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印对峙】美国自愿“调解” 难道忘了自己曾在中印战争军援印度

撰寫:
撰寫:

虽然中国与印度皆不约而同地拒绝特朗普(Donald Trump)表明要“调解”中印边界争端的提议,但美国仍未全然放弃介入的念头。特朗普声称要邀请俄罗斯、印度、澳大利亚与韩国参加七大工业国(G7)峰会,但遭俄罗斯联邦委员会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科萨乔夫(Konstantin Kosachev)直接回绝:“我确实相信俄罗斯不应插手这类争端”,并强调此时中俄关系比以往都来得好。

特朗普(左)宣称美国有意愿“调解”中国与印度间的边境争端。(Reuters)

相较于科萨乔夫认为俄罗斯应扮演“诚实经纪人”(Honest broker)的表态,美国的立场反而更欲盖弥彰,盖不住想伺机构筑围堵中国的“印太战略”居心。更何况基于地缘政治,美国在印度独立后便始终想将其纳为反共盟友,因此其所谓的“调解”恐怕只会是将一池春水越搅越乱,绝对无助于中印双方的和好相处。

1947年印度独立,虽标榜不结盟,首任总理尼赫鲁(Jawaharlal Nehru,1889─1964年)也于1947年向印度驻华大使梅农(Kumara Padma Sivasankara Menon,1898─1982年)指示“我们的基本政策是避免为大国政治所纠缠,不加入任何大国集团”。但他翌年演讲时宣称“到时候我们也许不得不有所选择,甚至选择同一个帝国主义国家结盟,对此我毫不讳言。只要这个帝国主义国家和另外一个相比不那么的罪恶昭彰”,这就给印度游走美苏两方争取资源一个良好借口,也偏离了自己声称不结盟的外交初衷。

所以尽管美国对于印度的不结盟表态颇不满,也反感印度在1949年就不顾美国想拉拢英国、法国、荷兰、澳大利亚组成包围圈的想法、执意承认中共政权的作为,但基于尼赫鲁的反共主张以及印度的战略位置,美国仍决定援助印度。1951年,美国驻印大使鲍尔斯(Chester Bliss Bowles,1901─1986年)指出印度经济低迷,中国发展却在改善,“如果未来的四到五年这种对比出现,同时中国人继续他们稳健且看似卓有成效的发展路径,又不威胁印度北部边界……尼赫鲁总理去世或者退休,势必引起一场骚乱,这场骚乱很有可能催生出另一个强大的共产主义国家”。

尼赫鲁(左)虽标榜不结盟主义,但最后仍寄求美国的援助以扩张领土。右为中国总理周恩来。(Getty)

对此,美国国务卿杜勒斯(John Foster Dulles,1888─1959年)也评估道:“现在这两国之间出现了这样一种竞争:是自由方法还是警察国家方法能实现更好的社会进步。这种竞争直接影响这两个国家的八亿人民,它的结果最后也会影响整个人类”。因此为了防止印度成为第二个“红色中国”,以及强化西方意识形态的正确性,美国决意资助印度的第一个五年计划,俾使其成为亚洲的反共“民主橱窗”。

而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Dwight David Eisenhower,1890─1969年)更是在1956年接待来访的尼赫鲁时,改口赞赏其不结盟的政策。翌年,艾森豪威尔批准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大举援印的方案时,还强调“假如我们不援助印度这样的国家,苏维埃俄国肯定会那样做”。1959年艾森豪威尔访问印度,还向印度承诺称若中印发生冲突,美国将确保巴基斯坦保持中立。美国的这些表态,无不是促成印度制定“前进政策”的远因,最后导致中印关系的恶化,连带造成第三世界的分裂。

接着当肯尼迪(John Fitzgerald Kennedy,1917─1963年)执政时,美国每年平均金援印度6.7亿美元,并表示看不出“在没有印度的情况下如何对付共产党中国”,这就给印度在中印领土争端上注入了更强硬的兴奋剂。1961年,已不再把中国视为恒久友邦的尼赫鲁,竟向来访的美国东亚事务助理国务卿哈里曼(William Averell Harriman,1891─1986年)危言耸听地宣称“对世界的危险来自北京而不是来自莫斯科”,迎合美国想遏制中共的心态。1962年印度将军考尔(Brij Mohan Kaul,1912─1972年)更是直截了当,询问鲍尔斯若中国“入侵”印度,美国是否会提供军事援助?鲍尔斯答称他个人认为美国会这么做。就这样,得到美国官员的支持与保证后,印度决心要以武力赶走边境上的解放军,促成1962年中印战争的爆发。

印度在1962年中印战争中惨败,照片为准备开赴前线的拉达克地区印度士兵。(Getty)

1962年10月20日,解放军率先炮击印度阵地,并以摧枯拉朽之势迅速摧毁咄咄逼人的印度军队,残余印军接二连三地溃逃后撤。不知自家军队竟会如此惨败的尼赫鲁,这下连不结盟运动的招牌都不肯挂出,直接致函向肯尼迪求援。而当战局越来越不利印度后,尼赫鲁更急得未同内阁商议,径自呼吁美国赶紧与印度结成军事同盟,甚至拜托美国派赴两个B-24轰炸机中队驻扎印度,以及12个战斗机中队,好用来轰炸中国。更夸张的是,尼赫鲁要求这些武器必须由美国人亲自操作,此举根本形同让美国参战。

印度的要求着实超出美国的想象,毕竟美国可没打算再同中共硬碰硬地交战一次,何况彼时美苏之间正横亘着古巴导弹危机,东亚战事并非美国外交重心。且中、苏虽在1960年决裂,但在古巴危机上仍有限度地彼此声援,这就让美国不敢过度加剧中印战事。只是为了尽可能地削弱中共,美国仍提供了价值约9,700万美元的军事援助,计有轻型山地炮、防空雷达、通信设备、运输机和直升机等装备,并派赴12架C-130运输机远赴克什米尔,将当地的印度士兵载送到中印东段边界去参战。此外,美国还调派企业号航母编队到孟加拉湾以表恫吓,替印度助威。

但再怎么耀武扬威,美国终究不肯答应直接参战的请求,美国助理国务卿塔尔博特(William Phillips Talbot,1915─2010年)仅肯惺惺作态地向印度驻美大使梅农安抚称,印度只要不把美援武器拿来对付巴基斯坦,那么印度所有要求都会被满足。然而高估美国承诺的印度,实在已无力支撑战事,只能牙痒痒地看着中国于11月宣布单方面停火并后撤,从此留下深厚的屈辱。

接着印度虽然又于1964年获得美国同意每年给予1.1亿美元的军事援助,但1965年美国旋即以印巴战争为由切断对印军援;1966年美国更趁印度提出粮食援助的时刻,要求印度得采取美国同意的粮食增产政策方能放行。这都在在显现,美国只想利用军事与资本输出扩大对发展中国家的干涉,印度不过是个反共前哨,以及炫示西式民主制度的东方样板,一旦印度的举动违反美国国家利益,美国也会毫不犹豫地加以制裁。所以尝过苦头的印度,这回总算记取教训不再开门揖盗仰赖美国。因此,印度在边界问题乃至整个中印关系上,也最好还是坦率真诚地同中国商谈即可,也别打任何引入外力的小算盘,毕竟再怎么说,印度的利益终归不是美国的利益,美国绝不可能为此奋战。

推荐阅读: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