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体外交回归不是背叛美国亲近中国

撰写:
撰写:

在中美斗争愈发激烈的当下,美国的不少盟友采取了不得罪中美任何一方的态度。比如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原计划6月召开G7峰会,其中一个议题是中国,德国总理默克尔(Angela Merkel)以疫情为由拒绝了参会的邀请。

新冠肺炎爆发后,特朗普政府多次提到要调查中国、要求中国赔偿,但德国、英国等并未响应。精明如日本者,只是说“病毒是从中国扩散到世界”。

在美国等国的四国涉港声明上,除了日本拒绝外,“五眼联盟”中的新西兰也未参加。

在国际议题上,美国的盟友立场有着细微的差别,有时亦步亦趋,有时与美国并不同调,反倒展现出了更多的独立性,比如日本、德国、菲律宾等。

这是不是意味着美国的盟友反叛美国或者亲近中国呢?

恐怕不能。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这些国家选择美国或者中国,亦或是选择互不得罪的方式来应对,从根本上说是各国为谋求自身利益最大化而做出的决定。

小国依附大国是因为有利可图。冷战时期,美苏争霸,从政治到经济再到军事,两强处于完全对抗的状态。小国受囿于自身实力的限制,很难独善其身,只能依附某一方作为生存的手段。

冷战时期是如此,现在依然是如此。相比于单极霸权时代,各国除了依附选项之外别无他法。全球走向多极化,格局处于不断调整之后。在过去几年,世界加速调整,但旧秩序尚未崩溃而新秩序尚未建立,各国尤其是大国之间的力量还未出现新一轮的质变。

局势尚未确定给予了小国基于自身实力和利益进行自主选择的空间,站队有风险,盲目的跟随也便越来越少,各国也在外交议题上展现出更多的主体性。

现阶段明确对美国的追随难以让自己的利益最大化。当下的世界秩序越来越不再以美国利益为中心,世界越来越不以美国为中心,是美国对世界的贡献占比越来越低。仅以GDP总量为例,美国GDP总量在2019年占据全球GDP总量的24%,中国GDP总量占据全球的16%左右。10年前(2010年),美国GDP总量占全球GDP总量的21%,中国则仅占9.5%。

换句话说,同美国绑定已经不是同最大化的利益绑定。

在政治经济领域紧随美国,已经无法契合各国利益,美国不断的“薅羊毛”甚至已经损伤了各国的利益。对亚太国家而言,更是要面对该地区中美二极秩序,甚至与中国的关系已经比与美国的关系更重要。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