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衰退下 为何纳斯达克指数创历史新高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美国纳斯达克(NASDAQ)股指在6月10日再创历史新高,上涨至10020.35点,此前一天,纳指首次盘中破10000点。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也很兴奋,在推特(Twitter)上喊道“纳斯达克创下历史新高。巨大的进展正在取得,远远超出了计划。USA!”民调落后于大选对手拜登(Joe Biden)的特朗普,此时非常需要股指的提振。

新冠疫情和美国近期发生的大规模抗议活动,似乎都无法阻挡美国股市的强势。经历过去一周的上涨后,标准普尔500指数从3月19日的低点上涨了43%,道琼斯指数则从最低点一度上涨48%,离疫情之前的高点都只有一步之遥,信息技术板块尤其突出。美股从3月下旬的狂泻,到现在的屡创新高,让特朗普政府开始标榜“美国经济迅速恢复已经开始!”

美股自3月触底以来,持续大涨。图为纽约证券交易所的交易员。(路透社)

5月份美国失业率出人意料地下降至13.3%,非农就业增加250万人,让外界对美国经济复苏更加期待。然而,13.3%的失业率仍然是在美国历史上极为罕见的情况,截至5月30日,因经济停摆,美国失业救济的申领人数达到了创纪录的4,260万人,美国第一季度GDP萎缩4.8%,制造业在5月继续萎缩,消费支出在4月跌幅13.6%,创1959年以来最大降幅。这种情况让股市的飘红显得吊诡。

是什么在美国经济衰退的阴影之下,仍然在不断推动美国股市的增幅?要从五个方面分析。

第一,量化宽松(QE)使得大量资金涌入股市,导致股市走向与基本面背离。3月,美股以有史以来最快的速度跌入熊市,全球经济停摆推动投资者进行恐慌性抛售。但在过去的3个月,美联储通过无限量量化宽松(QE)措施释放逾3万亿美元流动性,众多对冲基金正大举涌入美股买涨套利,不少激进的对冲基金已将资金杠杆倍数放大到8倍。

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引发全球经济危机,采取了“大放水”政策,美股自2009年走出了11年的牛市。而现在,美联储“无底线”的救市政策,史无前例地直接将利率降为零,力度比2008年尤甚。加之财政方面美国政府2.2万亿美元的救市法案,也带给大企业额外的流动性,进一步推升股价。

亚马逊创始人及首席执行官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在疫情发生之后身价倍增。(AP)

其次,市场“领跑者”保持增长。FAANMG六大科技股Facebook、苹果(Apple Inc.)、亚马逊(Amazon)、Netflix、微软(Microsoft)、谷歌(Google)在6月9日普遍攀升,其中亚马逊与苹果均创2月下旬以来最高水平,并抹去了2020年几乎所有跌幅。这些科技公司都是疫情蔓延、美国“封城”的受益方。在二级市场上看,美股最大跌幅来自于能源股,今年跌幅一度达到35%,之后有所收窄,然而其权重仅占到3%左右,所以对指数的总体拖累有限。

第三,二级市场炒作预期。此前,面对大萧条以来最高的失业率数据,仍然有很多投资者愿意押注于V型复苏,认为“利空兑现”或者“已经到了最差的时间”。而5月失业率的下降、制造业指数的微幅上升,加之白宫不断释放对经济复苏的信心,让这些投资者对此深信不疑。

的确,美国新冠肺炎(COVID-19)确诊病例数量有所减少,各州陆续“解封”、经济重启计划、企业复工,对经济有一定的提振作用。然而,不少市场人士其实已在担忧科技股被高估,第二波疫情给经济带来更大不确定性。但即便如此,投资人们在仍然认为不能错过底部投资的机会。

第四,美联储的政策支撑。虽然6月10日美联储的利率决议将不会进一步降低利率,但是正如上文所述,美联储的零利率政策已经是史无前例。

特朗普对股指飙升很兴奋,他亟需美国经济复苏的证据,以为自身连任积攒成绩。(AP)

除此之外,美联储还在疫情之下为拯救经济而出台多项措施:如提供2.3万亿美元新贷款;无限制购买国债,政府担保和商业抵押支持证券;向“主要交易商”金融机构提供短期贷款,以换取抵押品,包括投资级债务;支持货币市场共同基金;通过购买投资级公司债券和商业票据,直接贷款给银行,家庭,消费者,小公司和公司;降低银行吸收亏损的资本和准备金的要求……

6月8日,美联储宣布扩大“主街贷款计划”(Main Street Lending Program),表示已放宽条款以允许更多的企业参与其中。正因美联储的支撑政策,投资者更唯恐错过经济反弹,不断涌入美国股市中来。

最后,除了害怕错失良机,投资者在近年来,似乎也没有别的太好选择。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9日收于0.829%,仍然在低位徘徊,高评级公司的债券回报率同样很低,一些投资者甚至开始押注美国将实行负利率。一边是债券市场回报率的下滑,一边是持续攀升、不断反弹的股市,投资者自然不想错过。

当然,美国银行对全球基金经理的最新调查显示,只有10%的人预计经济将出现V型复苏,且基金经理持有大量现金,配置比例为5.7%,高于4.7%的10年平均水平,现金水平接近20年来的最高,这显然是一个反向信号。调查还显示,管理者认为目前的股市反弹不会持续。美国银行的民意调查是华尔街最广泛关注的投资者调查之一,而经济疲软的基本盘也和以上的预期相符。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