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选举观察:投票“不正常”成常态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大选年疫情之下,美国初选投票或多或少都会受到影响。随着一些因为疫情而被推迟的多个州举行初选,加上两党总统候选人基本已经锁定,大家关心的似乎不再是谁赢谁输,而是选民能否“正常”投票,以及这种情况是否在大选投票日重演。

6月9日,佐治亚州和西弗吉尼亚州总统初选正式举行。和之前宾夕法尼亚州和印第安纳州初选一样,佐治亚州也出现了投票混乱的情况,而且问题更为突出,疫情社交距离、投票机器故障、长线排队或推迟投票,加上打压选票的指控,让该州总统初选和联邦参议院席位初选都受到全国的关注。6月9日内华达州的地方选举也面临同样的问题。

机器的问题还是人的问题

在佐治亚州,亚特兰大大都会区的富尔顿(Fulton)、迪卡尔布(DeKalb)两个县的问题最为严重,要么投票机故障,要么是票务人员忘记密码,或者有些投票点根本没有投放投票机。在6月7日亚特兰大早期投票地点,参加该州联邦民主党参议员初选的奥索夫(Jon Ossoff)排了3个多小时长队才完成投票。该州参议员、州民主党主席威廉姆斯(Nikema Williams)申请邮寄投票,但迟迟没有收到选票,最后排队投票时间则超过5小时。

2020年6月9日,美国佐治亚州选民在投票延长后排队投票至当夜。(Reuters)

据《纽约时报》报道,6月9日投票日当天,至少43个县的投票点延长了投票时间至晚上7时之后。比如,迪卡尔布县甚至延长到了晚上10时。

一些人指控该州共和党籍州长和州务卿草率引进新的投票系统,而且没有足够的临时选票,以备在机器故障时使用。该州前民主党州长候选人艾布拉姆斯 (Stacey Abrams)说,这是本该可以阻止的一场灾难,凸显了该州存在全面、深层次的问题。她认为,该州管理无能和滥权行为很严重,选民很受伤。

佐治亚州共和党籍州务卿拉芬斯伯格(Brad Raffensperger )则认为,投票故障和自己无关。他认为,该州159个下辖县, 其中150个县都并没有出现这种问题。富尔顿县面临的问题是个例。

而事实上,除了富尔顿,在亚特兰大以外的其他一些县也在当天延长投票时间,问题基本上和富尔顿县一样,大多是新投票机故障。一些县的投票时间被迫延长至晚上10时甚至12时。比如,查塔姆县(Chatham County)就有35个投票点开放至晚上9时。

富尔顿县选举主任巴里(Rick Barron)认为,问题大多和设备有关,也和票务人员接受的培训不足有联系,但州务卿拉芬斯伯格也难辞其咎。而且,州务卿在投票当日就宣布调查投票延迟的问题,加上邮寄投票的需要,只会令该州资源更为紧张。

投票机产业背后的利益链

多年来,该州一直希望改革选举当中过时的投票技术和投票系统。佐治亚州这次初选首度使用新投票机,也有纸本选票作为备案,但还是未能杜绝这次投票混乱的问题。

2019年4月24日,佐治亚州州长坎布到机场欢迎美国总统特朗普到访。(Reuters)

根据美国媒体的报道,该州2019年花费1.07亿美元从总部位于科罗拉多州丹佛市的Dominion Voting Systems公司购买了3万台新的投票机。该公司和总部位于内布拉斯加州奥马哈的Election Systems and Software LLC以及总部位于德克萨斯州奥斯汀的Hart InterCivic公司并称美国投票机的三大巨头,基本上占据了美国90%的选举系统业务。

根据《纽约时报》爆料,该公司说客之一汤姆斯(Jared Samuel Thomas)和该州共和党籍州长坎布(Brian Kemp)关系深厚。坎布在2002年竞选州参议员席位时,汤姆斯曾担任竞选经理。后来坎布担任州务卿期间,汤姆斯担任他的幕僚长。坎布和特朗普(Donald Trump)关系不错,之前甚至争取特朗普将共和党全国委员会大会迁至佐治亚州举行。

2019年12月的该州农村及个别县选举中曾使用过这些机器,出现过投票延迟等问题。这些机器很有争议。有人嫌太昂贵,有人则认为不安全。由科赫兄弟支持的非盈利保守组织自由工作(FreedomWorks)以及专注于选举安全的全国选举防御联盟(National Election Defense Coalition)在2019年2月曾联合致信该州参议院伦理委员会,提醒佐治亚州不要购买这款投票机。它们提到很多担忧,其中之一就是很难在选举前投入使用。一些选举安全观察人员曾建议该州采用手记纸质选票,不但安全而且性价比高。

但该州共和党政府依然订购了这款投票机,此次佐治亚州初选是这些新机器首次在全州投入使用。今年3月,共和党籍州务卿拉芬斯伯格甚至在联邦选举援助基金的帮助下,花费40万美元刊登电视广告,推销新的投票机将“保护投票公正和确保不遗漏一张选票”。

最后,一些人指控共和党籍州长和负责选举事务的州务卿打压选票,这是一种选举腐败。

截止6月8日,投票人数为127万,远低于2016年初选早期投票的水平。《纽约时报》称,主政的共和党人负责监督该州选举,但多次被指控存在打压选民的行为,比如在民主党选区关闭投票站和从名册清除上千选民。2017年,坎布办公室就将50万选民从选民册移除,被称是美国历史上最大规模的一次选民打压行为。

分析称,经历抗议示威以及警察暴力和种族歧视等问题的集中辩论,选民似乎都愿意通过选举带来一些改变。但是,这种热情或者意愿能否一直持续到11月并转变为实实在在的选票,则是一个未知数。

而且,打压投票的争议和技术障碍的问题一时间也不太可能得到解决。在大选投票日前对投票系统进行切换可能时间上也不允许,加上疫情的影响,一些州也面临选务人员配备上的不足。这也为可能的大选投票争议埋下了隐患。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