年第1号留学预警,提醒广大留学人员当前谨慎选择赴澳或返澳学习。数据显示,中国学生是澳大利亚第一大留学生来源,每年预计对澳大利亚教育部门贡献120亿澳元。

甘做美国“附庸”而令自身蒙受巨大损失的澳大利亚常引起国际舆论的嘲讽。英国《卫报》2019年10月刊文称,澳总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访美期间与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共处时“就像在马戏团里游走,一直在想方设法以避免被狮子吃掉”。

美国《外交学者》2019年12月25日在文章中称,一些澳媒报道预设立场,认为中国是“一个抓住权力不放的威权政体”,是“规则秩序的破坏者和潜在侵略者”。但事实上,每一个全球新兴大国都试图对其他国家发挥影响力。对于英美历史上和目前对澳大利亚政策的影响,澳媒却选择视而不见。

俄罗斯媒体“东方新观察”网2020年6月5日刊文说,莫里森只知道随声附和“特朗普先生”。为了当美国的“忠实盟友”,澳大利亚甚至不惜违背自己的国家利益。目前,澳大利亚仍有一些美国利益游说者,因此,澳大利亚亲美路线不会改变。但跟着美国对付中俄,澳大利亚人将面临“被隔绝的危险”。

澳大利亚国内也有声音反思其“附庸国”处境。

澳大利亚前总理基廷(Paul Keating)曾于2019年11月18日在澳大利亚战略论坛的演讲中表示,由于质疑中国崛起的合法性和民主问题,澳大利亚国内目前对中国的讨论“退步”了。澳大利亚安全机构在与中国打交道的时候“失去了理智”,疯子才会与中国为敌。澳大利亚不应忽视或继续淡化中国经济转型的重要性和意义,应当具备更加长远的外交战略目光,公正评价中国、消除误解。

《澳大利亚人报》网站5月13日刊文称,澳大利亚现在必须停止对中国的傲慢“说教”。澳新银行前首席执行官史密斯(Mike Smith)认为,带着一丝傲慢的澳大利亚人认为他们的制度远远优于中国。而澳大利亚之所以喜欢对中国人“说教”,目的不仅是鼓吹澳大利亚的制度,而且还要诋毁中国的制度。

推荐阅读: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